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72章:人间蒸发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什么,没有接到人,混账!”

“阁下,我们人一直盯着码头海关出口,一个一个的对照看,就没有发现玛莎和安娜母女!”冢本脸上火.辣辣的。

“难道不在这艘邮船之上,你查了邮船登记的客人名单了吗?”

“查了。”

“可有?”

“有,而且我们还向一些船员打听过,只是船上的客人太多,像玛莎和安娜这样的母女有很多,所以,印象不是很深刻。”冢本低着头道。

“八嘎,你知道吗,费恩已经被法捕房的视线内,如果我们不把他的妻女掌握在手中,那我们就被动了。”井上雄一恼火道,他也急需要一批军火来武装自己的手下的浪人和特工,还有,他还想自己控制一支武装力量,扩大井上公馆在上海周边的势力。

这批军火对他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阁下,我们现在怎么办?”

“一定是安德烈,费恩今天没有去码头,那费恩能够信任的人就只有安德烈了,你马上去找柳尼娜,让她去找安德烈,设法搞清楚费恩妻女的下落。”井上雄一吩咐道。

“哈伊!”

……

“今天费恩没有出门?”唐锦这边也接到了曹斌的报告,今天“杜美总统”号邮船到达上海,这个消息费恩应该是知道的,妻女就在这艘邮船上,他居然待在家里没去码头接人。

这太不寻常了。

正常人都不应该这么做,为什么呢?

难道他自己没去,却暗中找人去了,安德烈?

“老曹,安德烈有什么动静?”唐锦问道。

“咱们不是跟军师那边有合作协议,安德烈那边都是由他们盯着的,我们这边就没再派人。”曹斌道。

“这个时候了,还管这个协议?”唐锦叱问一声。

“这样是不是不好,毕竟我们两家之间的合作没有解除?”曹斌也有些惊讶,唐锦应该是有些着急了,否则不会说出这么不理智的话来。

冷静下来的唐锦也知道曹斌说的没错,既然是他主动提出的合作,那么现在又想要抛弃人家,连个招呼都没有,这算什么?

“你马上联系谭四,问一下安德烈今天上午的行踪。”唐锦道。

唐锦让曹斌跟谭四取得了直接联系的方式后,基本上撇开陆希言这个中间人了,这样挺好的。

反正他们见面说什么,谭四都会汇报给他,而他也不必在着两者之间考虑如何以一个中间人的身份去如何传话什么的。

如果他跟谭四过从甚密的话,反而进入不了“钉子”小组真正的核心,唐锦有什么事情还是会防着他。

“好,我马上去。”曹斌答应一声,赶紧去约见谭四了解情况了。

……

其实费恩非常着急,“杜美总统”号邮船已经停靠码头了,按照通关的速度,两个小时左右,妻女就应该能到他住的地方了。

他本来打算发起自己租住的地方,这不是被人把军火劫走了,原先打算藏起来的计划实施不了了。

加上法捕房对他进行了严密的监控,他就索性回到了自己住的房子。

法捕房对他的监视何尝不是一种保护,他并不想妻女也跟他一样处在这种被监视保护之中。

因此,他托了安德烈去接自己的妻女,并且把妻女安排先住进安德烈的家中。

安德烈亲自带人去了码头,可他在码头上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邮船上的所有旅客都通关了。

都没接到玛莎和安娜母女。

安德烈意识到出问题了,马上去海关方面打听,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杜美总统”号邮船上的所有旅客都已经通关了,除了船上的船员和待卸的货物之外,没有人滞留在船上。

玛莎、安娜母女消失了。

安德烈马上通过自己在租界白俄义勇队的关系,找海关内部人员询问通关的情况,得到的答案却是,玛莎和安娜母女早已通关离开码头了。

活生生的两个大活人就在自己面前走失了?

安德烈真是吓的不轻,自己可是一直都守在那通关的通道口,手里还有玛莎和安娜母女的照片。

这都能错过,是他的眼神儿不行,还是另有蹊跷?

大上海租界几百万人,一旦走丢了,就是巡捕房都未必能把你把人找到,何况玛莎和安娜两母女语言不通,安娜还是一位花季少女,这上海滩的小流氓很多,尤其是“摘桑叶”的特别多。(‘摘桑叶’,上海黑帮术语,就是贩卖女孩儿,‘搬石头’就是贩卖男孩儿,男孩儿卖出去做苦力,女孩儿嘛,你懂的)

这要是被摘了桑叶,那可真是麻烦了,安德烈都不知道该怎么向费恩交代。

会不会是日本人?

手下的提醒,安德烈猛然一惊,这不是没可能,从海关的了解的信息看,玛莎和安娜母女持的是中国的签证,而并非日本或者欧洲其他国家的签证。

为什么会是中国的签证呢,很明显,日本人欺骗了他们,真正帮了费恩,帮了玛莎和安娜母女的是中国人。

一旦费恩知道了真相,那还会跟他们交易吗?

所以,他们早就知道了,并且控制了玛莎和安娜,这些日本猴子果然卑鄙,安德烈本来对日本人就毫无好感,现在就更是异常的讨厌了。

“老板,柳尼娜小姐来酒吧了,要见您。”从白俄义勇队军营出来,安德烈手下一名酒吧侍应找了过来。

“什么,她还敢来酒吧?”安德烈正愁找不到人呢,这柳尼娜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当即气势汹汹的带着人返回酒吧。

……

“玛莎夫人,安娜小姐,来,请进,这是费恩给你们准备的房子。”谭四将玛莎、安娜母女带到了当初安置顾小白和何小芬一家的房子。

何小芬母女搬去了陆公馆,这套房子就空了下来。

用来临时安置玛莎和安娜母女是再合适不过了,这种石库门房子,住的都不是本地人,关起门来,躲进小楼成一统,平素街坊邻居什么的,都不怎么来往。

“这是给我们住在的地方?”少女的眼中满满的好奇,虽然在来中国之前,她已经把父亲费恩寄过去有关中国描述的信件读了一个滚瓜烂熟,灿烂的历史和文明,神秘的文化。

可当亲眼所见这种迥异于自己认识的不同的建筑格局和文化,她还是非常的兴奋的。

“安娜,快收拾一下,给客人泡茶。”玛莎吩咐一声,显示出极为良好的修养和家教。

“好的,妈妈,这里真的是我们的家了吗?”安娜十分兴奋的冲上了楼梯,她的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卧室给挑选好了。

“玛莎夫人,这里是厨房是中式的,如果你需要改建的话,可以跟我说,过两天,我会派人过来。”谭四的英语水平并不高,因此专门带了一个翻译,倒是玛莎的英文很流利。

玛莎在逃亡奥地利之前,在德国的一所大学教书。

实在很难想象出,费恩一个军火贩子,怎么会有这样一位贤惠博学的妻子,不过这也难怪他为什么费那么多的劲儿也要把妻女从德国救出来了。

费恩不算是什么好人,但起码他对家庭还是忠贞的,这个是他的优点。

“谢谢,谭先生,我能够给我丈夫打个电话吗?”玛莎问道。

“这栋房子还没有装电话,很抱歉,您暂时还不能打电话,不过,您放心,今天晚上,您和安娜小姐一定可以见到他的。”谭四微微一笑,保证道。

“真的吗?”

“当然,我跟您丈夫是非常好的朋友,这枚戒指,等您见到他的时候,帮我还给他。”谭四微笑的取出那枚戒指,放在在桌上。

“好的。”

“夫人和安娜小姐一定饿了,我让人买了些面包和糕点,你们凑合着先吃一点儿。”谭四道,“还有,尽量不要出去,我们这里的治安并不是太好,你们刚来,不熟悉情况,万一走失了,那就难找了。”

“好的。”玛莎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了,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最好是不要随意走动,先弄清楚周围的环境再说。

……

谭四离开后,给陆希言打了一个电话。

“她们相信了吗?”

“没完全信,七八分应该有吧。”谭四道,“先生,咱们下一步怎么做,真的把人带过去吗?”

“你都答应人家了,还能食言吗?”陆希言呵呵一笑,“去跟汉杰汇合,柳尼娜去了安德烈的酒吧,另外,唐锦也在到处找你,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放心吧,先生,我知道如何应付,一切照您的计划进行。”谭四挂了电话,然后一个电话挂到唐锦的办公室。

“唐长官,您在找我?”

“谭四,你在什么地方?”唐锦吃惊的问道。

“这样吧,我在拉都路的蓝月会所,你过来一趟,我也有事找你。”

也就二十分钟不到,唐锦就驱车赶到了拉都路的蓝月会所,按照电话里说的位置,找了过去。

“谭四哥,到底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费恩的妻女会在码头失踪?”一进门,唐锦是质问道。

“唐长官,码头的事情可不是我我们负责,咱们可是分工明确,人不见了,你来问我?”

“不是,谭四哥,费恩这边上午丝毫没有动静,安德烈倒是一早就去了码头,可是,我的人发现他并没有接到费恩的妻女,然后他还去找人去海关调查,发现,费恩的妻女的确在‘杜美总统’号邮船上,可上岸之后人就不见了。”唐锦焦急道,“我现在担心,一旦费恩的妻女落入日本人之手,那我们想要把人救出来就难了。”

“那怎么办,你能确定费恩手中还有军火吗?”

“谭四哥,你什么意思?”

“费恩不动,那是他知道你们法捕房在监视他,他不想让妻女暴露在别人视线之内,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没见过费恩的妻女,所以,我们唯一的目标是安德烈,他也许掌握着费恩妻女的重要信息或者特征,你不觉的他也没接到人,这件事很奇怪吗?”

“你是说,安德烈在演戏?”

“我不敢肯定,不过此刻安德烈的伯爵酒吧内,柳尼娜正在密会他呢。”谭四道。

“日本人……”

“不是没有可能,日本人对海关的渗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是完全能偶做到在通关的时候,把人带走的,这都不算什么事儿。”谭四道。

“该死,一定是日本人,费恩彻底的跟日本人合作了?”唐锦又惊又怒。

“还不好说,反正如果费恩的妻女在人家手里,那他就只能跟日本人交易了。”谭四呵呵一笑道。

“那现在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办法到不是没有,不过得冒险了。”谭四微微思索了一下道。

“什么办法?”

“我跟费恩是认识的,而且一直都有生意来往,我可以去面见他谈一下,但是你的人必须给我一点儿方便,尤其是不能够窃.听。”谭四道。

“你打算怎么跟他说?”

“费恩的价值就是他藏的那批军火,可如果他除了那批被劫的军火之外,再无其他军火呢?”谭四道。

“你说什么,www.beritatribun.com这是一个骗局?”唐锦何等聪明,瞬间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