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122章:谜一样的唐锦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唐兄,我在这里下车,前面有个蛋糕店,梅梅喜欢吃,我给她买点儿带回去。”回去的路上,陆希言叫停了车。

“哦,弟妹喜欢吃蛋糕呀,我知道,南京路上有一家蛋糕店做的不错,你嫂子经常带唐莹过去,下次给弟妹带点儿?”唐锦一脚踩下了刹车道。

“不用了,唐兄,她就是偶尔吃吃。”陆希言开门下车,回头一笑道。

“那我就不送你了?”唐锦探出脑袋来。

“不用了,走几步路就回去了,你回吧,今天可是周末,回家陪陪嫂子和孩子。”陆希言挥了挥手道。

一直等到唐锦发动汽车离开,陆希言才从蛋糕店出来,拐上去广元茶楼的街道。

“陆先生来了。”徐掌柜一看到陆希言,忙从柜台里面走出来招呼。

“老徐,四哥来了?”

老徐点了点头,眼神向上瞄了一下。

陆希言会意的点了一下头,抬脚便上了楼梯。

三楼的包厢内,谭四和黄三正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呢,听到敲门声,黄三马上起身去开门。

“四哥,黄三哥也在?”看到黄三,陆希言还有些惊讶,一般到是谭四一个人来,黄三似乎很少愿意跟他单独接触。

“陆大夫,以前黄三对您多有误解,得罪,还请您原谅。”黄三郑重的抱拳道。

“黄三哥说哪里话,我没有丝毫怪罪你的意思。”陆希言道。

“谢陆大夫。”

“四哥,什么情况?”

“我们一直盯着跛脚阿七的车,从隆兴赌场出来,往静安寺方向,汽车拐入地丰路,然后向北,沿着兆丰公园南路向东,但是,就在这个兆丰公园的东十字路口,发生了一场交通意外。”

“交通意外,人为的吧?”陆希言微微讶然。

“没错,就是人为的,这是一场进行预谋的拦路绑架计划,时间掐算的刚刚好。”谭四点了点头。

“四哥,请继续。”

“被撞的是一位老妇人,站在车旁的两名保镖下去探查【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这个时候,从两边人群中突然窜出了四个蒙面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车门拉开,将车上的保镖和司机拽了下来,挟持跛脚阿七迅速的车就掉头离开了!”谭四道,“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英租界的巡捕赶到的时候,汽车早已远去了。”

“好精妙的行动算计,这得需要多熟练的配合才能做到?”陆希言道。

“陆大夫说的没错,这样的绑人行动,除了情报之外,还需要配合,从制造车祸,到突然袭击汽车,再到连人和汽车一起开走,这期间每一步都不能出错,而且时间还要掐准了,静安寺附近巡逻的印捕,只要两三分钟就能赶到现场,三分钟之内必须解决,这绝对需要超高的组织能力和执行能力,在上海滩,还真没有几家能做到。”谭四分析道。

“四哥,你觉得会是唐锦的人吗?”

“不想死,唐锦手下如果有如此行动能力的高手,为什么上一次在汾阳坊,会找巫氏兄弟做那件事呢?”谭四怀疑道。

“也是呀,这一次抓捕行动,至少有五个人同时行动,那故意撞车,制造车祸的,还有四个同时对汽车发动袭击的人呢,唐锦要找四五个人不难,但想要找到如此训练有素,经验吩咐的行动高手,那就不容易了。”陆希言点了点头。

“老六还在追踪那辆绑走跛脚七的车,我们两个就先来找你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谭四道。

“老六还在追踪?”

“是的,他把情况跟我们汇报了一下,就沿着那辆汽车留下的痕迹追查下去了。”谭四道。

“能联系上老六吗?”

“现在不行,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只能等他自己回来。”黄三摇了摇头道。

“根据我掌握的信息,这一次行动应该就是唐锦组织安排的,但是他自己却没有亲自参与,而是命人在杨寡妇的对面租了一套房子,监视了杨寡妇一个上午,所有行动都是通过电话接收和下达命令的。”陆希言道。

“那我们忙活了半天,不是白忙活了吗?”黄三道。

“也不能这么说,起码现在可以肯定一点的是,这跛脚阿七没有落在日本人手里。”陆希言道。

“这倒也是,跛脚阿七跟吴四宝是拜把子的兄弟,吴四宝现在已经是日本人的一条狗了,这五金工具行的案子就是在日本人的策划下干的,相比,军统其他几个据点被袭,也是脱不了干系,所以,日本人才安排跛脚阿七躲进了丰田纱厂。”谭四点了点头。

“所以,我的意思是,咱们静观其变,如果人在唐锦手中,对我们有利无害。”陆希言道。

“也只能这样了。”

“让老六注意安全,他的通缉令可是还挂着呢,全上海的巡捕房和警察都在找他呢。”陆希言嘱咐一声。

“好。”

“对了,我们还收到一个消息,这一次军统据点被袭击,可能跟中统有关。”谭四道。

“中统?”陆希言惊讶道,“他们不是跟军统是一家的吗?”

“一家是一家,但是两个兄弟,其实是一丘之貉,争权夺利,面和心不和,私底下斗的比谁都狠呢。”黄三不屑的冷笑道。

“这都国难当头了,他们还只顾着内斗?”陆希言气愤道。

“这国民党就这样,内斗内耗,十几年了,从来没改变过,军阀混战,弄的国家民不聊生,生活困苦,现在外敌入侵,好了,我们被打的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简直就是岂有此理!”黄三骂道。

“三哥,军统的事儿,让他们自己处理,咱们还是先管好自己。”陆希言道,“我还有一件事跟你们商量一下。”

“什么事儿?”

“药品走私。”陆希言道,“这贝当路巡捕房巡长蒙特想要跟我合伙做药品走私的生意,他负责货源,我负责销路,你们俩觉得这生意能不能做?”

“陆大夫,你不知道现在这药品可是紧俏物资,尤其是西药,那是几倍甚至是十几倍配的暴利。”谭四吃惊的道。

“我也知道药品走私是暴利,可这生意风险很大,我虽然跟这个蒙特关系还不错,但我对他有些不太放心。”陆希言道。

“您是想要让我们帮您查一查他的底?”

“嗯,先查一查他的社会关系。”

“好的,没问题,正愁这段时间没事干呢,我这浑身都发痒了。”黄三有些小兴奋,伤快好了,有些闲不住了。

“一切小心,我先走了。”陆希言起身道。

……

“三哥,怎么样,还在怀疑我当初的决定吗?”陆希言走后,谭四问了黄三一声道。

“陆大夫的确有过人之处,但为人处世,还是跟军师有些不同。”黄三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你想说什么?”

“陆大夫有军师的儒雅,但是没有军师的豪气。”黄三道。

“那是你没见过他如何拿捏楚泽那个家伙的场景,我都觉得仿佛见到了军师本人。”谭四道。

“是吗,楚泽他知道了?”

“知道,但我严厉警告过他了,如果有关陆大夫的消息泄露半个字,我绝不会放过他的。”谭四道。

“老四,我觉得可以在楚泽身边放一个人了?”黄三眼神闪烁了一下。

“三哥,楚泽毕竟是军师的老弟兄,这么做合适吗?”谭四犹豫了一下。

“老四,咱们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陆大夫,如果陆大夫有什么事儿,咱们还能找谁来担任军师?”

“三哥,你说的没错,这事儿不是为了咱的个人安危,就算对不起弟兄,也要做一次了。”谭四下定决心道。

“这事儿我来安排。”黄三主动接下这个事情。

……

唐锦手下有一支他没见过的力量,这既出乎陆希言意料之外,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法捕房政治处唯一的华人探长,身居高位,能够充当三大亨跟法捕房高层之间的和事儿人,能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吗?

还有,他还想到了,唐锦曾经跟他提过,想让他担任他跟“铁血锄奸团”军师之间的中间人。

他只是答应了碰到的时候,会提一下。

他是想跟“铁血锄奸团”建立联系吗?他记得,谭四也跟他提过,每个月军师都会给唐锦的一个化名户头汇上三百大洋。

这笔钱说是保护费,青帮和军统都有此类的费用孝敬,而且差不多都是以这种方式。

这说明,唐锦至少是有渠道可以跟这些势力联系的。

为什么他不直接联系呢?

非要他做这个中间人?

是在试探自己跟“铁血锄奸团”的关系吗?

看上去又不太像,这一次秘密抓捕“跛脚阿七”的行动,他虽然参与了,也算是知情.人,可具体行动计划却一无所知,而上一次的“钱佩林”**,也是这样,参与而不完全知情。

军师走的太匆忙,许多秘密都随着他的死真的变成秘密了。

他是在考验自己吗?

唐锦这个人,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安子哥,你回来了。”

“嗯,梅梅,给你买的蛋糕,你最喜欢的柠檬奶油味儿的。”陆希言递上蛋糕盒子过去。

脱了外套,挂上衣架,进来书房,坐了下来。

“怎么了,看你情绪似乎不太高?”孟繁星从外面进来,给他泡了一杯茶,关心的询问一声。

“没事儿,我是在想怎么给浩子介绍女朋友呢,医院里那些女护士,医生我本来就认识不多。”陆希言微微一笑道。

“浩子的事儿,应付一下爸就是了,找女朋友这种事儿还的他自己上心才行。”孟繁星道。

“梅梅,你可是他亲姐姐,说这话不怕他伤心?”

“这小子的性格我还不知道,我们给他介绍的,保管没一个能看上的,他是那种牵着不走,打着还倒退的那种,甭管他。”孟繁星道。

“摊上你这么一个姐姐,算他倒霉。”陆希言哈哈一笑,这种感觉,让他回到五年前,梅梅还是那个梅梅,还是那股子劲儿。

“我先下去药店帮忙了,别忘了晚上回家吃饭。”孟繁星交代一声,“还有,谢谢你的蛋糕。”

“放心吧,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