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大医凌然 > 第411章 削之

早晨6点钟。

病人茅亮才被送上手术台,备皮以光毛,并全麻后待割——病人自己也不想清醒着做手术。

大群的医生和护士,涌入了手术室,以至于周医生都要赶人:“不行不行,超过数量了啊,留4个,最多六个人!”

群众表示不满:

“我们就看看。”

“又不能回家,又没手术,看看怎么了。”

“100分割掉10分,可就剩下0分了。一颗零有什么用?”

“总比没有好吧,至少有雄xìng激素分泌。”

医护人员们乐呵呵的聊着天。对于刚刚救活了十多名伤员,宣布两例死亡的医生和护士们来说,只要别被病人和病人家属看到自己的笑容,那就没问题了。

尤其是来自急诊科和重症监护室的医生们,在他们退休之前,每个人都可能要见证上千次的死亡,每次都感同身受,就只能去jīng神科报道了。

凌然在手术室里的表情始终严肃。

大部分时间,凌然都希望自己能保持严肃。就他的经验来说,如果放松脸部肌肉,都不用笑,只要变的和蔼可亲起来,就会有一大波人扑向自己,直到自己应接不暇,不得不变得严肃为止。

“都洗手了吗?鞋都干净吧。”凌然看看围观的医护人员们,首先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几个人笑了起来:“我们又不上手术台。”

凌然并不争辩,只将目光看向了巡回护士。

巡回护士毫不犹豫的道:“我去喊护士长。”

“别……”

“去洗手去洗手……”

“我去换鞋。”

几名医生迅速的倒戈了。

护士长并不能直接管理医生,但她可以吼啊。

一名优秀的护士长,可以吼的小医生怀疑人生。最重要的是,护士长在手术室里,可以吼任何弄不干净自己的医生和护士,想吼多久就吼多久,而且绝对得不到同情。

“我们开始吧。”凌然当然不会等他们,自顾自的站到了主刀的位置上,并道:“恩,周医生你来把根部用橡皮筋扎起来(注1)。”

“你是主刀啊。”周医生当场绝望。

“我用手术钳拿起来。”凌然说着伸手要了“钳子”,再道:“周医生,到你了。”

周医生无可奈何的拿起了橡皮筋,眉毛皱的紧紧地。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一块海绵体,被凌然用手术钳给夹起来,那种心悸的感觉,令周医生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泌尿科应该招点女医生的。”周医生忍不住叹了口气。

凌然“唔”的一声,难得赞同道:“是的……手术刀……”

洗干净手,换了干净拖鞋进来的医生们,进门看到的,已是一片“血腥与残忍”的场景。

“我后悔了。”

“好奇心害死猫啊。”

“今天晚上的公粮是交不出来了。”

几名住院医一边呲牙咧嘴的,一边还是踮着脚看手术台。

要说泌尿科也是经常遇到yīn1茎癌的患者的,但就目前的社会www.beritatribun.com环境,愿意选择整根切除的,并不多见。年纪大点的医生,或许还能做到见多识广,可对于住院医和低年资的主治们来说,还就得到急诊科来开眼界了。

当然,主要也是顺便。

大家都守在急诊中心里,等待着前方的救援情况,既不能回自己的科室,也不能睡觉,自然是选择有兴趣的手术来观看了。

对于普通医生来说,观看手术本身,其实都是非常难得而重要的经历。

上手cāo作在机械工厂里,或者实验室里,还是相对容易获得的体验,但在医院里,在手术室里,背后的含义就非常沉重了,并不是每个医生都能有机会,或者说,在获得机会之前,阅读手术已是隐含的前置条件了。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在手术室里,也会有类似的效果。

当然,一切最终都要体现于实地cāo作,但是,如果一名医生从不回家,或者只回家睡觉的话,并将多余的时间都用在手术阅读中,那到了40岁的时候,光凭他的手术阅读量,都能成为一方小BOSS了,再有点天赋的话,成为大BOSS也是有机会的。

云华医院里的医生们,现在都知道凌然的天赋是超好的,这是没办法的事,就像他长的超级帅一样,就算是再多的嫉妒和诋毁,也不能损耗分毫。

对于长相普通天赋普通的医生们来说,能看看凌然做手术,也算能获得几分的经验。

“松解了两侧皮肤,外观要做成圆吗?”凌然做着yīn1茎切除术,并向周医生咨询。

这是凌然第一次削棍子,但周医生并没有因此而发现什么端倪。

凌然具有多种大师级和专jīng级的缝合术,又有专jīng水平的持刀式开到和持弓式开刀,再加上一年以来的千多例手术,以及超越常人的解剖经验,换一个弱一点的资深主治也不会比他做的更好。

就算是换一个泌尿科的副主任医师或主任医师,也不见得就能割出更漂亮的棍子来——职称的提高并不是全技能的稳定提高,像是切棍这种偏门技能,掌握的人并不多,能有专jīng水平的,就算是爱鸟人士了。

更别说,这项技能本身的局限xìng。

无非就是削根棍子罢了,除非病人提出雕花的要求,否则,很难有本质上的区别。

倒是凌然此时问的问题,让周医生呆滞的脑袋活动了一下。

“是,根部外观做圆润一点更好看,就和大腿截肢一样。”周医生回答了凌然的问题。

这时候,旁边围观的某医生问“大腿的截肢部位做的浑圆,是为了方便佩戴假肢,这里做圆了是为了什么?”

“好看。”另一名医生做了回答。

“会更好看?”

“你觉得呢?”一名医生毫不犹豫的将战火烧向小护士。

已经做了六七年的资深小护士面露微笑:“我担心你已经没有余地做圆了。”

大龄低年资住院医呆了几秒钟,才醒悟过来,瞬间红了脸。

“发型不错。”小护士顺势追了一句:“不要剪太短了,容易露出圆头来。”

“剪断了。”凌然只是提醒了一句,就手起刀落了。

刚刚起了聊天兴致的医生们,再次沉默了下来。

“现在做yīn1囊切除术。”凌然再次要了手术钳。

医生们咬紧牙关。

这一次,凌然做的就飞快了。

完美级的去蛋术,再不用周医生的提醒,刷刷几下,分离了jīng索,再用手一转,就将睾1丸、附睾及jīng索等全部内容物取出,竟是一副千锤百炼的架势。

实际上,完美级的去蛋术,何止千锤百炼。

正在观看手术的医生们,不禁裆下一凉。

“好快……”

“怎么会这么快……”

“你们说……凌医生祖上,是做什么的?”

想到种种可能,手术室里的医生们顿时感觉浑身都凉透了。

……

注1:本章内容参考资料包括但不限于以下:

《yīn1茎部分切除加yīn2茎延长术治疗yīn3茎癌》、《10例yīn4茎癌的临床诊断与治疗》、《yīn5茎癌部分切除术后行yīn6茎延长术的护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