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103章:黄雀(3/10求订阅,月票!)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探长,咱们真要这么干吗?”

“咱都被那浅野一郎逼到这份儿上了,要是再不还击,任人欺负,我这法捕房政治处查缉班的班长以后岂不是要被人笑话?”唐锦愤怒一声。

“可是,这要是让上面知道了,您可是吃不了兜着走。”齐桓还是觉得得慎重提醒一下自家长官。

“怎么,你怕了?”

“怕,探长,您都不怕,我怕什www.beritatribun.com么?”齐桓道。

“萨尔礼这王八蛋一定是收了浅野一郎这混蛋的好处了,否则不会这么偏袒他的,总监也被他蒙蔽了,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举解决租界内的治安问题,须不知,这样做的目的会给法租界带来更严峻的治安问题,军统和铁血锄奸团都跟帮派有密切的关系,这是随便一两次行动就能铲除的吗?”唐锦擦拭这手里的左轮手枪道,“做梦!”

“说的也是,这些法国人就是太自以为是了。”齐桓也是愤然。

“齐桓,这件事咱们是一点儿风声都不能泄露出去,不能用巡捕房的人,你找的人可靠吗?”唐锦问道。

“探长,您放心,这些人拿钱办事儿,他们甚至不知道咱们是谁。”齐桓道。

“嗯,这就好。”唐锦道,“对了,一会儿叫麻小五把陆顾问接过来。”

“接陆顾问?”

“这事儿主意可是他出的。”唐锦道,“咱们得带上他。”

“探长,这不大好吧?他要是知道了岂不是……”

“出了事儿,你以为他会不知道是咱们干的?”唐锦道,“咱们三个人一条船,不是更好吗?”

“明白了,探长。”齐桓点了点头,唐锦这是要拉陆希言下水呢。

临下班,麻小五几乎是踩着点儿走进陆希言的办公室。

“陆大夫,探长说晚上在杏花楼请您吃饭,吩咐我过来接您。”麻小五恭敬的道了一声。

“你们探长还有心情请我吃饭?”陆希言知道,吃饭只是借口,怕是为了明天浅野一郎的记者招待会去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车在门口等您。”麻小五尴尬一声。

“稍等,我打个电话。”陆希言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我是广慈医院的陆希言,我在你那儿定做的皮鞋今天不去取了,要不然,改日吧。”

“走吧。”说完,挂了电话。

这是告诉谭四,他被唐锦叫走了,计划照旧的意思。

……

四马路杏花楼。

“唐探长,稀客,稀客呀!”

“宋老板,好久不见。”唐锦冲杏花楼的宋老板抱拳道。

“唐探长,今儿个是……”

“三个人,给我弄一个小包间,先沏一壶花茶上来。”唐锦淡淡的吩咐一声。

“好咧!”

“麻小五,一会儿让宋老板给你炒几个菜,帐挂在我的名下。”唐锦吩咐一声,既然来了,不能亏待了自己的下属。

“谢谢探长。”

“陆老弟,不瞒你说,今天晚上请你吃饭,我是有事请教的。”唐锦坐下来说道。

“唐兄客气了。”

“我思来想去,这浅野一郎如此咄咄逼人,在我法租界还如此嚣张跋扈,如果就任由他这样讹诈下去,我法捕房岂不是成了他日本人手中的刀了?”唐锦一脸怒容道。

“唐兄想怎么办?”

“釜底抽薪,他明天不是要开记者招待会,对外通报案情进展吗,好呀,若是最重要的证人丢了的话,看他怎么对记者说去?”唐锦道。

陆希言微微一惊,这唐锦居然真的决定对“钱佩林”下手了,看来他是低估了唐锦的果决了。

“如此重要的证人,只怕浅野一定会严密保护,不会给外人任何机会的。”陆希言道。

“浅野防备外人,但一定想不到我会对证人下手。”唐锦嘿嘿一笑道。

“这倒是,可唐兄把证人弄到手,又该如何呢?”

“这么大一块烫手山芋,放在手里肯定不行,军统和铁血锄奸团肯定都想要,到时候,谁出的价钱高,就卖给谁呗。”唐锦嘿嘿一笑。

“唐兄这买卖不错。”陆希言讪讪一笑,亏唐锦想的出来,不过,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人肯定不能留在自己手里的,一旦被浅野抓住了把柄,那就麻烦了,不管是军统还是铁血锄奸团肯定是想要把“钱佩林”给弄到的。

“陆老弟,这还是你提醒了我,这笔买卖我算你一份。”唐锦道。

“算我一份,不,不,唐兄,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干过犯法的事情。”

“放心,没人知道的,就你跟我还有齐桓,我们三个。”唐锦手一指三人说道。

“唐兄,你这是害我。”陆希言苦笑一声。

“具体事儿让齐桓去做,不需要你我操心,成了,我们三个分钱,不成,也不会牵扯到你的身上。”唐锦一副“你安心”的表情。

“陆顾问,您就放心好了,不会有问题的。”齐桓也附和一声。

“唐兄,您们这是在挖坑让我往里面跳呀。”陆希言苦着脸。

“陆老弟,不提国仇家恨,浅野一郎这王八蛋的嘴脸你恨不?”唐锦问道。

“我跟他无冤无仇的,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那还不是他嫉妒你,嫉妒你的才华,嫉妒我们有这着大好的河山,他们想要据为己有?”唐锦道,“咱们都有家有业的,要说毁家纾难,那咱做不到,可咱们也不能当汉奸,这是底线,日本人把咱们都逼到这份儿上了,咱也不能就这么任人欺负,否则,咱还是老爷们儿吗?”

“好吧,唐兄都说到这份儿上,我要是再矫情,那就不是个爷们儿了!”陆希言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今晚咱们要干大事儿,就不喝酒了,以茶代酒,干一杯!”

“干!”

“唐兄,能否说一下你们的具体计划?”陆希言关心的是唐锦到底是怎么计划的,这种事儿,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前功尽弃。

“陆顾问,这件事我们亲自出手肯定不行,所以,我们找了道上的人帮我们做这件事,事成之后,一手交钱,一手交人。”齐桓道。

“这能成吗?”

“不成,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反正对方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齐桓道。

“还有这种生意?”

“当然有,以前的虎头帮,也就是铁血锄奸团的前身也经常做这一类的生意,江湖之大,无奇不有。”齐桓道。

“就不怕消息泄露出去吗?”

“如果泄露消息,那在这一行的信誉就砸了,以后还有人会找他做这生意吗?”齐桓道,“信誉是这些江湖人的生命,没了信誉,也就做到头了,何况我还给他们提供了详尽的情报。”

“明白了,何时行动?”

“约了下半夜交人。”齐桓道。

“唐兄,还是小心为妙,我总觉得有些不靠谱。”陆希言对唐锦道。

“放心,交接的时候,我们不出面的,即便是有问题,也跟我们无关。”齐桓呵呵一笑,解释道。

“那就好。”陆希言点了点头,看来唐锦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一类事情,不然不会有如此缜密的布置和安排了。

虽然不需要亲自去交接,但人还是要亲自去的。

吃完饭,四个人来到爱多亚路上的一个宾馆,齐桓早就在这里开了三间房,唐锦一间,陆希言一件,他和麻小五一间。

因为时间还早,在齐桓的提议下,在唐锦的房间内打台子,四个人打起了麻将。

陆希言和麻小五都不太会,磕磕碰碰的打了两圈,才算是圆了起来。

齐桓连撤退的汽车和路线都安排好了,甚至连巡捕的巡逻换班的时间都交代清楚了,如果这都不成功的话,那就真是没办法了。

陆希言的心思并不在打牌上,不过他晚上的手气出奇得好,打错了牌都能胡,十二点钟的时候,他已经赢了近三百块了。

唐锦输的最多,直呼没天理。

到了下半夜,陆希言的好运气似乎更好了,胡牌不断,不一会儿功夫,齐桓输的眼睛都快绿了。

也不知道谭四他们的行动如何,本来他是要参加行动的,结果他被唐锦拖了过来,现在就是想脱身都不行了。

“我去个卫生间。”陆希言起身道。

牌局暂停,唐锦起身去窗前,拿起望远镜对准那马路对面弄堂口,那里是他们约定交接人的地方。

齐桓冲麻小五一努嘴,让他去给大伙儿弄点儿吃的来,打了一晚上的牌,大家肚子都饿了。

……

福煦路汾阳坊外,一处临时租来的石库门民居。

“四哥,人都到齐了,我们什么时候行动。”为了这次行动,谭四把黄三和老五郭汉杰都叫回来了。

福煦路本来就是英、法租界交汇,他们直接从英租界过来。

“再等等,等到下半夜再说,告诉弟兄们,都给我藏好了,要是露了行迹,坏了行动,我要他好看。”谭四命令一声。

“老四,陆大夫还来不来?”

“来不了了,他被唐锦叫了去,应该是脱不了身了,不过,这也说明,唐锦可能也在打钱佩林的主意。”谭四道。

“你怎么知道?”

“如果不是这样,陆大夫就算不来,也会给我们传个信儿,而现在他连信儿都没有,这说明此刻陆大夫一定还跟唐锦在一块儿。”谭四分析道,“这个时候还在一块儿,那一定是有事儿,所以,我猜测一定跟钱佩林有关。”

“那我们还等什么,马上动手呀?”黄三急道。

“不急,陆大夫说了,黎明之前只人防范意识最弱的时候,如果唐锦不下手的话,我们再动手。”

“唐锦,他为什么要对钱佩林下手?”黄三忽然有一个疑问。

“三哥,你被人骑到脖子上拉屎,你忍得了吗?”谭四反问道。

“废话,当然忍不了了!”

“唐锦现在就是这样,浅野一郎已经把他逼到墙角了。”谭四嘿嘿一笑,“所以说,安心的当我们的黄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