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375章:蹭牢饭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怎么这是,小浩,你才消停几天,怎么又负伤了?”盯着个印度阿三造型回到家中的孟浩,立即被家里的一大一小,给围住了。

审讯开始。

孟老头儿如今对孟浩的态度有些变化,终归是快要成家的男人了,总不能像过去那样责骂了。

孟繁星这个姐姐自然就接棒了父亲的责任了。

“姐,我这就是个意外,这当巡捕的抓贼,一点儿小伤都是很正常的,以前我在街上巡逻,不都是这样的。”

“意外,你当姐姐那么容易哄呢,今天要是不说清楚了,晚饭别想吃了。”孟繁星道。

“姐,你这也太专横了。”

“行了,梅梅,我来解释吧,这小子今天把吴秃子给逮住了,这额头上的伤是抓人不小心磕上的。”陆希言呵呵一笑,替孟浩解释道。

“吴秃子,小浩抓了吴秃子?”孟繁星大吃一惊。

“千真万确,我们以前都小瞧他了,蔡主笔案子,还要这一次把吴秃子挖出来,梅梅,咱们这个小弟可真是非同一般呀。”陆希言赞赏道。

“真的假的,就他?”

“姐,你别瞧不起人,我可是有小神探美誉的。”孟浩头一杨,眉飞色舞的说道。

“瞧把你能耐的,你这伤没事吧,去医院检查没有?”不管怎样,弟弟有出息,又给丈夫解除了危险,她都高兴。

“没事儿,就是蹭破一点儿皮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梅梅,孟浩的假期我请唐锦帮忙解决了,正好他脑袋上这伤,提前去香港,不会有人怀疑的,你那里机票买好了吗?”陆希言问道。

“年前,机票有些紧张,船票问题不大,但坐船的话,时间长点儿,我担心爸承受不住。”孟繁星道。

“坐船吧,我年轻的时候没机会出海,没想到老了还有机会四处逛逛。”老孟头插进来一句话道。

“爸,你不是晕船吗?”

“飞机颠簸的更厉害,还是坐船稳当些,还能多带一些东西过去。”老孟头道。

“好,那我就买两张船票,下个月初,怎么样?”孟繁星点了点头。

“吃饭吧,我这都饿了。”中午为了孟浩的事情,陆希言就没吃几口饭,这一个下去的工作,他也是饿的不行了。

……

吃过晚饭,陆希言把闫磊叫进了书房。

“严嘉那边有什么消息?”

“尤利娅这一天都在暗中跟踪段太太,并保护她的安全,段太太的生活很规律,早上起来送孩子上学,然后回家路过菜市场,买菜,回家做饭,诊所关掉之后,她没了工作,基本上就待在家里,偶尔出来买些生活用品,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出门,再去接孩子放学。”严嘉道。

“以前呢,也是这样吗?”

“差不多,不过从家接孩子换成从诊所接孩子,诊所距离孩子读书的学校还近一些,走几分钟就到了。”严嘉道。

“接触的人呢?”

“菜场那些卖菜的,没什么可疑的,唯一一个接触最频繁的应该是孩子的班主任,叫肖扬,这两天段太太都是从这个肖扬手中接走的孩子。【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闫磊道。

“孩子的班主任,这个肖扬让严嘉关注一下。”陆希言吩咐道。

“先生,您是说,这个肖扬有问题?”

“不是,我是觉得段太太如此放心的将孩子交给这个肖扬,那说明这个肖扬是段太太信任的人,吴四宝是什么人,如果他对孩子下手呢?”陆希言道。

“明白了。”闫磊点了点头。

……

从目前掌握的线索看,这个肖扬应该就是组织上跟段太太的联络人,对于段益民,陆希言有些事情不能过多的问,毕竟涉及组织机密。

胡蕴之就算知道,也要守纪律,该说的和不该说的,要分得清。

案子破了,吴秃子也抓了,就没有必要给陆希言那么严密的保护措施了,许清和王霖自然也就被调走了,陆公馆附近也恢复了正常。

不过,鉴于“孙亚楠”可能还有同伙存在,巡捕房明着不能加派人手,但唐锦让曹斌暗中继续派人留意。

少了一些眼睛盯着自己,感到自在多了。

24号,星期二,上班。

“成诚,通知院办,恢复我的门诊,就到这个月的月底吧。”陆希言叫来学生兼助理成诚吩咐一声。

“好的,老师。”成诚答应一声。

“今天的这台手术,让柯默和锦云都回来,这个病例应该是他们没见过的。”陆希言道。

樊坤从外面进来。

“樊坤,病人按照医嘱清肠道了吗?”

“从昨天中午开始,病人已经没有任何进食了,昨天晚上已经给他灌肠,已经清理干净了。”樊坤回答道。

“那通知手术室准备手术,保罗到了吗?”

“保罗医生刚打电话来说,汽车坏了,不过,叫了一辆黄包车,正在来医院的路上,保证不耽误老师的手术。”旁边的成诚递了一句话上来。

“行,人齐了,就通知病人进手术室!”

……

法捕房看守所。

“姓名?“

“姜培。”年轻人穿着一件破棉袄,头戴一顶黑色的毡帽,手拢在胸前,嘴角还有伤,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犯什么事儿进来?”拖长了声音,一股子阴阳怪调。

“劫,劫道。”

“小小年纪不学好,你这有手有脚的,干什么要干这种吃牢饭的事儿?”那接收的狱警一拍桌子,眼珠一瞪,义正辞严。

“吃不上饭了,这大冷天的有力气也没地方使,这要是能抢到一点儿,至少能混一口饱饭,这要是抢不到了,被你们逮住了,牢里不是管饭不?”

“嗨,我说你小子脑子挺聪明的,居然想到到牢里来蹭饭了?”狱警气极反笑,这年头,这是什么人都有,还别说,吃牢饭总比饿死强。

“老总,咱这牢里什么时候开饭?”姜培低头哈腰道。

“等着吧,先带你去尝一尝坐牢的滋味儿。”狱警嘿嘿一笑,站起来,丢给他一套发霉的囚衣,“把你那一身破烂脱掉,穿上这个跟我走。”

“这太薄了,太冷了……”

“不穿,不穿,我那个让你光着膀子,穿个裤衩进去,你信不信?”狱警提起警棍,凶神恶煞的一敲桌子。

“我穿,我穿……”姜培吓的赶紧脱去那破棉袄,换上那套发霉的囚衣,跟着狱警亦步亦趋的走进了看守所。

“吶,这就是你的监房,进去吧,跟你的狱友们搞好关系,别惹事儿,知道吗。”狱警嫌弃一声,“看守所里死人是常有的事情,向你这种人渣死多少都没有人心疼。”

……

“啊,啊……”

“齐探长,都按照您的安排妥当了,这姜浩到底什么人,值得您亲自过问?”狱头小心的陪着笑脸。

“不该问的,别问,记得,别把人弄的太惨,然后找个借口给关到姓孙的牢房里,理由想好了吗?”齐桓冷哼一声。

“这小子惹了那光头,被打了,拘留所牢房不够用,临时跟他关几天,把伤养一养就送走,过几天就判了,到时候直接送监狱了。”狱头道。

“嗯,记住,这件事只能你知道,不能让第二个知道,否则,你知道后果。”齐桓警告一声。

看守所这边的事情解决了,监狱那边还有一个人呢,跟这比起来,监狱里那事儿才是重头戏呢。

“明白,明白,齐探长交办的事情,属下一定会严守秘密的。”狱头拍着胸.脯保证道。

“拿去,给弟兄们置办一点儿年货。”齐桓掏出一沓钱来,塞进了狱头的手里道,“别只顾着自给儿,明白吗?”

“我晓得,晓得的。”狱头心花怒放一声。

……

齐桓还没忘记给陆希言打了一个电话,说事情都办妥了,就是讨个好,然后等着这个“姜培”能不能从孙亚楠身上弄些有价值的东西了。

日本人那边暂时还没有反应,不过,应该快了,孙亚楠可是杀了不少“汉奸”,在日本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都是挂着号的,这样一个重犯落网,他们怎么会漠不关心?

百老汇大厦,竹内云子办公室。

“云子小姐,人已经从他们秘密的安全屋转移到法捕房的看守所了,并且,看样子准备结案了。”竹内云子的助手,酒井少尉一早,就敲开门,禀告道。

“哦,消息属实吗?”

“属实,报纸上已经刊登了消息,并且,那法捕房在今天上午会召开记者会,对外回应这件事。”

“浅野君呢,他在哪儿?”

“浅野长官一大早去了大西路67号。”酒井道。

“去找林世群了?”竹内云子有些惊讶。

“要不要给浅野长官去个电话,请他马上立即回来?”酒井询问一声。

“哦,不用,不着急,等他回来再说,你先去吧。”竹内云子摇了摇手,“鼹鼠”计划是浅野一郎一手制定和策划的,虽然她是知情者和参与者,但真正实施还是浅野一郎,她不想代替浅野一郎发号施令,这样就越权了。

“哈伊!”

浅野一郎是接到林世群的电话,一早才匆匆的前往大西路67号。

他关注谢筱初的案子,不是这谢筱初有多重要,谢筱初这种人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关心的是“死亡通知单”背后的人呢,还有就是三井实业佐藤的死,他虽然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其是谋杀(除了谢筱初的口供真伪他也存疑)。

毕竟,他无法从佐藤身体内找到任何致命的剧毒,那佐藤到底是什么致死的呢,不知道,何况佐藤那个状态,随时都可能死。

有必要多此一举吗?

杀人动机呢?

但是,这谢筱初确实遭遇到了死亡威胁,而谢筱初跟佐藤的关系十分密切,如果有人要谢筱初死,那一定跟佐藤又关系。

而“死亡通知单”又跟ChóngQìng方面的一个神秘的潜伏小组有关联,到现在,有关这个神秘的潜伏小组,都没有什么具体的情报。

浅野一郎关心的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