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62章:蚂蚁搬家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奚鸿伟纱厂股权抵押期限还有几天?”

“下个月的5号。”

“今天是26号,到下个月的5号,刚好十天?”陆希言算了一下,时间真的剩下不多了。

“江筱庵跟奚鸿伟的关系如何?”

“原来是不错,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在通商银行抵押股权贷款了。”孟繁星道,“不过,自从江筱庵落水当汉奸后,两人关系就急剧恶化,江筱庵还有意请奚鸿伟担任伪上海市政府要职,但被拒绝了。”

“那五千吨棉花是哪个公司的的远洋货轮运输的,还有在哪家公司买的保险?”

“远洋货轮‘威灵顿’号,货轮注册地在澳大利亚,承保的是美亚保险。”孟繁星道,这些她早就打听清楚了。

“目前货轮是什么情况?”

“大约一个星期前,货轮通过马六甲海峡,货轮突然跟岸上失去联系,之后,数日呼叫,都不见回应。”孟繁星道。

“有没有找寻过?”

“有,但是大海之上,气候变化难以预测,所以,很难确定发生了什么,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

一艘七八千吨的远洋货轮,如果不是遭遇意外,那就可能是遭遇了劫持,不过,这装的是一船的棉花,如果是海盗劫匪的话,他们处理起来是非常困难的。

一般情况下,通知货主索要赎金。

他们自己卖的话,都不知道卖给谁。

在这关键的时候,一船棉花连船一起失踪,贷款的还款日期也随之到了,如果棉花不出问题。

纱厂开工,或许还能缓一下。

这就是奚鸿伟面临的困境,还不起贷款,纱厂又没有原料继续生产,工人停工,日本人又上门来低价收购。

三家纱厂,算上厂房和机器设备,就价值千万了,因为抵押了股权贷款,日本人现在只愿意出一百万买下他手中剩下的股份。

完全就是讹诈了。

最要命的是,奚鸿伟跑遍了上海的所有银行,没有一个肯在接受他抵押手中剩下的股权的。

借不到钱,一旦超出还款日期,那每天超增的利息都能把他给压垮。

他都怀疑,当初跟通商银行签订的这个股权抵押贷款是个阴谋了,就算是阴谋也没办法了,当初也是他求着人家贷款的。

“日本人想要掠夺我们的资源,还要侵吞我们的民族工业,彻底的毁掉我们的工业基础,这是绝对不能够容忍的。”陆希言道,“日本人想要纱厂,那就给他,不过,那只是一个空壳。”

“这个计划需要周密的部署才行,我们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安子哥,一旦被日本人发现,我们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嗯,我知道,所以,一定要将我们的计划的知情权限定在一个范围之内,必须是确认不会泄密,才能告知,或者告知一部分。”陆希言道。

“我明白,我知道怎么做了。”

……

两人仔细推敲了一下,然后各自行动,孟繁星去找蓝丽瑛了,而陆希言则约了胡蕴之在回春堂药店见面。

“……我把这个计划称之为‘蚂蚁搬家’,老胡,你觉得怎么样?”陆希言滔滔不绝的讲了一通。

“这事儿好是好,可是你能确保每一个环节都不出纰漏?”胡蕴之仔细听了,问道,帮助奚鸿伟转移纱厂,并且再用空壳纱厂坑一下日本人,这他当然聚双手赞成了,可这里面稍微走漏一点儿风声,被日本人发现的话,那就是灭顶之灾了。

“所以,这事儿光靠我们做不了,而且,我也不宜出面,我知道,组织上在纱厂工人中一定有人,如果得到他们的配合的话,保密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拆卸设备,装箱,运输,以及出海的话,必须通过海关检验……”

“老旧的设备我们不要,我们只要最新的,留下一部分,也能遮掩一下,如果,厂子都空了话,那也容易被人发现……”

“你这个想法,我得汇报一下上级,你先别擅自做决定。”胡蕴之认真道,事关重大。

香港八办。

“老李,上海急电。”

“又出什么事儿了?”老李刚回来没多久,各种情报消息都汇总到他手里,等待他一一处理。

“你的那位宝贝疙瘩,又给咱们找事儿做了。”张贯一呵呵一笑,把电文递给了老【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李,随手从桌上香烟盒里掏出一根来。

“这个陆希言同志,他怎么总是不务正业。”老李一看电文内容,眉头瞬间皱成了一个“川”字儿。

“老李,你也别怪人家,你也没给人家具体任务。”张贯一道,“再者说,他也不是上赶着给自己找事儿,这个奚鸿伟我知道,纺织大王,是个有爱国心和民族实业家,不肯向日本人低头,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帮他。”

“我没说不不值得办,我是说,他这样会惹日本人注意的。”老李担心的是这个。

“老李,不做事儿即意味着不会暴露。”张贯一道。

“老张,他在这个位置上,将来是能发挥更大作用的。”

“可站在他的角度,他有必须要帮的理由,如果他不帮,我要是日本人,我反倒怀疑了。”张贯一道,“而且,他可以完全把自己摘干净。”

“你是说奚鸿伟拿他的妻弟跟奚梦瑶的婚事作为要挟,逼着他拿钱帮他?”老李道。

“对外完全可以这么解释。”

“这事儿你我都做不了主,得请示一下首长。”老李道。

“嗯,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这批设备若是能够运到陕北,对我们在陕北的纺织工业也是有巨大帮助的。”

“老张,马上草拟电文。”老李点了点头,他心中有决定了。

……

这确实一个庞大的计划,陆希言也不能保证组织上会不会同意他的构想,他自己肯定独立完成不了的。

他最多也就是在幕后掌控进度。

但要是单凭他个人的力量,还真难做到。

而且,这个计划若是成功实施的话,以后再遇到这一类的事情,就可以按照这个步骤从容进行了。

谭四终于把苏苏和儿子送上了去香港的客轮,除了苏苏母子俩,还有一个一直照顾的奶妈以及两个保镖。

这两人去了香港之后,也会留下来,继续保护母子俩。

天涯书寓就算是空了下来,没有了苏苏母子,谭四也不愿意回去住了,免得触景伤情。

他就住进了南市的友谊旅社,当起了监工来。

邹淮也要走了,戴雨农催着他回ChóngQìng呢,军统最近在后方扩张的十分厉害,人手不够用了,而邹淮还逗留在上海优哉游哉的,怎么让他继续清闲下去呢?

所以,催促他赶紧返渝的电报来了。

这个短训班,陆希言抽调了“铁血锄奸团”内有文化基础,头脑灵活的二十人参加,有些还都担任了小组长了的,培训之后,肯定在业务能力上有一定的提高。

再靠他们带动下面的人,从而提高整支队伍的水平。

有没有效果,还的看接下来他们的在工作行动中的表现了。

邹淮临走之前,陆希言还特意的以“军师”的身份去见了他一面,对于王天恒想要见他一面的要求,他还是拒绝了。

但是可以让谭四跟王天恒接触一下,看他到底有什么想法。

送走邹淮,已经是11月底了。

胡蕴之那边终于有消息传来,组织上同意实施他的“蚂蚁搬家”计划,“藏锋”小组负责策划是指挥,而行动方面则另有小组负责。

也就是说,陆希言只需要下达任务命令,告诉配合的人怎么做,但他不需要知道配合人是谁,什么身份等等。

而负责执行任务的人也不需要知道下达命令的人是谁,他们做事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一切照做就可以了。

最大限度的减少地下党小组之间的横向联系,保证大家的安全。

这就等于说,临时授权“藏锋”小组指挥一次上海地下党各小组的一次联合行动,而且还是跨线的。

风险很大,而且不可控,这对“藏锋”小组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考验,尤其是对陆希言来说,这个计划是他提出来的,所以,他必须把所有可能的因素考虑进去,而且还的把参与的人精简到最少。

奚鸿伟已经按照第二套方案开始实施了,一方面,他每天出去找人借款,当然有人看在过去的情分上,稍微的意思一下,借一两万,这钱只怕也是不打算要回来了。

倒是借来了十几万。

杯水抽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通过这些天的努力,他也算是看清楚一些人的真面目了,也不出去了,直接去纱厂,一待就是一天。

外面很快就谣言四起,说纺织大王奚鸿伟要倒了,纱厂停工不说,购买的原料棉花也出事儿了,资不抵债,又被日本人逼着卖厂。

显赫一时的上海纺织大王一朝就要破产了。

可谁又知道,奚鸿伟每天去纱厂,是跟一群厂里的技术骨干和工人在拆卸设备,把那些值得保留的,比较新的设备都拆卸下来,到了晚上,悄悄的用各种方法把零部件携带出去,再另行封存。

通过这样的方法,一台台设备就这样从纱厂转移出去了,转移出去的设备的位置,还故意的用木架子搭起来,用油布罩上,外面根本看不出设备已经空了。

这就是“蚂蚁搬家”的真正目的。

三井实业的根本想不到奚鸿伟会有这么大的魄力和能力,虽然暗中派人盯着纱厂,可这些人不是专业的间谍。

就凭他们的智商和能力,根本发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