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32章:贼船(新书求收藏,推荐票!)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从凯旋歌舞厅出来,陆希言仔细琢磨了一下,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有过愚园路的一次“坑”,陆希言非常谨慎,不过,这应该不是苦肉计,日本人还没那个未卜先知的本领。

问题是,他对“铁血锄奸团”的了解仅限于一些报纸上的报道,虽然每一次出现,都是一些大快人心的事情,但他们的为人秉性,还不是十分了解。

只是现在看来,这些人还是值得信人的。

吃饭的时候。

“梅梅,最近还有人跟踪你吗?”

“有,但看着不像是日本人,跟踪的技巧太拙劣了,我都摸出规律来了。”孟繁星回答道。

“应该是投靠日本人的帮派分子,你小心点儿,这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的。”陆希言提醒道。

“我知道了,白天出去,我都让小蔡跟着我。”孟繁星点了点头,小蔡是药店新雇佣的小伙计,本地人,人看上去挺实在的。

“梅梅,这个汤不错,再给我盛一碗?”

“好喝吗?我熬了将近三个小时呢。”孟繁星开心的说道。

“难怪这么好喝,慢火炖老汤,梅梅,你这手艺是越来越好了……”陆希言一边喝,一边说道。

“安子哥,药店的生意差不多稳定下来了,我想把丢掉的学业再捡起来?”孟繁星道。

“这是好事儿,你想去读什么学校?”陆希言当然赞成了,他可没有那种封建的思想,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我本来学的就是护理,所以,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下,让我去你们医院护校当个插班生?”

“好呀,不过,你忙的过来吗?”

“应该没问题的。”

“那好,我明天上班的时候去问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就尽快把你安排进护校学习。”陆希言点了点头。

孟繁星去护校学习,他是非常赞成的,至少两个人都在一家医院,上班、上学什么的都可以一起。

再者,如果他跟孟繁星的关系公开了,也省了许多麻烦。

“安子哥,吃个鸡腿。”

“你不吃吗?这可不是我从你碗里抢的?”陆希言嘿嘿一笑,想起小时候的趣事儿来,他那个时候可淘气了,有一次两家人聚餐,他抢了孟繁星一个鸡腿,害得她哭了好久。

“奖励你的。”孟繁星不禁莞尔一笑。

美人如玉,陆希言不由的看的有些痴了。

……

“浅野先生,这陆希言跟孟繁星没什么异常,陆希言每天去广慈医院上班,中午在医院吃饭,晚上准点下班,有时候做黄包车,有时候乘坐公共汽车,偶尔也去小东门菜市场……”

“孟繁星呢?”

“这女人有点儿不一般,不过也很正常,白天在药店,中午回家吃饭,晚上再回药店,做好了晚饭等陆希言回来,孟繁星的弟弟,也就是那个巡捕孟浩两三天过了一趟,吃完饭就回去,最近他好像在读什么夜校?”

“你的人被发现了吗?”

“没有,浅野先生您放心,我的手下都是老手了。”吴四宝拍着胸.脯保证道。

“吆西,你的,继续,明白吗?”

“明白,明白……”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吴四宝乐滋滋的将一叠法币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租界内的抗日分子越抓越多,而且针对维新政府的要员的刺杀活动也越来越频繁,特高课越来越对他的工作不满意了。

还以后维新政府那边,井上公馆势力越了越大,最近更是做了不少事情,让上面很看重,经费也往那边倾斜了。

内部的竞争,让浅野一郎觉得压力很大。

而且还有消息说,大本营有计划成立一个由中国投诚的情工人员组成的特工机构,专门对付上海以及租界内日益高涨的“反日”工作。

一旦这个机构成立了,他们的作用和价值就大大的降低了,难不成日后他们也要跟那些华捕一样,专门抓鸡鸣狗盗之辈?【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虹口,江湾1号,日本宪兵队本部。

接到竹内云子的电话,浅野一郎放下手头的工作,立刻就赶了过来。

“云子小姐,这么急着把我找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浅野一郎走进办公室,看到一身戎装的竹内云子,有些惊讶。

“浅野君,我这里有一个线索,你一定感兴趣。”

“云子小姐,你确定情报的来源?”

“当然,你忘了,我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吗?”竹内云子嫣然一笑,一种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穿军装的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总能让男人身体不自觉的产生一种征服的欲.望。

浅野一郎也不禁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云子小姐要我们如何配合?”

“军师,铁血锄奸团的二号人物,上一次让他跑了,这一次,我不希望再出任何差错。”竹内云子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的光芒。

“哈伊!”

“冢本君,进来。”

“浅野君,介绍一下,这位是宪兵队的冢本中尉,接下来,他将配合你的行动,务必将军师和他的背后的铁血锄奸团一网打尽!”

“哈伊!”

“冢本君,请多多关照。”

“浅野君,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帝国警察学校的精英,有名的破案高手。”冢本诚道。

“冢本君客气了,晚上有空,可否喝一杯?”

“浅野君客气了,固所愿,不敢请尔!”

“冢本君的中国话说的很好?”

“想要征服这片土地,就要深入了解这片土地上的文化还有生活的人,语言是最重要的工具……”

……

还是霞飞路46号,摩西咖啡馆。

“这间咖啡馆的拿铁不错。”

“嗯,专门为你点的,我不习惯这种洋人的玩意儿。”谭四微微一笑,解释道。

“你知道,我的屁.股后面总有小尾巴的……”

“吴四宝的人,我知道,这家伙卖身投靠日本人,迟早要宰了他。”谭四一点儿都不避讳。

“那件事有眉目了?”

“我让老五模仿军师的笔迹,给秋雅写了一封信,约她明天中午十一点半,在跑马厅对面的大中华饭店见面。”

“你觉得她会来吗?”

“如果她不知道印鉴的作用,或者没有投靠日本人,那她明天如果出现的话,那必然会通知金九。”

“嗯。”

“如果她已经跟日本人搭上线了呢?”

“那明天在大中华饭店一定会有埋伏,军师的是他们欲除之而后快,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谭四道。

“我们有多少人手?”陆希言问道,这件事非常危险,弄不好把自己姓名都搭上,他必须计划周密。

“算上你,一共七个!”

“七个,你玩我吧,就我们七个人怎么跟日本人斗?”陆希言闻言,顿时眼冒金星,后脊梁骨一阵凉飕飕的。

“等我们拿到名册,就不止这么多人了。”谭四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七个就七个吧,我总要知道你们几个擅长什么吧?”陆希言苦笑一声,这上船容易,下船可就难了。

“我擅长组织和协调,另外会点儿技术。”

“啥技术?”

“就是弄点儿土炸药什么的……”

“其他人呢?”

“二哥姓丁鹏飞,眼睛好,枪法好,百步穿杨,老三,八极拳弃徒,擅长徒手格斗,口含枣核可杀人,老五郭汉杰,东北黑龙江五常人,马术不错,在跑马厅兼职马夫,老六,你见过的,瘦猴,擅长溜门撬锁,上房窜瓦,行内称之为‘小山爷’。”

嗨,还都是人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