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176章:信仰者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什么,胡先生,您确定这不是在开玩笑吧?”郭汉杰直接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借电台,不行,这绝对不行!”

胡蕴之回到上海的消息,陆希言早就透露给了郭汉杰,对于这个军师的老朋友,能关照的,还是要关照的。

当然,这胡蕴之绝对有别的身份,只要不是汉奸就行。

“老五,你说了不算,这事儿得你们陆先生点头。”胡蕴之嘿嘿一笑,似乎一点儿都没把郭汉杰的拒绝放在心上。

“你……”

“我要见你们陆先生,要快,打个电话吧。”胡蕴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郭汉杰道。

谭四不在,郭汉杰临时代管凯旋歌舞厅,这里可是“铁血锄奸团”和“死神”小组的大本营。

“我可以直说吗?”

“可以,不过,最好不要。”郭汉杰道。

“哼!”郭汉杰接过电话机,拨通了广慈医院的电话总机,然后再转到了陆希言办公室的分机上。

“喂,请问您是哪位?”

“陆大夫,有位胡先生身体不舒服,麻烦您中午出一趟诊。”郭汉杰开口说道。

陆希言听到是郭汉杰的声音,稍微愣了一下,这个时候他打来这个电话,还这么说,必然是有急事的,然后道:“我知道了,中午过去一趟?”

……

胡蕴之居然跑去凯旋歌舞厅了,这个时候,凯旋歌舞厅应该没有什么人,甚至连门都还没开呢。

歌舞厅这种娱乐场所,起码要到下午五六点才会有人,白天基本上都是休息的。

只有在周末的时候,稍微早一点儿营业。

中午,下班。

“梦瑶,中午我去会个朋友,晚一点儿回来。”陆希言吩咐奚梦瑶一声,别到处找自己不到。

“您去哪儿?”

“放心吧,不会很久的,替我跟盛教授解释一下。”陆希言含糊一声道。

“好。”

“成”记裁缝铺。

“阿成,给我一身普通点儿的衣服,要快。”陆希言吩咐老板阿成一声,这个阿成自然是可信得过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安排在这里,专门负责接应和传递紧急信息,当然,还有兼顾望风的责任。

“好咧,先生您稍等!”阿成答应一声。

从后门出来,陆希言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灰旧的皮鞋,一身浆洗发白的长褂子,一顶帽子,还有墨镜和一把油布伞。

颌下再沾上三寸的山羊须,一个活脱脱的落魄的教书匠的模样。

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奔巨福路而来。

……

“先生,您来了?”从后门进入,郭汉杰亲自开的门。

“那胡先生人呢?”

“在经理室,一大早就来了,赖着不走,我也没办法。”郭汉杰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

“他想干什么?”

“借电台。”郭汉杰道。

“他疯了吧,对了,他怎么知道我们手里有电台的?”陆希言首先第一反应就是胡蕴之疯了,第二是觉得奇怪,铁血锄奸团拥有电台也是近期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我问他,他也不跟我说呀。”

“行了,我来应付。”陆希言吩咐道,“你吩咐人守在楼梯口,不要让任何人上三楼来。”

“明白了,先生。”郭汉杰点了点头。

经理室的门被推开,陆希言摘下帽子和墨镜,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胡蕴之坐在那沙发上喝着茶,吹着电扇。

很惬意。

“陆先生回来了。”胡蕴之一瞅陆希言,忙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坐,坐,胡先生是贵客,汉杰,再给胡先生泡一壶茶来,这茶都凉了,那里是待客之道?”陆希言吩咐一声。

“好的,先生。”郭汉杰伸手就要去拿走那一杯凉茶。

“不用,茶凉了更好,大热天的,我就爱喝这凉茶!”胡蕴之端起茶杯,一饮而下。

陆希言冲郭汉杰一努嘴:“去吧。”

郭汉杰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并带上门。

“胡先生,这一回又来找我借什么?”陆希言问道,其实他早已知道胡蕴之来的目的了。

“嘿嘿,胡某想向陆先生的借电台一用。”胡蕴之嘿嘿一笑道。

“借电台,我这里哪有什么电台,胡先生要发电报,可以去邮电局。”陆希言缓缓道。

“这个邮电局发电报太麻烦,填这个,填那个的,不方便,还不保密。”胡蕴之解释道。

“谁告诉你我这里有电台的?”

“那个,是楚泽告诉我的。”胡蕴之道。

“楚泽,看来,他对你还真是信任呀,如此重大机密,他都可以告诉你?”陆希言道。

“也不是楚泽亲口说的,他只是无意中说漏了嘴,被我听到了,分析出来的。”胡蕴之忙解释道。

“电台我这里的确有,也可以借给你用一下,但是,我有条件。”陆希言承认道。

“你说,有什么条件?”

“胡先生可以不告诉我,你发的电文的内容,但你的必须告诉我,你的给谁发的【威尼斯人注册地址】电文。”陆希言道,“这个要求这不过分吧?”

“这……”胡蕴之犹豫了。

陆希言坐了下来,等着胡蕴之的决定,如果不知道胡蕴之把电文发给谁,他就同意的话,那把自身安全放在何地?

何况,他也很想知道胡蕴之到底是哪方面的。

要不是看在军师故人的份上,早就命人将他轰出去了,还会在这里跟他废话?

“胡先生若是为难,那就请恕陆某……”

“等一下,好,我可以告诉你,但请陆先生严格保守这个秘密。”胡蕴之似乎有了决定,深呼吸一口气道。

“陆某洗耳恭听。”

“刺蒋失败后,我被国民党复兴社特务处和特工总部联手追杀,先是逃到了香港,后来又从香港逃了回来,一路向西,我去了延安……”胡蕴之郑重的道。

陆希言听了,表面上波澜不惊,可心里却泛起了滔天巨浪,胡蕴之居然是延安方面的人。

也是了,军统跟中统都在追杀他,他不可能是ChóngQìng方面的人,那剩下的选择课就不多了。

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他倒是有可能投靠其中一个反蒋的,为其做事。

可那为什么不可能是延安方面呢?

胡蕴之是个理想主义者,而且可以为了自己的信仰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样的人岂不是跟**人太吻合了吗?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你是**吗?”陆希言问道。

“是。”胡蕴之没有否认,直截了当的承认了,他知道这是违反组织纪律的,可他还是承认了。

“好,电台我借给你用。”陆希言也没有犹豫,当即同意把电台借给胡蕴之,不为别的,就为**是真正的抗日的。

“你会发报吗?”

“会。”

陆希言叫来郭汉杰。

“汉杰,地下机要室有人吗?”

“除了值班的,其他人都在休息。”郭汉杰道。

“你带胡先生下去,给他半个小时时间,让他使用电台发报,具体操作由他一个人来。”陆希言吩咐道。

“先生,这……”

“不要问为什么,这是我的决定,出了事情,我一力承担。”陆希言道。

“是,先生。”郭汉杰点了点头。

……

延安,某窑洞。

“部长,这个呼号……”

“呼号怎么了?”部长急匆匆的进来,拿起耳机戴上了来,仔细倾听了一会儿,马上命令道,“回复他,这里是天山。”

“小鬼,马上抄收电文,快!”

“是,部长。”

滴滴滴……

半个小时候,部长风风火火的出现在一个院子。

“主席,侠客从上海发来一份绝密情报,关于日本关东军的,跟之前我们接到的啄木鸟同志发来的情报几乎是完全吻合的,看来,日本人要在东北边境挑起事端的是真的。”部长急切的说道。

主席手里夹着一根烟,朝憨厚的老总望去:“老总,你怎么看?”

“两线作战,军事上的大忌,日本方面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策?”老总凝神思考了一下,“会不会这只是一次试探?”

“我们知道,日本对苏联一直都是有野心的,所以,如果日本改变对苏策略,那么相应的他们就会调整对华策略,以日本的国力,同时进行两场战争,无疑会把自己拖入深渊。”主席道,“不过,这对中国的抗日反侵略斗争来说,是有利的。”

“主席,要不要提醒一下苏联方面?”

“这个当然。”

……

再一次面对面,身份就不同了。

“胡先生,电报发完了。”

“是的,这要感谢你,陆先生。”胡蕴之点了点头。

“既然胡先生的事情结束了,那还留下来做什么,我这里可不管饭。”陆希言道。

“陆先生,我们能好好谈谈吗?”

“可以。”

“陆先生,你知道马克思主义吗?”胡蕴之问道。

陆希言点了点头。

“我曾经信仰三民主义,深信三民主义可就拯救落后孱弱腐朽的中国,后来,我发现,三民主义虽好,可信仰它的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些人了,他们窃取了革命的成果,抛弃了自己的信仰,为了权力,财富,成为自私自利的独裁者……”胡蕴之低沉而舒缓的声音响起。

一个热血男儿从少年时代就矢志报国,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他这上半生几乎能写成一本书,那是一段传奇,看他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比起那庸庸碌碌一辈子的人强太多了。

人这一辈子,要活出一个对错来!

胡蕴之并不是一个精彩的演说家,但这是讲述他一路走过来的经历,那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爱深深的感染了陆希言。

孟繁星说的没错,信仰是从一种精神追求,是一种从骨子里长出来的东西,绝不说嘴上说说而已。

如果不是真正的信仰的人,是说不出来这样的话的。

他很敬佩胡蕴之这样的人,有着自己的理想,坚定的信念,还有崇高的信仰,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信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