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166章:情报交易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竹内云子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黑猫酒吧,这可是法租界,她就不怕军统飓风队的制裁吗?

要知道,她的通缉令并没有撤销,悬赏10万大洋呢。

陆希言等人瞧见竹内云子,竹内云子自然也瞧见他们了,看到唐锦,她并不觉得诧异。

但是看到陆希言,她似乎微微蹙了一下眉毛。

她似乎约了人,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直接走了过去招呼一声,似乎相当热情,两人看上去关系不一般。

“贝里埃,美国人,曾经是个飞行员,现在是一个新闻记者,不过,情报上说,他在为日本人工作,提供了相当多的有关ChóngQìng方面的空军情报给了日本人,因此获得了一笔不小的酬金!”唐锦小声给陆希言介绍跟竹内云子贴面,搂搂抱抱的西方男子道。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

“要不然他还能住得起华懋公寓,还能如此的花天酒地?”曹斌嘿嘿一笑。

“这家伙这么有钱?”

“当然了,老陆,这世上来钱最快的有三种,烟土,军火和情报。”唐斌道,“情报虽然最凶险,但利润是最高的,因为他不需要有太多的中间环节,甚至就是一句话,就能带来极其丰厚的回报。”

陆希言不得不承认,曹斌的话说的很有道理。

“你们说,这竹内云子来找这个贝里埃做什么,会情.人,还是买情报?”齐桓嘿嘿一笑。

“竹内云子跟这个贝里埃有一腿?”

“这个谁知道呢,反正,这个贝里埃跟竹内云子关系不错,这个圈子里并不是秘密。”齐桓道。

“是吗?”陆希言若有所思,很多时候,有些秘密在某些人的眼里,其实连秘密都算不上。

不知道谭四他们知不知道在法租界还有这样一个神奇的情报交易场所,当然,他们或许知道,只是不可能每一件事都能事先告诉自己。

今天晚上,陆希言还真是有些大开眼界的感觉。

“咦……”

陆希言看到一个人推门进来,那熟悉的面孔,让他有些吃惊,胡蕴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说去香港了吗,怎么回来了?

“老陆,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刚看到一个不同寻常的美女,忍不住惊讶一声。”陆希言忙找了个借口掩饰过去。

“你说的是那个有些胖胖的小妞吧?”唐锦手指微微指向他们两点钟方向的一个年轻的女人,南亚大陆面孔,可能是光线的问题,看上去肤色有些黝黑。

“她叫苏玛丽,来自印度,据说是某个大领主的女儿,很多人都称呼她为‘公主’。来上海没多少久,就成了时装界的宠儿,不过,据说这个女人私生活非常乱,老陆,你这种二十四孝好男人应该不会有兴趣的。”唐锦笑着打趣道。

“我可没那个想法,这个苏玛丽也做这种生意吗?”陆希言惊讶的问道。

“她,只是个中间人,赚点儿中间的手续费,这里有不少人不愿意自己直接出面的,通过中间人交易,这样也能避免自己直接暴露和危险。”唐锦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来,老陆,咱们继续喝。”唐锦抓起酒杯与陆希言碰了一下,“你背后,那个女的,叫伊万卡,苏联远东情报局的情报员。”

“是吗?”陆希言好奇的一回头,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波浪卷,身材高挑,十分的惹眼。

“这种女人你驾驭不了的,老陆。”唐锦吃吃一笑。

竹内云子与那个贝里埃大概说了十多分钟话,然后就起身结了酒帐离开了,这种地方,她肯定是不愿意多待的,万一被人知道行踪,堵在这里就麻烦了。

看她离开的表情,应该是心满意足,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也不知道她从这个贝里埃嘴里得到了什么情报,陆希言心中很是好奇。

……

“不行了,唐兄,我这不能喝了,再喝就要吐了……”灌了一肚子的黑啤,陆希言有些吃不消了。

“好吧,小五,你开车把陆顾问送回去,记住,路上一定注意安全。”唐锦郑重的吩咐麻小五道。

麻小五扶着陆希言从黑猫酒吧出来。

“陆顾问,你还行吧?”

“没事儿,你不用扶我,我在外面透一口气。”陆希言伸手摸向自己的口袋,“咦,我的香烟呢,哪儿去了,一定是落在里面了,我进去拿一下?”

“陆顾问,还是我进去帮您拿吧,你站在这里等一会儿,我马上出来。”麻小五转身进入了黑猫酒吧。

陆希言向前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了贴着墙站在巷道里的胡蕴之。

“你怎么会在这里?”胡蕴之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去香港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陆希言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有事儿。”

“刚才看到竹内云子了,也不知道她出现在这里为了什么。”陆希言道。

“当然是为了情报而来。”胡蕴之道。

“你呢,也是为了情报?”陆希言真怀疑,胡蕴之是不是也是一个情报掮客,不然,他怎么会出现在黑猫酒吧这样的地方。

“是,也不是。”胡蕴之突然一拉帽檐,“你的手下来了,我还住在青年旅社,有事直接派人去那儿找我。”

“好!”

“陆顾问,刚才你干嘛去了?”麻小五取了香烟出来,找到了陆希言。

陆希言提了提裤子,嘿嘿一笑道:“喝了那么多啤酒,不得放一放水,轻松一下,你说呢?”

“您的香烟。”麻小五不疑有他,递上了香烟。

“回去吧,时间不早了。”陆希言接过香烟,拉开车门,上了汽车。

……

到家的时候,除了二楼书房还亮着灯,其他人都睡了。

“喝酒了?”

“嗯。”陆希言答应一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回来的时候,酒劲儿上来了,加上颠簸,有些晕晕乎乎的。

“起来,去冲个澡。”孟繁星给他拿了衣服,将陆希言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将他推进了卫生间。

冲了个澡,出来。

“蒙特今天给公司来电话说,下一船药品大概会在一个星期后到达十六铺码头,这一次药品数量要比上一次多一半儿,有一批是夹带的私货,需要我们派船去海上接货,你说怎么办?”孟繁星问道。

“日本人稽私查的很紧,就算我们能找到船,在海上接到货,能不能运进来都难说。”陆希言道。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你说。”

“货不直接进上海,取货之后,直接送到买家手中。”孟繁星道。

“怎么交接,货款又如何交接?”

关键还是买家的问题,这批货价值不菲,找一个可靠合适的买家并不容易,而且这次如果操作成功的话,下次就可以照此办理!

海岸线那么长,日本人就算再厉害,也编织不了这样一张大网封锁整个海岸线,总有空子可以钻的。

“买家方面,倒是有人愿意,只是他们出不起那么高的价钱?”

“只要有的赚,多少都无所谓,关键是安全。”陆希言岂能听不出来孟繁星话中的意思。

“那我着手联系买家,这边需要你跟蒙特沟通一下。”

“嗯,价钱可以压低一些,但是,必须要保证利润,否则,我无法说服蒙特。”陆希言道。

“我明白。”

“那就这样吧,我明天打电话给蒙特,跟他商量这件事儿。”陆希言点了点头。

第二天,陆希言打电话,把蒙特约了出来。

“蒙特,这个交易方式,你觉得如何,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着手安排。”陆希言充分尊重蒙德的意见,毕竟他现在掌握着药品的渠道。

“可是,陆,这么做的话,我们的利润会少了很多。”蒙特有些心有不甘。

“是,我们的利润的确少了很多,可如果刨去我们中间打点,运输,人力等等的消耗,其实,我们损失的利润并不是很多,而且这个方法,我们不需要通过海关部门,省去了不少麻烦,而如果从上海周边上岸的话,随时都可能遭遇水警和海上缉私队,一旦被发现,那怕是损失一批货,就够我们心疼的了。”陆希言道。

“我们需要时间来打通水警部队跟海上缉私队的关系,可再没有打通关系之前,难道我们有钱不赚了吗?”

“陆,你说得对,你的生意头脑比我厉害多了,跟你合作,我没有选错人,就照你说的办。”蒙特闻言,眼睛一亮,“你找的买家可靠吗,财力如何?”

“放心,只要我们合作的好,这绝对是一个长期买家,这一条线就够咱们赚不少了。”陆希言道。

“好,我来安排这件事,我想,他们也怕麻烦,只要钱不少,我想他们是愿意接受的。”蒙特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

“一言为定。”

……

“唐兄,蒙安公司需要一部商用电台,能不能拿到执照许可?”陆希言找到了唐锦问道。

“你们做进出口贸易的公司,需要对外联络,照理应该可以,我帮你问一下,不过,这电台的来源?”唐锦问道。

“还请唐兄一并解决了吧,钱我出。”

“这样呀,我试试看吧。”唐锦点了点头。

“能否在三天之内给我解决?”

“三天,太快了吧,怎么也要十天半月才行,老陆,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唐锦问道。

“这不是最近一批货已经出港了,还有一个星期就到了,船在海上,我们得随时保持联系。”陆希言解释道。

“好吧,我尽量帮你解决。”唐锦想了一下答应下来。

“多谢唐兄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我之间,就不必说这种客套话了,这些日子,你可是帮了我不少忙了。”唐锦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