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83章:图纸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围栏早就被动了手脚!

“哪儿跑,追!”

安德烈和柳尼娜大吃一惊,连忙带着人追了上去,只是,被吓的不知所措的人群的阻拦,眼睁睁的看着谭四如同游鱼一般从人群中溜走了。

“没关系,游乐场出入口都有我们的人,他跑不了的。”柳尼娜咬牙切齿道,“安德烈,你现在带安娜小姐回去,我带人去抓谭四。”

“好。”安德烈将吓的不轻的“安娜”一下拽走。

“四哥,游乐场内混进了许多日本人的便衣,看来是早有预谋。”逃跑中,谭四跟黑猫接上了头。

“看来是冲我来的,安德烈这个王八蛋果然做了日本人的走狗。”谭四咬牙道,“幸亏我们早有准备。”

“现在怎么办,他们一定在出入口安排了人手,枪声一响,巡捕房肯定会第一时间反应。”

“通知场内的弟兄,分散跟随游客离开。”谭四道,“给警务处打电话报警,就说,游乐场混进了日本人的特工便衣,他们要在游乐场制造恐怖袭击**。”

“明白了。”黑猫点了点头,公共租界可不是日本人随意撒野的地方,带着枪进入租界,被巡捕房逮住的话,怕是要吃点儿苦头。

黑猫这个电话一打,果然,公共租界警务处十分紧张,连忙增派巡捕,除了疏散游乐场内的人群之外,还增加了搜身检查!

谭四本来也是带了枪的,不过,在黑猫给警务处打了电话之后,他就把随身携带的手枪随手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要是没被搜到,以后再来取就是了。

所以,他顺利的通过搜身,轻松的从游乐场出来了。

而柳尼娜带的人都携带了武器,这一下傻眼了,又不能跟租界警务处明着对抗,可要是舍弃武器,这回去也没办法交差。

最麻烦的是,她还不能公开自己的身份,她身上是有日本驻上海宪兵队的“派司”,租界巡捕房不会为难她,可那些手下就没有了。

“34”号本来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特务组织。

她想跟冢本抢功,结果却给自己找了麻烦,黑着脸下令:“大家把武器都找地方藏起来,等以后有机会再来取。”

没办法,如果携带武器出去,肯定被抓。

发生这样的事情,巡捕房肯定会对游乐场进行一个搜查,到时候,这些武器肯定多少会被搜出来。

即便如此,柳尼娜的手下还是有人被抓了,总有倒霉蛋儿有侥幸心理的,舍不的手里的枪或者没有接到命令的。

被租界的巡捕直接摁住了,至少要在拘留所里待上几天了,说不定还的坐几个月的牢。

……

“知道了,你们没什么损失吧?”

“……”

放下电话,闫磊面色凝重的走到了陆希言跟前禀告道:“先生,五哥来电话说,安德烈投靠了日本人,他们在游乐场设下圈套准备抓捕四哥,好在四哥早有防备,对方没有得逞,我方也没有人员伤亡。”

“看来,真相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陆希言道,有些事情他也猜不到,但是凡事谨慎小心,是不会有错的。

“先生,安德烈不惜投靠日本人,也要控制费恩的妻女,看来他所图不小,可我们至今还没有弄清楚,他究竟要从费恩身上得到什么?”闫磊道,“仅仅是控制费恩这个人,以费恩对他的信任,完全不需要如此。”

www.beritatribun.com

“是呀,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搞清楚,告诉四哥,无论如何弄清楚原因,我们必修掌握主动权。”陆希言吩咐道。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

“等一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唐锦肯定知道了,想瞒也瞒不住了,除了劫走军火的事儿,其他都可以摊开来说。”陆希言道。

“明白。”

唐锦要是知道之前费恩那一批军火被谭四劫走的话,非急眼不可,当然他就算怀疑,没有证据,也没办法。

毕竟谭四当时是跟他在一块儿的,他自己就是他不在现场的证明人。

至于后面的事儿,能从码头接走玛莎和安娜母女那是凭的各自的本事了,没本事怪不得别人了。

……

百老汇大厦。

“云子小姐,您听说了吗?”

“浅野君,听说什么?”竹内云子微微一笑,虽然她现在很少走出这栋大厦,可她的消息并不闭塞,相反,他知道的并不少。

新世界游乐场发生的事情,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谭四居然出现在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而且还准备跟绰号:黑熊“安德烈”交易,柳尼娜好歹也算是她半个下属。

这事儿,她能不知道吗?

“谭四,军师手下的谭四又露面了,这一次还是在大庭广众下的游乐场。”浅野一郎咬牙切齿道。

“浅野君,你很想报仇吗?”

“是的。”

“谭四的背后是军师,军师有多么的狡猾,你我都很清楚,从我们上一次跟他交手,多久没有军师的消息了?”竹内云子问道。

“差不多有两个多月了。”浅野一郎道。

“嗯,他虽然没有消息,可他一直都在,陆连魁刺杀案,纪云清绑架案,表面上看是军统所为,其实,真正的幕后黑手是军师。”竹内云子缓缓说道。

“这怎么可能,不是说是军统上海区新来了一个区长叫赵立军,此人不但是戴雨农的亲信,尤其是心狠手辣吗?”

“浅野君,你的情报过时了,此事此刻,军统上海区的领导者并非赵立军,而是另有其人。”

“难道是军师?”

“不,军师跟军统的关系很微妙,他们的关系我想你应该听说了一些,他们之间的而矛盾因为有大日本帝国这个强大的敌人才暂时的握手言和。”竹内云子道。

“您的意思是,我们继续挑拨他们的关系,令他们自己大打出手?”

“林世群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听说已经联系上那个丁默村了,近期会来上海,具体行程还未定。”浅野一郎道,他在特高课除了负责调查军统潜伏人员之外,还有就是跟林世群方面的联系工作。

“对付中国人,还的是中国人自己,浅野君,你想要报仇,需要一点儿耐心才行。”竹内云子道。

“哈伊!”

浅野一郎更想亲手抓到谭四,只是这个想法只能先放在他的心里,不敢说出来而已。

……

“人跑了,巴嘎!”哈同大楼三楼,通源洋行,井上雄一愤怒的站起来,一抬手杖就朝冢本的脸上抽了过去。

冢本不敢躲,一躲,恐怕接下来会遭受更恐怖的对待。

井上雄一的暴虐那是整个井上公馆的人都清楚的,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血液里充满了暴虐的因子,并且时不时的发作一下。

“阁下,对方早有准备,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谭四就迅速遁入混乱的人群中,消失不见了。”冢本解释道,“很明显,他们选择游乐场这个地方见面,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井上雄一脸色稍霁:“你给我把详细过程说一说。”

“阁下,是这样的,我和柳尼娜小姐各自带了一组人……”

……

公馆马路,“伯爵”酒吧。

“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现在怎么办,只有一个安娜,玛莎还在谭四的手中?”安德烈冲柳尼娜咆哮一声。

“对不起,安德烈,我们的计划出现了一点儿疏漏,不过,我们手中不是已经有一个人质了。”柳尼娜脸色阴沉道。

“谭四一定会去找费恩的,到时候,我的一切计划都会被他发现,你明白吗?”安德烈现在很想一枪崩了柳尼娜的脑袋。

但是,理智告诉他,杀了柳尼娜也无济于事,改变不了事实。

“安德烈,你不是说,谭四在约你第一次见面之前,先去找了费恩,难道他没有告诉费恩他的妻女在他手中吗?”

“你没看到第二天费恩出去到处找玛莎和安娜母女吗?”安德烈狠狠的白了柳尼娜一眼道,“如果费恩知道的话,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那谭四会不会跟费恩串通好了,故意的设下一个局来试探你呢?”柳尼娜道。

“费恩我对他很了解,这些年我对他照顾有加,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他没有理由怀疑我。”安德烈道。

“你确定?”

“我确定,这一点信心我还是有的,你不要有任何的怀疑。”安德烈肯定的说道,“我想把安娜交给费恩。”

“不行,你这么做,我们手上就没有半点儿筹码了。”柳尼娜道,“既然你对他隐瞒了,那就继续隐瞒下去,只要我们看住了费恩,谭四一定会去找他的。”

“对,不过这是法租界,费恩过去有案底,出事儿后,法捕房一直都对他严密监控,及时我们谭四,也难在法租界内对他动手。”安德烈道。

“那还犹豫什么?”

“不,不,你让我好好想想。”安德烈知道柳尼娜说的什么,原本计划里,他并不想到这一步的。

“安德烈,你要明白,人比那些图纸更重要,拿到钱,你就可以去任何一个你想要去的地方,舒舒服服的过完下半身,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想要的吗?”柳尼娜道。

“我只想卖图纸,人不能给你们。”

“人可比图纸值钱多了,你可要想好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安德烈了。”

“可能是人老了,有些念旧吧,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算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安德烈道。

“既然是最好的朋友,可你为什么又要算计他呢?”柳尼娜嗤之以鼻,“收起你的菩萨心肠吧,当断则断。”

“我把他请过来谈一谈,如果实在没有选择,那就只能对不起了。”安德烈点了点头,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