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07章:唐锦的请求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从外白渡桥到北四川路,再往北,过日本海军陆战队本部,就是上海最北面——虹口公园。

离虹口公园不远处,一处茂密的树丛中,有一幢孤零零的二层西式的住宅,灰色的房子显得有些陈旧。

这就是“重光堂”,土肥原贤二在上海的私宅。

在济南,对“武子玉”工作不太顺利,土肥原贤二便直飞上海,在虹桥机场一落地,就驱车直接返回重光堂。

这处在上海的私宅已经被他确定为土肥原机关的总部所在地,而他并不是第一次过来。

其实在过去的半年多里,他已经秘密的来过多次,只是不为外界知晓而已。

“将军!”

岩井英一,晴气庆胤以及在上海的一些隶属土肥原机关的重要人员都在重光堂等候多时了。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我有些累了,晴气少佐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土肥原贤二从车上走下啦,神情有些倦怠的一挥手道。

“是!”

土肥原贤二过来,只带了副官和两个参谋。

脱去军装,换上了一身和服,土肥原贤二吩咐手下把晴气庆胤叫入了书房。

“坐,晴气君!”

“哈伊!”晴气庆胤脱去皮鞋,忐忑不安的上塌,跪坐在土肥原贤二的面前,事情办的不好,他似乎已经做好了被责罚的心理准备。

“将军,这一切都是我的疏忽,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现在整个上海都知道帝国想启用汤少川组建新政府的秘密。”

“这件事,你的确大意了,不过,错并不完全在你,是我们在上海的敌人太多了,如此以来,帝国想要在上海实现和平治理的愿望越来越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重新推选出一个新的政府的原因,一个没有号召力的人物的政府是无法令政令畅行无阻的,你明白吗?”土肥原贤二坐了下来,缓缓道。

“哈伊。”

“汤少川是待价而沽,这是中国人的传统的智慧,凭我对他的了解,只要达到他心里预期的条件,他倒向我们只是时间的问题,相反,那位武先生要难搞多了,武人总是直来直去,不知变通。”土肥原贤二很头疼。

“将军,现在您来了就好了。”

“汤少川对你的态度如何?”

“他很客气,人看上去比较谦和,就像是一个仁厚的长者,但是,我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看了我写给他的信了吗?”

“没有,但是他收下了您的亲笔信,我想,他一定会看的。”晴气庆胤道。

“对于上海的治安和对抗日分子的斗争,你有什么看法?”土肥原贤二忽然话锋一转,转向另外一个话题。

“将军,上海的治安非常混乱,华界比租界要乱,但华界的抗日分子没有租界活跃,租界几乎成了抗日分子的庇护之地。”晴气庆胤道。

“说下去。”

“就拿公共租界来说吧,虽然我们要求在租界的出版物必须送检,但他们很少会遵守,报纸上不断宣传抗日的文章,我们的人进入租界的安全也得不到保障,ChóngQìng方面的军统以及青帮的抗日分子在租界非常活跃……”

“黑龙会的楠本将军和岩井先生扶持成了黄道会,但是这个黄道会成立没多久,就被军统www.beritatribun.com联手一个叫铁血锄奸团的给打的七零八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

“铁血锄奸团,这个我听说过,他的领导者是不是叫做军师?”

“是的,将军阁下。”晴气庆胤道,“云子小姐告诉我,这个铁血锄奸团已经被ChóngQìng方面招安,与军统一起,成为我们在上海滩的最大的敌人。”

“嗯,我知道了。”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

“对了,云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云子小姐身体正在恢复当中,不过,有一颗子弹伤了脊柱,现在还不能确定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云子是我最欣赏的学生,我来上海,还不方便露面,你替我多去看望她一下。”土肥原贤二吩咐道。

“哈伊。”晴气庆胤道,“不过,将军,云子小姐现在法租界的广慈医院养伤,我们的人进出租界现在都非常危险。”

“难道,他们还敢在大白天袭击吗?”

“是的。”

土肥原贤二微微皱眉,上海的治安问题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的多。

……

广慈医院,陆希言已经来上班了。

热度已经过去了,除了个别特别坚韧的人之外,基本上看不到过来医院骚扰他的记者了。

陆希言是什么样的人,广慈医院上下都看的很清楚。

他只是尽了一个医者的本分而已,非要把他打成“汉奸”这一类,那实在是太牵强了。

但为了避嫌,陆希言还会从未踏入过竹内云子的病房。

反正他只是手术大夫,做完手术之后的后续治疗,有他跟没他是一样的,何必再去惹一身骚呢?

“陆大夫,那个竹内云子今天转院。”奚梦瑶敲门进办公室道。

“转院就转院呗,她现在的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陆希言道。

“竹内云子说,走之前,想当面对你表示感谢。”

“感谢就算了,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份,她实在没有必要这么做。”陆希言拒绝道。

竹内云子转院了,毫无征兆。

当然,这本身就是一件正常的事情,竹内云子一直住在广慈医院,安全是个问题,前些日子,一名日军军官在自己的陆军医院还让人毒死了呢。

日本方面派了专门的救护车过来,随行还有多人保护。

竹内云子是直接躺在担架上被抬上救护车的,她的脊柱虽然有感觉,但还不能大幅度的活动。

按照陆希言的估算,至少要在床上躺两三个月才行。

……

“土肥原贤二秘密来上海了,昨天下午的飞机。”中午,陆希言接到了唐锦打来的电话。

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竹内云子会突然转院了,土肥原贤二如果想要见竹内云子的话,怎么可能来广慈医院呢?

只有一个办法,让竹内云子转去虹口的日本陆军医院,这样更方便一些,当然,也更安全。

“我知道了,今天竹内云子也转院了。”

“嗯,晚上老地方见。”

“好的。”

陆希言知道,这个老地方不是温莎宾馆,也不是曹斌的非凡影楼,而是朱葆三路上的黑猫酒吧。

……

晚上下班,麻小五开车来接陆希言。

“先不忙回家,老地方。”陆希言吩咐一声。

麻小五明白了,这是要去黑猫酒馆。

陆希言和麻小五到的时候,唐锦还没到,两个人就要了一扎黑啤和花生,一边喝着,一边说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唐锦和齐桓的身影。

跟杰克打了一声招呼,走了过来。

“老陆,让你久等了,临下班,上头突然要开会,没办法。”唐锦脱去外套,坐下解释道,“我先自罚一杯。”

“老陆,你的事儿呢,我已经跟戴老板解释过了,你放心,上峰不会误会你的。”

“那就好。”

“来,庆祝一下,又一个汉奸命丧黄泉,大快人心。”唐锦举杯道。

“干杯!”

“老陆,我知道你跟蒙特合伙做药品生意,你你能不能想办法弄一批治疗枪伤的消炎药,越多越好?”唐锦悄悄的对陆希言问道。

“唐兄,你要多少?”陆希言眼神微微一凝,唐锦什么人,走私药品这种事儿对他根本隐瞒不了。

“你有多少?”唐锦问道,武汉会战,**伤亡惨重,前线急需各种治疗枪伤的药品。

“有一船药品快要到沪了,我手上的资金有限,吃不了多少。”陆希言道。

“你需要多少钱,我这边可以先拆借给你,而且是正规渠道,不怕被查。”唐锦道。

“你的意思是走正规渠道?”

“正规渠道的药能运到武汉前线吗?”唐锦反问一句。

“我懂了,等我消息。”陆希言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拜托了。”唐锦道,“我替前线的将士感谢你。”

“应该的,何况,我也是挣了钱的。”陆希言道。

“喝酒,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唐锦开心的举起酒杯,与陆希言碰到了一起。

“督察长,听说了没,那个老魁后天出殡,据说黑白两道去的人不少。”齐桓挑起一个话题来。

“唐兄去嘛?”

“按照道理,我就算不去,也要送一份厚仪的。”唐锦道,“别提他了,喝酒,喝酒。”

“对,喝酒,陆顾问,我敬你!”齐桓举杯道。

……

回到家中,孟繁星见到陆希言一身酒气,倒没说什么,直接亲自下厨房给他弄了一碗醒酒汤送了进来。

“唐锦叫的局,推不了。”陆希言伸手接过了醒酒汤,脸色讪讪,解释一声。

“我知道,你是医生,自制力比一般人强,要不是推不掉,你也不会喝这么多。”孟繁星点了点头。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梅梅也!”

一碗醒酒汤下肚后,肠胃暖暖的,舒服多了。

“唐锦约我喝酒,是打算向我们购买一批药品,武汉前线吃紧,药品紧缺。”陆希言道,“我答应了。”

“你答应了,那我们的怎么办?”孟繁星问道。

“这一次我们不用出钱,让ChóngQìng方面出钱,药品我们留一部分,剩下的给他们,你觉得怎么样?”陆希言道。

“什么意思?”孟繁星未能一下子明白过来。

“我是想,我跟铁血锄奸团的关系唐锦迟早会察觉的,与其被他发现,还不如主动的说出来……”

“你的意思,药品先通过我们的手上岸,然后让我们的人伪装成铁血锄奸团跟ChóngQìng方面交易?”孟繁星惊讶不已。

“一次交易是最安全的,二次交易的风险会成倍的增加,药品只要上了岸,就只需要一个安全的运输渠道就可以了。”陆希言道。

“好,我把你这个想法跟上级说一下。”

“尽快,我要给唐锦答复。”陆希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