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74章:惊天骗局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谭,怎么是你?”费恩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居然是谭四,他着实吓的不轻。

他虽然不知道谭四的确切身份,可他也知道,谭四绝不是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是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他购买军火的。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你这里,我一年到头都难得来一回?”谭四嘿嘿一笑。

“你确定?”

“当然,你该不会是遭劫之后,家徒四壁了吧?”谭四笑道。

“这倒没有,如果你不觉得自己会惹上麻烦的话,那就进来吧。”费恩愣了一下,随后拉开门,让开一条路来。

屋子里显然是收拾过了,以谭四对他的了解,主动收拾屋子,难得见到一回,除非是什么节日的时候。

“闲着没事干,收拾了一下,你喝什么?”费恩招呼一声。

“白开水吧。”谭四走过去,在那破了一个洞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其中还有一只脚垫着一块砖,一坐上去,发出“噶吱吱”的声响。

费恩倒了一杯水,给谭四递了过去。

“谢谢。”谭四伸手接过来,并没有喝,而是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伸手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费恩一见照片,脸色骤然变了。

照片上面正是他的妻子玛莎,虽然许多年没见过了,可妻子的模样他还认得,还有一个少女,一看那眼神,就是自己已经长大ChéngRén的女儿安娜。

“谭,你想干什么?”费恩本来就担心妻女的安全,可他不敢去找安德烈,怕会给妻女带去危险。

但是安德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给他,他也非常担心,准备在晚些时候就去“伯爵”酒吧。

只是没想到谭四会来找他。

“别着急,坐下说话,如果你想知道照片上人的情况的话。”谭四慢条斯理的背靠沙发道。

“谭,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费恩激动的冲谭四咬牙切齿的问道。

“交易。”

“不可能。”费恩斩钉截铁的道。

“那就是没得谈了?”谭四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襟说道。

“等一下。”费恩急了,眼圈都红了,如同一只受了伤的野兽,“这批军火我已经跟日本人达成协议了,我若是给你,你知道后果的?”

“日本人那边,我们可以帮你解决。”谭四轻松的一笑道。

“你帮我解决,整个上海都在日本人的控制下,就算是租界,那也是被日本人控制的地区包围着,你怎么帮我解决?”费恩质问道。

“我可以帮你和夫人孩子离开上海,去一个你想要去的地方。”谭四道。

“你可以帮我们离开上海?”费恩心动了,上海虽然繁华,有着冒险家的乐园之称,若是年轻十岁,他是愿意留下来的。

但是到了他现在这个年纪,他只想求一个安稳,跟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过平静的日子,不想再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了。

“我知道你想移民美国,我可以帮你。”谭四道。

“我有前科,很难拿到美国的签证,即便是去了,也只能是黑户,还有可能被遣返回德国。”费恩道。

他虽然人在上海,可护照还是德国的,一旦被发现偷渡,很大的可能是被直接遣返的。

以他犹太人的身份,回德国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世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没有什么事儿是办不到的,你说呢?”谭四道,“换个名字,只要到了美国,只要你不犯事儿,谁会去查你的过去呢?”

“你真的能帮我?”

“不过,你现在又被法捕房盯上了,那自然会被各国的情报部门知晓,如果再想用这个办法,那就难办多了。”谭四道,“你要是不这么高调,这事儿其实不难办的,大上海那么多有前科的,有多少去了美国,也不差你一个。”

费恩脸上闪过一丝懊悔之色,这些都被谭四看在了眼里。

“不过,你的妻女倒是很容易拿到签证,但如果让签证官知道她们跟你的关系的话,恐怕会刁【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难的。”谭四道。

“不,谭,我不能答应你。”费恩痛苦的坐下来,抱着脑袋道。

“我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坚持跟日本人交易?”谭四不解的问道,“我们这么多年的信誉,难道还比不了日本人对你的威胁吗?”

“谭,不是你认为的那样,我很想跟你合作,可是,我手中已经没有你想要的军火了。”费恩道。

“什么,没有军火?”

“谭,我跟你说实话把,我手上的确有一批军火,但是这批军火的数量有限,大概可以装备一个营,远远达不到装备一个团的数量,前天晚上,日本人过来验货,我把这批货给他们看了,随后我就把这批军火从密道中准备运到别的地方藏起来,谁知道,在半道之上,我们被袭击了,不但军火被抢,我们也让人扒光了衣服,绑在街道边上的树上,直到有人报警,巡捕赶到,我们才被解救。”费恩解释道。

“你们?”尽管他有这个心理准备,但谭四听了这话之后,他还是震惊不已,这里面果然是一个惊天大阴谋。

“是安德烈的人。”费恩解释道。

“费恩,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安德烈到底是什么关系?”谭四郑重的问道。

“我跟安德烈是朋友,当年的案子,要不是他,我可能还在监狱里呢。”费恩长叹一声道,“我这个人不善人际交往……”

谭四多少是了解一些费恩的过往的,但是他还从没有对他讲过他的过去,费恩是个技术狂,对枪械十分痴迷,但情商太低,堂堂一个有前途的枪械设计师就被派到万里之外的中国来当技术顾问,这让他别提多难受了,来到中国,无所事事,酒瘾就是在那段时间染上的,后来,他认识了安德烈,交往中,安德烈知道了他的本事,费恩一个人在上海,花费不知道节制,大手大脚惯了,公司发的薪水不够用了,在安德烈的怂恿下,接了地下改枪和修枪的活儿,而且他也可以用修改枪支的设备搞他的枪械设计,可以说一举两得。

好景不长,费恩在一次配置炸药的时候,不小心把公司的秘密仓库给炸了,暴露了公司暗中走私军火的秘密。

这一下,费恩被公司炒了鱿鱼,还背了黑锅。

其实,那个仓库里军火早已被他和安德烈合伙转移了,那些显露在外面的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那个时候,他们就密谋吞下这批军火,然后找自己找买家,换一笔钱,然后把妻女接到上海,然后想办法移民去美国。

可是,怎么才能不让公司发现这件事呢?

只有炸掉仓库,造成费恩玩忽职守的假象,只是后果有些不一样,费恩不但被公司开除,还被送进了监狱。

后来事情平息后,安德烈通过关系,将他保外就医,其实他还没有刑满呢。

这批军火这些年属于他,但掌握在安德烈手中,当然,他是有处置权的,每每卖出一批,他都会分到一笔钱。

到现在,也就剩下这一部分了。

安德烈和他都想离开上海,恰好阿道夫上台后,德国对犹太人的政策变得更为仇视起来。

于是,两个人就商量一下,利用这批军火做诱饵,先利用买家帮费恩把妻女从欧洲拯救出来,然后在狠狠的敲诈一笔钱,最后,拿着钱去美国享受下半生。

这个计划若是成功的话,两人日后去了美国,各自买个小农场,下半生就不用愁了。

费恩是一个技术宅,人情方面很多时候不太灵光,但是安德烈对他确实不错,该给的钱一分没少过,平时也没少帮他。

所以,整件事都是安德烈策划的,而他只能算是一个执行人。

“没了这批军火,你们还怎么骗日本人?”谭四问道。

“我们这几年也积攒一些公共租界白俄义勇队淘汰的武器装备,数量也比较客观,如果跟那批剩下的合在一起的话,装备一个团也是勉强能够做到的。”费恩道。

“这么说,你们手上还有一批军火,只是使用过的?”

“是的,基本上都是八成新,而且质量也不比德械的差,只是没有重武器,主要是步枪和手枪,有一部分汤普森冲锋枪,还有一些其他的枪支。”费恩解释道。

“你们拿这些枪去糊弄日本人,只怕是不行的。”

“他们已经验过货了,应该问题不大。”费恩脸色讪讪道,他也知道,日本人验货的目的是确认军火确实存在,而交易的时候,肯定还是会开箱检查的。

日本人可不傻。

“费恩,你有把握说服安德烈跟我交易吗?”谭四问道。

“只要价钱合适,我想他不会反对的。”费恩想了一下道。

“你手上这笔军火价值多少?”

“至少五万美元。”费恩道。

谭四笑了笑,这个费恩还是个老实人,看来之前的一切都是安德烈在操控,否则他至少报一个十万美元的价格才是。

“只怕安德烈不会接受这个价格的。”谭四道,“如果卖给日本人的话,至少可以翻倍,甚至更多?”

“这……”

“我觉得,你们的计划不错,可以先骗日本人一笔,然后再从我这边挣一笔,两笔加起来,应该足够你们两家人去美国了,对不对?”谭四笑道。

“对。”费恩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

谭四呵呵一笑,费恩跟安德烈的关系,他其实是心存疑虑的,费恩这个人有些过于单纯了,他不怀疑安德烈是想帮费恩,但是动机未必就是单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