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143章:顾小白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日本人就是不安分,不弄出一点儿幺蛾子来,就不舒服。

“老陆,你怎么看?”

“三个人的描述一致,如果不是他们动手的,就是有人把详细活埋和杀人的过程告诉他们……”陆希言看了口供,又去了审讯室,仔细观察了一下自首的三名嫌犯。

“我跟你的判断一样,这三人对现场细节描述的十分清楚,而且都是从各自的角度出发,但是时隔这么长时间,如果想要在供词上设计的话,应该不难。”唐锦道。

“三个人的背景呢?”

“陆顾问,这个顾小白是个拆白党,在沪西一带,专门坑骗一些年轻有钱,又涉世未深女子,还有一些有钱的贵妇名媛什么的,至于另外两个,是他的帮手,两个小瘪三。”齐桓道。

“供词上说,蔡主笔欠他们一笔赌债,顾小白打电话约蔡主笔出来谈还钱的事情,蔡主笔不肯还钱,他们才威胁把人半截埋入地下的,谁知道蔡主笔很快就不行了,人死了,他们害怕,怕被查到自己,所以,才学着用黄道会的手段,将蔡主笔的脑袋割下……”

顾小白是主谋,另外两人是从犯。

“严丝合缝,老陆,从案件本身来说,这个过程很完美,但唯独缺少证据链,全部都是自说自话。”唐锦道。

“没错,蔡主笔到底是怎么死的,只怕现在除了杀人者之外,没有人能知道,这是其一,第二,这三人自首的动机是什么,他们既然已经嫁祸给黄道会了,为何不继续嫁祸下去,反正黄道会身上背负的又不是这样一件血案,为什么他们这个时候站出来要给黄道会澄清,翻案呢?”陆希言问道。

“这个不难解释,法租界公董局联合公共租界当局以及各国驻上海领事馆一起向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施加压力,要求日方取缔并解散黄道会!”唐锦道。

“这就难怪了,你怎么不早说?”

“这件事并没有对外公开,我也是刚从卡尔总监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不过日本方面还没有回应。”唐锦道。

“弄这么一出,是想洗白吗?”

“不过我觉得日本人答应的可能性并不大,黄道会就是日本人咬人的一条狗,这条狗够忠心,够疯狂,要让他们把自己养的狗给宰了,不现实。”齐桓道。

这也是当初曹斌觉得陆希言的计划不切实际,不太可能成功的原因之一。

不过,虽然没有能够达到计划中的效果,可还是让黄道会的在租界的力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租界宣布了禁止“黄道会成员”进入租界的禁令,还发布了相关的通缉令。

通缉黄道会中一部分有犯罪前科的成员,令黄道会很难把手再深入租界之中,特别是法租界,禁令更严格,发现一个,抓一个。

黄道会成员几乎在法租界绝迹了。

法租界内可是住了那么多日本方面严重关切的“大人物”,原来可以通过黄道会的手下进行跟踪监视,甚至可以威胁,丢炸弹,现在呢,人都进不来了。

“我有个办法,可以试一试?”陆希言想了一下说道。

“什么办法?”

“这三个人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他们显然是有所依仗,来自首一定做了充足的准备。”陆希言道,“这案子这么轰动,外界肯定非常关切,按照现行的法律,他们又有自首情节,很难判他们死刑吧?”

“是的。”

“你们也说了,这三个人是拆白党,肯定是有案底的,如果能够掌握他们之前的犯案证据,是不是可以数罪并罚呢?”陆希言问道。

“……”唐锦和齐桓眼睛一亮,都明白陆希言是什么意思了,他们要把这三人的旧案翻出来,只要足够判他们死刑就够了。

他们来自首,肯定是不想死的,没有人一心求死,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这顾小白既然是个拆白党,这种人混吃混喝,玩女人在行,但是跟混黑道的不同,真有胆子杀人的可不多。

……

大观园浴室,周柳五泡在热水池子里,舒服的哼着小曲儿,每天下午这泡一泡澡,浑身舒坦【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

“五爷……”一名小跟班掀开布帘,踩着木履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什么,法捕房把顾小白三人在巡捕房的过往卷宗都调走了?”周柳五闻讯,大吃一惊。

“是的,五爷,我担心,这三人要是扛不住,把事儿撂了的话,那咱们可就完了。跟班儿急切的道。

“别急,这也许只是法捕房的例行调查。”周柳五恶狠狠的道,“法捕房了解一下案犯的过去,这也是正常的,那顾小白有把柄在我手中,他若是敢出卖我,他的女人和孩子都随他一起下地狱。”

“五爷,要不要报告一下日本人?”

“你说呢?”周柳五哼哼瞪了手下一眼,这种事儿不跟日本人说,那不是找死吗?

“备车,去新亚饭店。”

……

“探长,这个顾小白年纪不大,居然是个花丛老手,有案备查的就有五六个,还有一些被骗了,不愿意声张怕坏了名声的就更多了,但是,他每次都能逃脱法律的惩处,因为,证据不足。”

“证据不足?”唐锦微微一丝讶然。

“虽然他骗财骗色,可都是那些女孩子自愿的,他并没有强迫她们,所以,法官最后都是判他无罪。”齐桓道。

“这么说,这个家伙还挺有意思的,可他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杀害蔡主笔的凶手呢?”

“这个顾小白跟蔡主笔还是认识的,说起来探长你还别不信,这故事还真不是一般的狗血。”

“说来听听?”

“这个顾小白差一点儿还成了蔡主笔的女婿,不过,他的劣迹瞒过了蔡小姐,却没有瞒过蔡主笔,结果,自然是棒打鸳鸯,这恐怕是他为数不多的败绩之一吧。”

“因爱生恨,有杀人动机。”

“这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不过,这事后,顾小白虽然不跟蔡小姐联系了,可是跟蔡主笔关系并不错,顾小白消息也算是个人物,掌握不少花边消息,而蔡主笔的《社会报》也真需要一些花边新闻来增加销量,所以,顾小白每个月爆一些料给报社,还能从蔡主笔这边领到一笔可观的费用……”齐桓道,他知道顾小白跟蔡主笔的关系后,亲自下去做了一些调查,发现的情况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黄道会选人也是煞费苦心了,居然弄出这么一个人来,只怕明天各大报纸的花边新闻又有的写了。”唐锦苦笑一声。

“陆顾问怎么说?”

“陆顾问说,这种人死不足惜。”齐桓道。

“照原计划行事吧。”唐锦点了点头。

……

“张嘴?”

“啊……”

“梦瑶,你也别太惯着他了,他就断了一只胳膊,另外一只可以用。”陆希言走进病房,又看到奚梦瑶再给孟浩喂吃的。

“陆大夫,孟浩的肋骨还没愈合呢,手臂还不能动。”奚梦瑶解释道。

孟浩居然冲陆希言嘿嘿一笑,那分明就是一种得意,如果不是在养伤中,他真想抽他一嘴巴子。

“心电图和血压都做了吗?”

“做了,正常,血常规也恢复了。”奚梦瑶替孟浩回答道。

“嗯,那从现在开始,转入普通病房了,每三天在检查一次,记得按时吃药,如果一个星期内正常的话,转入康复病区!”陆希言填写医嘱道。

“别呀,安子哥,我不想转病房。”孟浩一急,忙道。

“你知道这间病房一天要花多好钱吗?”陆希言问道。

“巡捕房不报销吗?”孟浩讪讪一笑。

“报销,按照巡捕房的标准,你你最多只能在这间病房待一个星期,这还是你上司特批的情况,让你住了半个多月了,还不挪地方,你当医院是你家吗?”陆希言冷哼道。

“陆大夫,普通病房的环境太差了,而且好几个人住一间,能不能让小浩哥再住一段时间,然后再去康复中心?”奚梦瑶道。

“你问他自己有钱住高级病房吗?”陆希言手一指孟浩道。

“我……”

“算了,梦瑶姑娘,我还是去住普通病房吧。”孟浩可怜兮兮的道。

“陆大夫,大不了我出钱,让小浩哥住,这总行了吧?”奚梦瑶脱口而出。

“你出钱,你是他什么人,凭什么让你出钱?”陆希言问道。

“我,我们是朋友,我给我朋友出钱,这总可以了吧?”奚梦瑶气哼哼的道。

“你们俩什么时候成朋友了?”

“陆大夫,我出钱让小浩哥住高级病房,行不行?”奚梦瑶道。

“梦瑶姑娘,这不好吧,我怎么用你的钱?”孟浩也有些急了,他一大老爷们儿怎么要一女孩子的钱呢?

还是为了自己能住这高级病房?

“我的钱怎么了,你把我当你朋友不?”

“是呀,可是……”

“你们俩商量好了来找我,我先走了,还有病人等着我呢。”陆希言哈哈一笑,直接就推门出去了。

……

“蒙安药业?”

“是的,陆希言和法租界贝当路巡捕房的蒙特合作开了一家药品进出口公司,已经拿到许可证了,公司的负责人目前就是孟繁星。”井上太郎汇报道,“另外,她在四马路跑马厅附近租了一栋楼,作为公司的总部,正在寻找设计和装修。”

“大手笔呀,他哪来这么多钱?”藤本静香问道。

“这个陆希言本来家境殷实,父母是开药厂的兼营药店,有些家产并不稀奇。”井上太郎道。

“子承父业,倒也没什么可疑的,只是他为什么不自己出面,反而让她的未婚妻出任负责人呢?”

“也许,他喜欢在幕后掌控吧,毕竟医生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井上君,想办法找人混进这个蒙安公司,搞清楚这个蒙安药业到底的底细。”藤本静香吩咐道。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