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18章:安排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谭四的老婆苏苏生了。

一个大胖小子,在广慈医院妇产科生的,谭四这几日嘴都笑的合不拢嘴,走路都是飘起来了,那叫一个美呀。

陆希言给包了一个大红包,还给孩子定做了一个长命锁。

最重要的是,谭四让陆希言坐了孩子干爹。

这个陆希言没有拒绝。

但是给孩子取名字这事儿,陆希言没有答应,这给孩子取名字是做父亲的一项神圣的工作,他是不会越俎代庖的。

www.beritatribun.com 但是给谭四提供了几个名字,让他自己选择。

最后谭四选择了“谭阳”这个名字。

阳光,阳刚,这个名字简单而又大气,而且寓意非常好,所有人都觉得谭四给儿子取了一个好名字。

“铁血锄奸团”添丁进口了,这是好事儿,也是好兆头。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聂二小姐跟小平安的去留。

留在上海肯定不定,之前也商议过先去香港,再决定去行止,小平安被日本人强行灌了鸦片水,需要戒毒。

耽误了一个月的时间。

在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之后,小平安终于摆脱了“鸦片”的困扰,就这个孩子的心性和毅力,许多大人都是自愧不如。

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真不愧是“军师”的儿子,虎父无犬子。

一个十岁的孩子,骤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生理和心理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还好,小平安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他挺过来了,只是原本瘦弱的身体一下子瘦了十多斤。

人瘦了,可精神不一样了。

孩子的心本来就是敏.感的,何况十岁的男孩,已经到了该懂事的年纪了,陆希言力排众议,将“军师”已经亡故的事实告诉了他。

其实,小平安的聪明远远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平安,我与你父亲虽然从未谋面,但我听说过他的不少事迹,十分敬重和敬佩他的为人,你的父亲是个英雄,将会后人铭记。”离别之前,陆希言抽时间,带小平安去了军师的无名墓碑前祭拜。

“他这墓碑虽然没有字,但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亲手把你父亲的名字和丰功伟绩刻上去。”

小平安沉默不言,盯着无字墓碑,拳头紧攥,瘦弱的双肩轻微的颤抖。

对于一个孩童来说,刚知道自己父亲是谁,转眼就有人告诉他,他的父亲已经死了,对于一个渴望家庭父母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打击是巨大的。

陆希言右手轻轻的搭在了小平安的左肩上,安抚他此刻内心激动的情绪,也没有说话。

“陆叔叔,我以后可以成为爸爸这样的人吗?”

“当然,但你的父亲最大的愿望是看着你一辈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陆希言道。

“谢谢您,陆叔叔,为我爸爸报仇。”小平安对着陆希言深深的一鞠躬。

“平安,到了香港之后,你楚泽叔叔会安排一切的,到时候,你是留在香港,还是去别的地方,多可以帮你安排。”陆希言道。

“谢谢陆叔叔,我知道了。”

“走吧。”陆希言点了点头,香港相对来说安全一些,跟上海是有不同的。

他倒是想把人送去延安,那边虽然日子苦点儿,但起码比留在香港安全一些,最起码没有日本人。

但这也要尊重小平安和聂二小姐的选择。

现在楚泽去了香港,她们到了那边也有人照应了,留在香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对小平安的教育是有好处的。

不远处一道人影急匆匆过来。

今天他带小平安来祭拜军师,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闫磊是其中之一。

“闫磊,出了什么事儿,这么惊慌?”

“先生……”

“什么?”陆希言闻言,不禁露出一抹吃惊之色,“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把平安送回书寓。”

“是,先生。”

邹淮呀邹淮,我说你什么好呢,临走之前居然还想着捞一笔,真是不知道收敛。

上一批辽土被劫之后,纪云清发布追杀令,但最终结果可想而知,军统跟青帮那是渊源深厚,所以,这批辽土他自然是追不回来了。

但是为了争夺烟土市场,纪云清又花了一大笔钱购买了一批烟土,运进了上海。

纪云清是个报复心心里极强的人,上一次吃了那么大的亏,他岂能轻易的就这么过去?

于是,他暗中将自己又进了一批“辽土”的消息泄露了出去。

刚好邹淮被撸了职,心情不好,听到这个消息,贪念一起,就想着在走之前,再捞一笔。

这一次他有些担心了,没有跟任何人商议,想吃独食。

结果,他中了纪云清设下的圈套,连他自己在内,全部都被抓了,只有副官尹平被放回来。

纪云清还真不敢杀邹淮,他并不想跟军统彻底的闹决裂,谭邵良,陆连魁的死,还有汤少川,他不觉得自己就比这些人厉害。

真把军统惹毛了,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杀他,那他还能像现在这样逍遥快活?

所以,尹平是他故意放回来的。

赔钱,放人。

这是纪云清的条件。

……

“小平安去香港了,跟聂二小姐一起走的。”见到胡蕴之了,陆希言跟他说了一声,说到底,他也算是“军师”曾经托付照顾小平安的人之一。

“去香港也好,留在上海太危险了,香港是英国人的地盘儿,日本人还不敢乱来。”胡蕴之道。

“关于内奸,还是没有头绪,但现在起码又可以排除一个了。”

“郑懋?”

“嗯,现在两个人嫌疑最大,一位姓温的,一位金小姐,还有两个无法确定,但根据分析,他俩的可能性不大。”

“你说的金小姐我也曾听闻,不过,这是老萧的私事儿,我也不方便打听,所以,对她的情况不太了解,至于这个姓温的,我可能照过几次面,此人从面相上看,不像是奸邪之辈。”胡蕴之道。

“你们**人还会看面相?”

“别开玩笑,我跟你说认真的,你自己不是吗?”胡蕴之严肃道,“说正事儿呢,一定要把这个内奸挖出来。”

“嗯,这件事我会继续追查的。”陆希言点了点头,这么一个大的隐患,如果不找出来,他也寝食难安。

“说说,你从唐锦那儿都听到什么消息?”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别贫嘴,快说。”胡蕴之轻斥一声。

“正面战场还是一塌糊涂,不过局部战场上,倒是有可能再创造一个台儿庄那样的大捷来。”陆希言道。

“噢,什么情况?”胡蕴之闻言,精神一振。

“薛伯陵的第一兵团主力在万家岭地区围住了日军第106师团主力,若能将其围歼,必将又是一个台儿庄大捷!”陆希言道。

“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胡蕴之激动的道。

“现在只是围住了,能不能聚歼还是未知数,日军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败的,所以,就现在得到的消息,还是胜负难料。”陆希言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

“青帮的老头子纪云清设圈套抓了军统上海区前区长邹淮,要赎金一百万。”陆希言道。

“因为之前那批辽土的事情?”

“嗯,邹淮知晓军统上海区的诸多秘密,纪云清可能不会对他怎样,可难保日本人不会对他下手,所以,我们必须抢在日本人前面将他营救出来。”陆希言道。

“你确定要这么做?”胡蕴之惊呀道。

“我们在军统也需要一些关系,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够帮他脱困,日后,或许能用上,何况,邹淮见过谭四他们,一旦他叛变投敌的话,对我们是巨大的威胁。”陆希言解释道。

“可是军统那边的顾虑比你还要大吧?”

“赵立军现在只怕是不敢露头,何况,他跟邹淮关系也不太好,邹淮手下的老人或许还想着救人,他我怕会有别的心思。”陆希言道。

“你打算怎么救人?”

“先稳住纪云清,然后查清楚邹淮被关押的地方,然后再定营救方案。”陆希言道,“行动要快,一旦被日本人捷足先登的话,那就麻烦了。”

“嗯,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你的量力而行,实在不行,一定要先保证自身的安全。”胡蕴之告诫道。

“我知道,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做的。”陆希言道。

“那个军火的事儿,有下文没有?”

“正在谈,应该不假,但可能买家不止我们一个,他是在待价而沽。”陆希言道,“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抓紧,我们的部队不缺人,就缺武器弹药。”胡蕴之道。

……

尹平是邹淮的副官,两个人是一荣俱荣的关系,邹淮倒霉,他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就算他愿意改换门楣,估计也得不到重用。

所以,尹平是最喜欢能够把邹淮救出来的人。

至于其他人的心思就难说了。

凯旋歌舞厅。

“四哥,纪云清怎么说?”

“尹平没有见到纪云清,这个老家伙现在轻易不露面,事情都是交给手底下一个叫阿荣的人出面,给了三天筹款的时间,若是三天一过,筹不到一百万元,他就把邹淮交给日本人。”谭四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

“是的,尹平一字不差的复述道。”谭四点了点头。

“只怕是没那么简单,纪云清早就投靠了日本人,跟这种人做交易,得小心提防,邹淮的身份没暴露吧?”陆希言问道。

“应该还没有,邹淮在外用的都是一个化名,叫任重,身份是一家砂石厂的老板。”谭四道,“只是这一次他军统的身份只怕是暴露了,但纪云清应该还不知道他在军统内的身份。”

“邹淮能挺多久?”

“这就不好说了,青帮跟军统多少有点儿香火情,而纪云清跟杜老板也都是磕头的兄弟,所以,应该不会太过为难,只是一旦日本人介入的话,那就难说了。”谭四道,“这纪云清的屁.股早就歪到日本人那里去了。”

“必须做最坏的打算,赵立军那边什么情况?”

“大清洗呢,借汤少公的事情,把邹淮手下的老人贬的贬,调走的调走,就剩下凌之江和江志钧两个还在,其他的都换上而来他带来的人,整个军统上海区人事大换血。”

“这是抢在新区长到任之前,先抓权呀。”陆希言惊叹一声。

“客观上来说,就算邹淮落水,对上海区的损失也不会很大,邹淮这一次就算有命活下来,只怕是要难逃惩处了。”谭四道。

“只能说,赵立军这个家伙走了狗.屎运,要是邹淮不利欲熏心的话,就没有这一劫了。”

“那咱们还救不救他了?”

“得救,我觉得,挖军统的墙角也是挺有意思一件事。”陆希言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