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200章:不速之客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果然,汤少川密会日本军部特使的消息被传了出去,一时间激起千层浪。

发生这样的案子,就算是权倾上海滩的日本人也封锁不了消息的,事实上,从案子发生之后。

消息就已经散播出去了。

邹淮作为军统上海区的区长,第一时间就把事情上报给了军统局总部。

随后是赵立军单独的行动小组。

他这个小组本来的任务就是冲着汤少川来的,虽然比邹淮慢了一步,可汇报的更为详细。

一连两份电报,相互印证,似乎可以确认汤少川“落水”已经是铁板钉钉了。

但是,这也只是表面证据而已。

汤少川如果落水,那他跟日本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协议的内容又是什么,这一点还不知道。

还有到目前为止,汤少川还没有主动站出来给日本人做事,哪怕是暗地里的证据也不足。

如此认定汤少川已经是汉奸,似乎稍显证据不足。

要知道,汤少川可曾经代表武汉方面与日本暗中斡旋过停战谈判的,只是,最终没有结果而已。

何况,汤勺出汗的身份和社会地位都不是普通人,一旦弄错,势必会带来连锁的影响。

戴雨农有些举棋不定,毕竟这件事儿,他是私下里揣摩老头子的意思办的。

当然老头子也不可能给他直接下达命令。

他在等,等另一个渠道的消息。

……

非凡影楼。

“老唐,真要发这封电报,你知道的,戴老板可是给赵立军下达的制裁的命令。”曹斌慎重的问道。

唐锦坐在那里抽烟,桌上烟灰缸里,已经不下七八个烟头了。

“我们只负责汇报情况,只要不夸大,不隐瞒,其他的,我们决定不了。”唐锦缓缓道。

“汤少公毕竟是党国的元老,如果死在日本人手里,那算是为国捐躯,可如果死在自己人手里,那就遗臭万年了。”曹斌道。

“如实上报吧,戴老板现在估计正等我们的电报呢。”唐锦叹了一口气道。

“好吧,你是组长,听你的。”曹斌也无奈的点了一下头,有些事,还真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左右的。

……

汤少川没有死,说明赵立军没有动手,也许他只是进入汤公馆进行一次侦查,所以才没有动手。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没有机会。

汤公馆内防卫相当森严,保镖至少有十几人,都是跟随汤多年的老部下,赵立军一个人,只怕是双拳难敌四手。

他要是动了,只怕自己也活不了。

震旦大学开学了,好不容易休息了一个暑假的孟繁星又要开始忙碌了,除了学习之外,还有公司的事情要打理。

好在公司的事儿有闫磊看着,只要按部就班的经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

法捕房做后台,青帮杜大亨又向他的徒子徒孙们打过招呼,谁敢在法租界找蒙安公司的麻烦?

巡捕房还特意在蒙安公司的地段增派了人手。

当然,蒙安公司每个月都会额外的给法捕房一笔保护费,别人这样,你也不能破坏规矩。

蒙安公司麾下的安平大药房也进入装修的最后阶段,马上就可以开门试营业了。

……

滴滴……

院子里传来汽车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孟繁星回来了。

陆希言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

“梅梅,回来了。”

“安子哥,你今天没上班吗,怎么还比我早回来?”孟繁星从车上下来,惊讶的问道。

“我让老唐借调一个星期,他那边没事儿,我就回来了。”陆希言嘿嘿一笑,“咱们今天晚上吃饺子,我馅儿都弄好了,面也和好了,就等你回来了。”

“你还有心情包饺子?”

“你是不是看到报纸上写的那些东西了,我都没放在心上,清者自清,嘴长在人家脸上,还能不让人说话?”陆希言嘿嘿一笑。

说是不在意,那是骗人的,可在意了又如何,难道还能骂回去?

“哎。”孟繁星摇头一叹,她还怕陆希言承受不住舆论的攻击会消沉呢,现在看到他这个状态,白担心了。

“闫磊,把手洗了,过来帮忙。”

“先生,我不会包饺子。”闫磊脸色发窘道。

“擀皮儿,擀皮儿你总会吧……”

……

厨房内,闫磊擀着饺子皮儿。

“安子哥,咱们医学院那个藤本静香,你还记得吧?”一边包饺子,一边孟繁星对陆希言问道。

“记得,怎么了,她又跟你套近乎了?”

“那倒没有,她在震旦大学交流时间快到了,马上就要回日本了。”孟繁星道。

“走了最好。”

“她的课在同学们中还挺受欢迎的,因此大家伙提议,在她离开之前,给她开一个欢送会。”孟繁星道。

“看来她在你们医学院蛮受欢迎的嘛。”陆希言虽然对藤本静香没有特别的恶感,可本能的觉得这个女人不一般。

一个这么漂亮的年轻女人,单独一个人待在法租界,如果不是有过人的能力和胆识的话,那她的身份就很不一般。

有些时候,不得不承认,美丽就是一种原罪。

像藤本静香这种生来一张让人想入非非的脸蛋,身边追求者应该是云从才是,问题是,并没有。

陆希言并没有刻意调查藤本静香,只是让闫磊留意了一下,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

只不过,藤本静香后来也没什么出格的行为,跟孟繁星也只是保持一般的师生关系,他也犯不着跟人家过不去。

“邀请你了?”

“嗯,我现在算是震旦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了,上学期的测试,她还帮了我不少,虽然她是日本人,可我觉得她跟那些日本人还是不一样的。”孟繁星道。

“你想去就去呗,不过,得让闫磊跟着,必须不能离开他的视线之外。”陆希言认真的道。

“你同意我去吗?”

“为什么不同意,这是同学之间正常的人际交往,你若是不去,那其他同学会怎么想,不过,你得注意安全,还有,这个藤本静香,我总觉得她来震旦大学交流的目的并不单纯。”陆希言道,“也可能是我多心了。”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孟繁星点了点头。

“一会儿,我拿一些饺子给爸和浩子送过去。”陆希言道。

“我跟你一块儿去吧。”孟繁星道。

“也好,一块儿去。”

……

“安子哥,第三批药品大概九月中旬运过来,这一次,我们手上的资金比较充裕,可以吃下不少来,香港那边平安药房的筹建工作也开始了,目前,我们最缺的是有经验的人手,这个可不好找,现在药品行业普遍缺少人才。”

“国内不行,可以去国外招人,欧洲现在不平静,大量的难民出现,如果有机会活下来,还有一份保障的工作的话,我想,怎么都有人冒险试一试的。”陆希言道。

“这能行吗?”

“试试看吧,香港那边可以先试点一下。”陆希言道。

“好吧。”

“关于你救了竹内云子,外界对你有很多误会,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孟繁星道。

“不用了,这件事我自己处理好了。”陆希言道,“老唐不是把我借调法捕房一段时间嘛,刚好可以避开这个风口,我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是职责所在,我若是真的见死不救,那真是会被口诛笔伐了。”

“好,那你早点儿休息,我回房了。”

“去吧。”陆希言微微一点头,他能感觉到孟繁星对他的关心,只是,这件事,他只能自己扛。

虽然现在报纸上谩骂他的人不少,可也有理智的声音,毕竟就算是杀人不眨眼的匪徒在没有判决之前,也是有资格接受医疗救助的。

战场上,俘虏受伤了,难道就放任自灭吗?

当然,竹内云子是间谍,跟俘虏身份性质不同,可他对外的身份是医生,不是刽子手。

见死不救,那就是医德有亏。

第二天一早,陆希言早早的做好了早餐,叫孟繁星下来吃饭。

“梅梅,今天我没什么事儿,公司那边你就不用去盯着了,我替你去就是了。”陆希言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说道。

“好,那我直接去学校了。”

“嗯,闫磊,你送一下梅梅,回来再接我去公司,小五留下看家。”陆希言简单的分配了一下工作。

“是,先生。”

吃完早饭,闫磊送孟繁星去震旦大学上课了,麻小五的工作除了看家,还有监视汤公馆。

陆希言一个人坐在客厅内看报纸,前线战场的消息很不乐观,虽然日军目前的攻势被遏制住了。

但从战场的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的话,武汉会战的最终结局难以预料。

一旦武汉失守,军心,民心士气将会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恐怕最黑暗的时候要到来了。

上海租界这座孤岛只怕也会变得更加艰难了。

突然,门铃响了。

“小五,小五……去看看,是谁在摁门铃。”陆希言叫唤一声。

“来了,先生。”

麻小五麻利儿的跑了出去。

……

“先生,是浅野一郎。”麻小五一路小跑回来,对陆希言禀告道。

“怎么是他?”陆希言大吃一惊,浅野一郎回上海了,他不是身负重伤www.beritatribun.com,在台湾修养吗?

“几个人?”

“两个人。”

见还是不见呢?陆希言站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走了两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