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22章:彪悍的于秀珍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大西路67号,天擦黑,一辆黑色的汽车驶入。

林世群站在台阶下亲自迎接。

身边还有一个身穿素雅黑色缎子旗袍的美丽女子,只是眼角皱起的鱼尾纹暴露了她的年纪。

浅野一郎一身西装从车上下来。

“浅野君,这位是我的妻子,叶玉柔。”林世群热情的介绍自己身边的这名女子,原来是他的老婆。

“叶太太。”浅野一郎微微一点头,在中国人面前,他早已学会了日本人的那种傲慢,当然,这也许是他们骨子里的一种自卑的反弹。

叶玉柔这些年跟着林世群颠沛流离,尝尽了人间冷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热血冲动的女子了。

她明白什么时候该藏,什么时候该露,对于日本人,现在是他们夫妻的靠山,自然是不能得罪。

淡淡的一笑,算是回应了。

大方得体,浅野一郎顿时对叶玉柔的大生好感,不禁在心里有些羡慕起林世群来,怎么娶了这么一个漂亮贤惠的妻子呢?

“浅野先生能够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呀!”

“世群兄这也叫寒舍的话,那这上海滩就没有豪宅了。”浅野一郎嘿嘿一笑,这栋洋房是真的不错,还花园车库,还有佣人房。

林世群讪讪一笑:“浅野先生,请!”

这栋洋房到了林世群手中后,经过他的重新设计和改造,里面完全不一样了,不熟悉的人进去,只怕是很难轻易找出出来的路。

为了防止被刺杀,他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怕死!

浅野一郎也是见识过的,一看里面的布局,他就明白里面的设计是干什么用的了,各种规避的设施,窗户也做了防护。

白天,屋内的光线会特别的暗,住在这里的人,可想而知,内心会有多么的阴暗。

“浅野先生,稍等一会儿,还有一些菜没有做好。”

“无妨,世群兄能带我参观一下你的书房吗?”浅野一郎呵呵一笑,他虽说是来做客的,但其实本意并不在此。

“当然。”林世群点了点头,“浅野先生,这边请。”

“世群兄,今天去见了吴四宝,有什么收获?”

“吴四宝这个人,头脑简单,不足为虑,倒是他的老婆于爱珍是个精明的女人,不可小觑,如果这两口子为我所用的话,那我在沪西立足的话就会事半功倍。”林世群道。

“嗯,吴四宝这个人很贪财,这样的人,只要给他足够的好处,他就会死心塌地的为你办事儿,反之也会为了利益而出卖你。”浅野一郎点了点头,他又不是没跟吴四宝打过交道。

“是的,吴四宝贪得无厌,不过,他怕老婆,而他老婆于爱珍是个聪明人,知道利害得失,有她在,吴四宝就不会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

“哦,世群兄有把握吗?”

“当然,若是没把握,我岂会跟浅野先生提出来?”林世群道,“我夫人跟于爱珍都是纪先生的干女儿,我跟吴四宝也算是一个门下的兄弟,而在上海,能够给吴四宝荣华富贵的,只有大日本帝国,这一点,这两口子是很清楚的。”

“嗯,既然世群兄有把握,那就好。”浅野一郎道,“关于纪先生手里抓到的那个人,世群兄可曾打听道?”

“虽然这吴四宝没有明说,但根据我的观察和旁敲侧击,浅野先生说的这个叫任重的人,应该就是在吴四宝手中,纪先生手底下能打且忠心的人不多,吴四宝算一个,而且都知道他是个粗人,没什么花花肠子,交给他看管最合适不过了。”林世群道。

“你跟他说了,这个人很重要吗?”

“略微的提了一下,他应该能听的出来,有些意动,但并没有马上答复我。”林世群道。

“那就加大筹码,他想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只要能把人弄到手就行。”浅野一郎道。

“这个任重跟上一次劫纪先生的烟土有关,只怕是没那么容易,吴四宝现在还的纪先生吩咐。”林世群道,“因此,在下觉得,从纪先生那边下手效果更好。”

“纪先生那边,我会努力沟通的,你这边也要尽力而为,哪边付出的代价低,咱们就走哪边,你说呢?”

“那是,还是浅野先生考虑周到。”

“世群,浅野先生,请到楼下餐厅用餐。”林世群的老婆林玉柔上楼来唤了一声。

“浅野先生,请!”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 ……

虽然是私会情.人,带保镖不合适,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吴四宝还是叫了两个人跟着,一路驾驶汽车,心急火燎的往愚园路方向赶了过去。

“飞哥,吴四宝的汽车刚从宝丽汽车行出来。”沪西情报组组长符越报告道。

丁鹏飞蓦的睁开双眼:“你确定?”

“确定,吴四宝的车经过改装,车牌号我们都掌握了,还有司机是走哪儿跟到哪儿,这么晚了,如果不是吴四宝,车和司机是不会出来的。”符越道。

“嗯,不管老三那边了,行动!”丁鹏飞是个果决之人,没有任何意外,那就果断下令。

“老虎!”

“到。”

“你带一组人,从左侧绕过去,记住,先解决狗,再对付人,明白吗?”丁鹏飞命令一声。

“明白。”

“花和尚。”

“一旦打起来,正面吸引火力。”

“是!”

“……”

“咔……”

整个宝丽汽车行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中,毫无征兆。

“玛德,怎么回事,还没到拉闸限电的时间呢?”一道声音骂骂咧咧一声传出来,“四狗,去看看咋回事儿?”

“是,杰哥……”

“上!”

一条条锁钩搭上了围墙,此时电源早已切断,墙上的高压电线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只能是个摆设。

汽车行内养了狗,虽然前期侦查的人没有发现狗舍的确切位置,但大致范围是知道的。

所以绕开这个位置进去是必要的。

“进!”

言虎一声令下,两名行动队员如同狸猫一般窜了下去,眨眼功夫,就没入漆黑的院墙之内,没有了踪影。

没多长时间,传来一长两短的猫叫声。

这是得手了的信号。

……

大西路与愚园路之间有一条忆定盘路,一亮黑色的福特汽车就停在了两条路正中往西的罗萨纳路的路口。

距离路口昏暗的路灯大概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

车上坐着两个人。

驾驶位的闫磊。

后面端坐了一个看上去有些消瘦的中年男人,戴着礼貌,手里拿着一把手杖,微微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先生,这种事儿,您何必亲自跑一趟,太危险了。”闫磊扭头道。

“我总不能一直躲在幕后,看你们在前面拼杀,再说,我这双手也是可以拿枪的,必要的时候也是可以派上用场的。”后排的中年男人就是陆希言,只不过他现在是“军师”的模样。

“先生,一切都按照您的计划进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呼啦……

一亮黑色的汽车从二人前面驶过去了,是吴四宝的车,这个时候,这个方向,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了。

沪西的治安状况极差,天黑之后,普通老百姓可不敢在街上晃悠。

沪西警署就是个匪窝子,被他们碰上了,敲骨吸髓,比土匪还狠三分,所以这个点儿,没有三分依仗的,敢出门?

“先生,吴四宝出来了。”闫磊兴奋一声。

“看到了,丁二哥那边该行动了。”陆希言其实内心也是有些紧张的,这样的行动可是第一次。

当然,这可能不是最后一次,现场感觉与坐在家里指挥是不一样的。

“有人来了……”

两个沪西警署的巡逻警员,手持警棍,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按照租界跟国民政府的协议,马路上巡逻执法权归租界警务处,而街道和巷道的执法权则归沪西警署方面。

但是这种界定非常模糊,越界执法的事情时有发生,自然就造成了双方关系紧张,警权的争夺越发的激烈,尤其是日本人占领上海之后,在日本人的怂恿之下,伪上海警察局关于越界筑路地区的警权的争夺更激烈了。

抢劫巡捕枪支和杀害警员的事情时有发生。

陆希言和闫磊都顺势倒了下来,利用车身挡住外面的视线。

这个点儿,一辆汽车停在路边,是挺奇怪的,两名警员上前来,围着汽车看了又看,还伸手拉了一下车门,没能拉开。

嘀嘀咕咕说了一些话,随后就走了。

“先生,咱们这辆车在这里太惹眼了……”

“无妨,反正咱们也停不了多久。”陆希言点了点头,考虑有些不周了,下次不会这样了。

……

吴四宝跟于爱珍几乎是前后脚到了愚园路749弄,吴家更近一些,虽然吴四宝的速度也不慢。

看到了吴四宝的车。

于爱珍当即怒火中烧,来的时候,她还想着如果是有人故意的离间他们两口子,设个圈套让她跳进去。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其心可诛了。

可当看到车的时候,她心里还没有平息的妒火一下子如同火星溅入了油锅,腾的一下子变成了泼天大火。

摁住了吴四宝的保镖。

拔出了手枪,踹门而入。

“吴四宝,你个混蛋……”

噗通!

楼下一声惨叫传来,吴四宝听到于爱珍的声音,惊惧之下,居然选择从二楼的窗户直接跳了下来。

“王八蛋,还敢跑!”于秀珍一边大骂,一边提着手枪追了下来。

呯……

“老婆,别开枪呀!”吴四宝吓的亡魂直冒,这婆娘是真开枪呀,一瘸一拐的扭头就往弄堂里钻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