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344章:老“K”的手法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吴四宝,笼着手,吩咐手下人敲门。

大红的门,有些年头了,敲了半天,才听见里面脚步的声音。

嘎吱!

门从里面开了,一个头戴皮毡帽,身穿长袍棉袄的,类似于管家打扮的老头儿走了出来。

“先生找谁?”看见满脸横肉的吴四宝,老管家吓了一套,连忙拱手作揖问道。

“墨老在家吗?”

“老太爷不在家,外头喝茶了,您找我们老太爷什么事儿?”老管家也是聪明人,怎么可能说实话呢。

“喝茶,这大冷的天儿,老胳膊老腿儿不在家待着,就不怕冻出一个好歹来?”吴四宝哼哼一声。

“这位先生,您到底有和要事儿,还请明言。”

“有个东西,请墨老掌掌眼。”

“东西,这位先生,您说笑了,我们老太爷对古玩这一类的不感兴趣,您这是找错人了。”

“谁说这东西就一定是古玩呢?”吴四宝眼珠一瞪道。

“那您是个什么东西?”

“混账,你敢骂吴爷?”

“不,不,您听岔了,我是问,您想要问的这个东西是什么?”老头儿吓的赶紧抹去额头上的白毛汗。

这吴四宝凶名远播,他早就认出来了,既然他自己都没说,他也权当不认识,能不跟这种人打交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既然墨老不在,小墨师可在?”吴四宝问道。

“这……”

“老杀才,啰嗦什么,今天我要是见不到墨老或者小墨师其中一人,吴某人是不会走的。”吴四宝一抬脚,就跨过门槛儿,往里面闯了进去。

“吴先生,吴先生,您不能这样……”可把老管家给吓住了,碰到这样不讲理的人,那是谁都没办法。

“吴队长!”

吴四宝刚绕过门后的照壁,进入院子,就被一个四十多岁,身穿锦袍棉服的中年人拦了下来。

“小少爷。”

“你去吧,吴队长我来招呼就是了。”小墨师微微一点头,挥手道。

“小墨师,久仰大名,吴某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失敬了。”吴四宝依江湖礼节,抱拳一声道。

“吴队长的威名,在下也有所耳闻,请客厅奉茶!”

“请。”

“些许薄礼,祝墨老长命百岁,福寿延绵。”吴四宝登门拜访,还是花了点心思,买了些礼物。

“吴队长,太客气了,你我两家素无交往,这无功不受禄,有什么事情,还请开门见山吧。”

“好,小墨师爽快,吴某人也痛快!”吴四宝直接从怀里把枪掏了出来,“啪”的一下子放在了桌子上。

“吴队长这是什么意思?”小墨师眉头一皱,有些吃惊的问道。

“小墨师务惊,吴某前来,就是请您给我看一看这把枪。”吴四宝嘿嘿一笑,端起茶水,如同牛饮一般一口喝下。

小墨师并没有马上拿起手枪,而是看了一眼道:“好枪。”

“能看出来历吗?”吴四宝放下茶盏问道。

小墨是眼神微微一凝,这吴四宝的来意他明白了,想要通过枪来找人,吴四宝是个什么人,他怎可能不知道。

他要找的人,只怕也不是一般人,而且,吴四宝现在已经当了汉奸走狗了。

这么一来,这枪的主人就呼之欲出了。

他要是说出了枪的来历,那不是助纣为孽吗?

可是,他若是不说,吴四宝能放过他吗,能放过墨家吗?小墨是心思转动,这可真是难办了。

“要说修枪,墨某还算有点儿手艺,这手枪可是制式的武器,生产线上一个模子出来的,那哪能看出来?”

“小墨师,这枪改过,在整个上海滩,要论识枪,那得是老爷子,您是老爷子亲传,这一点儿难不到您吧?”

“吴队长是想知道这把枪是被谁改过,修过,对吗?”小墨师伸手抓起那支盒子炮,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道,“德国原厂出产,C96型,北洋政府在1912年跟德国礼和洋行签订购买协议,当时一共购买两百支,每一把枪配五百粒子弹,吴队长,你的这把枪的年纪够老了。”

“不愧是墨家,佩服,佩服!”

“吴队长,我能看出的,也仅仅是这些了。”小墨师将枪放下,推向吴四宝道,“其他的我就看不出来了。”

“小墨师,你觉得我信吗?”吴四宝今天是带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念头来的。

“吴队长,对不起,我真帮不了你。”小墨师端起自己的茶盏道。

端茶送客。

这是老规矩,吴四宝不学无术,但是这个规矩他还是懂的。

“小墨师,你应该知道吴某人在道上的脾气,您只要说出这把枪是谁改的,我立马就走,而且你们墨家在沪西地面上的声音也会得到额外的关照,不会有任何人为难。”吴四宝嘴角一拉道。

“吴队长,你威胁我吗?”小墨师脸色微微一变。

“小墨师,吴某人也是替人办事儿而已。”吴四宝道,“您也知道,现在的上海滩谁的势力最大,你得罪我没关系,你要是得罪了日本人,可就麻烦了?”

“我跟日本人素无瓜葛,我一不反日,又不违法犯罪,日本人能把我怎么样?”小墨师道。

“小墨师,您太天真了吧,以前老爷子那么多的徒子徒孙在,没有人敢造次,可现在呢,他们都走了,老爷子也金盆洗手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您不明白吗?”

小墨师脸色大变。

吴四宝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居然能说出这样有哲理的话来,想必背后肯定是有高人指点。

小墨师脑子里天人交战着。

吴四宝也有些得意,这林大哥教的这话还真灵验,小墨师听了之后,这脸色和态度都变了。

再一次把枪取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吴队长,我能问一下,这把枪是从何而来?”

“小墨师,如果您真想知道,吴某人自然不会隐瞒,但您若是知道了,就跟这件事牵扯不清了……”

小墨师微微一愣,他真是糊涂了,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撞针和保险片换过……根据我的经验,修枪的师傅十分熟悉枪支的结构和性能,而且用料上成,一般人做不出来,小铁匠的技术经验能达到,但是他用料一般都不是很好,所以,应该不是他的手法,除此之外,就只有老‘K’能达到这个水准了。”

“老爷子和您也能做到吧?”吴四宝道。

“我爹的确能做到,不过,这把枪修理时间在半年左右,老爷子早就体力不支,不接活儿了,至于我本人,除非朋友托请,不会接这种来路不明的活儿。”小墨师道,“世道纷乱,唯有避世方能苟安,吴队长,你能明白吗?”

“老K,您能确定吗?”

“这个我可不敢确定,这世上的人藏龙卧虎,谁能说的清楚呢,吴队长,这下你该满意了吧。”小墨是再一次端起茶杯道。

“多谢小墨师,吴某人告辞!”吴四宝抓起桌上的盒子炮,揣进了怀里,站起来,一抱拳道。

“青叔,送客。”

“是,小少爷……”

屏风后面,一位身穿团寿棉袍的老者拄着拐杖慢慢的走了出来,这位正是那墨师,一直都在后面听着二人的谈话呢。

“爹,您慢着点儿。”小墨赶紧过去,将老父亲搀扶过来坐了下来。

“昱儿,树欲静而风不止,咱们墨家的清静日子到头了。”墨师长长的叹息一声。

“爹,那咱们怎么办?”

“前一阵子老K失踪,黑熊在黑市上的军火买卖也让别人抢走不少,吴四宝拿着这把枪来,只怕跟老K失踪有关。”墨师问道,“昱儿,你看准了没有,这把枪真的是老K的手艺?”

“孩儿没看错,这把枪的修改手法的确是老K。”小墨师道,“爹,老K修枪改枪太多了,也许这把枪跟老K失踪没有半点儿关系,咱们也许就是杞人忧天了。”

“吴四宝的背后是日本人,咱们家日后怕是没有清静日子过了。”墨师叹【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息一声。

……

“真的是老K?”吴四宝从墨家离开后,马上就返回大西路67号,求见林世群汇报情况。

“是的,小墨师亲口所言,不会有假。”吴四宝道,“在上海滩,找老K修过枪的人太多了,但是他自己从不接活儿,都是通过一个代号黑熊的白俄人接单。”

“你认识黑熊吗?”

“不认识,没见过,他很神秘,出现在黑市上,都是带着一个黑熊的面具。”吴四宝道。

“能联系到黑熊吗?”

“黑熊最近好像不接单了,有传言说,老K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有下落。”吴四宝道。

“老K失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有一个多月了。”吴四宝挠了挠头,回忆了一下道。

林世群若有所思。

……

江西路,新月旅馆。

二楼,靠楼梯口的房间,任文祯一家三口住进来已经两天了,娘俩一日三餐都是他自己出去后,带回过来给他们吃。

这才短短几天,不但丢掉了权势,丢掉了工作,如同一只丧家之犬一般。

如果不是杜老板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只怕他此刻不是被抓紧法捕房的拘留所,就是被人剁了扔进黄浦江里喂鱼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到今天这一步。

还好,他手底下还有几个可靠的人,愿意帮他,有人给他透露了消息,有人愿意帮他离开上海。

不管去哪儿,只要离开上海就行。

他万万没想到,一件小小的学生拐卖案会把他堂堂一个法捕房的探长,逼到如今这个山穷水尽的地步。

还有那个唐锦,他为什么要针对自己,无冤无仇的?

他想要报仇,可是得先把老婆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才行,任文祯不停的在房间里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眼珠子充血,面孔狰狞,看的自己老婆和孩子一阵的恐惧。

“船票我已经买好了,明天就送你们娘俩离开。”

“那你呢,文祯?”

“我不走,他们把我逼到如此地步,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任文祯歇斯底里的道。

“文祯,要不我们一起走吧,你这些年攒的钱,足够我们一家三口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了!”任太太劝说道。

“夫人,小宝,只有你们两个安全了,我才能无所顾忌的报仇,唐锦,金九,吕竹林你们等着!”任文祯咬牙切齿道。

咚咚……

“闻先生,锅炉房可以打热水了,要的话,赶紧的。”

“知道了,多谢。”

“文祯,我去给打热水。”任夫人起身道。

“不了,每次回家,都是你伺候我,今天,我也伺候你一回吧。”任文祯忽然一把摁住了任夫人道。

“文祯……”任夫人眼圈一红,感动的有些落泪。

“小宝,好好陪着你.妈。”任文祯走过去,拿起脸盆和暖水壶,开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