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回流大时代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猜测

车子很快回到白玉兰庄园,陈大河本想让奥利弗和苏菲去休息,自己跟杰罗姆沟通一下今天的谈判情况,可奥利弗这姑娘坚持要一起,陈大河一想,反正第三国际银行的事她都知道,便没拦着,顺手也拉上苏菲,四个人开起了闭门会议。

在苏黎世湖的另一端,紧挨着利马特河的一座豪华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回到这里的施密特和里奇也在就今天的谈判进行探讨。

奥斯顿施密特冲好两杯咖啡,顺手递了一杯给里奇,“奇诺,你觉得,我们应该答应他的要求吗?”

奇诺里奇单手接过杯碟,端着喝了一口,哈出一口热气,整理好刚刚想到的思绪,才笑着说道,“为什么不?”

“嗯?”施密特刚准备坐下,听他这么一说,不禁诧异地看着他,“百亿美元级的矿业公司,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小觑,如果就这么答应,那岂不是在为自己制造竞争对手!”

稍微顿了顿,施密特又补充了一句,“尤其,他还是个东方人!”

“那又如何,”里奇将咖啡杯放到茶几上,好整以暇地翘起二郎腿,嘴角浮现一丝讥笑,“第一,我们是金融家,逐利是我们的本xìng,放着几亿美元的利润不赚,岂不是让人笑死,而且,就算我们不做,难道他还找不到第二家银行?我想至少花旗一定会非常乐意接手,他们早就想插进能源业一脚,只是缺少一个合适的机会,还有什么机会比这起百亿并购案更好的?!再说东方人怎么了,如今跑去那个国家投资的美国资本还少吗,不少公司我们也有份额在里面,那时候怎么不说东方西方的,

第二,矿业公司再大,也只是在矿产行业里作威作福,要头疼也是RT、BHP和淡水河他们去头疼,就算他们是我们的好伙伴,可他们也只是他们,不是我们公司,或者说,可以一定程度上代表公司的利益,但并不能代表我们的利益!”

“嗯,有道理,”施密特思索着坐到他对面,随即皱着眉头问道,“可是,我们应该怎么去说服董事会?那些老头子在矿产业上也投了不少钱,动他们的nǎi酪可不容易。”

“不,他们会同意的,而且还会很乐意,”里奇突然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有一杯红酒端在手里,这样感觉可能会更好些,便起身走到酒柜拿出一瓶八二年的奥比昂打开,倒了两杯之后,两手端着走过来笑道,“刚才我还没说完,第三,那个愚蠢的东方小子只是说要收购百亿美元的矿业公司,可是他却没指明需要哪些矿产种类,亲爱的奥斯顿,你猜猜,那些老头子会怎么做?”

施密特先是若有所思,紧接着眼前一亮,抬头看向里奇,“我猜,他们会将三大矿业公司中不重要的小矿种项目剥离出来,再加上一些中小型公司打包出售给他!”

“没错,就是这样!”里奇弯下腰递了一杯酒给他,随后坐回原位,傲然地抬起枯瘦的脑袋,“金、银、铜、铁、锡、钴、铅、镍、钽、铀、煤、铝、矾、土、锂、锰、锌等等等等,我们都可以给他,而且是连矿山带技术一起的,一家公司从几百万到几千万美元都有可能,保质保量绝不敷衍!不过,【威尼斯人注册地址】在储量和开采规模上可就不能保证了!”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施密特一手端着酒杯,一手伸出食指轻轻摆动,在里奇诧异的目光中故作不满地说道,“别的都可以给,连钻石矿也没问题,但是铀矿怎么能给他呢!”

里奇先是一愣,下一秒就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奥斯顿你真幽默,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不仅是铀,钚和钍也不会给,这种东西,给他他也不敢要!”

先不说某人敢不敢要,首先他们就绝对不敢给,这东西给了会要人命的,连两大家族都护不住他们。

自以为得计的两人哈哈笑着互相举杯示意,也不管没有醒酒,便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唔,不愧是波尔多五大酒庄之一的奥比昂,口感确实不错,可惜,这里竟然没有拉菲倒是有点遗憾,八二年是波尔多地区葡萄酒最好的年份,当年所有酒庄的酒品质都非常好,尤其是排名第一的拉菲酒庄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只是听说当年葡萄还没有收获的时候,就被人订走了三分之一的量,造成其他渠道的份额都有所削减,价值也是节节攀高,别说这间酒店有没有这款红酒,就算有估计也没那么容易摆在这里,能放上两瓶奥比昂,可能也是看在大通和摩根的面子上。

品味过红酒,施密特突然说道,“奇诺,你觉得,这次狙击大通银行的黑手,跟他有没有关系?”

里奇眯着眼睛,片刻后才微微摇头,“不好说,虽然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起事件跟他有点关系,但实在找不出他们之间的联系,第三国际银行的实力我们都很了解,除开jīng准的投资定位,其他方面虽然还算不错,但也只能算不错而已,不可能避开我们的监察,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花旗,瑞银等寥寥几家,他们,还不够格。”

“花旗是我们自己人,所以不太可能,但是,”施密特似有所指地看着他,“瑞银,就在苏黎世!”

不可能是花旗不是因为他是自己人,而是因为花旗损失也不小,只是有大通十几亿的珠玉在前,不太引人注意而已,现在对面坐着的里奇跟他可不是一家公司,这种场面话当然要说得漂亮些,竞争可以,捅刀子就过分了。

他的意思也很明确,陈大河完全可以利用瑞银来完成这起cāo作,瑞银也恰好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不,应该不会是瑞银,”里奇轻轻摇头,“我只是说有可能,但是,并不是瑞银,这次股市波动,瑞银也有损失,如果他借用瑞银的渠道来cāo作,瑞银不可能不会从其他方面止损,保密法案固然神圣不可侵犯,但不代表不能利用。”

其实瑞银也好,花旗也好,所损失的钱大部分都流进了QC基金的账户,当初陈大河让卢卡狠宰大通,可没说只宰大通,卢卡当然要找几家冤大头来分担攻击目标,避免被追查的风险,至于瑞银是他曾经老东家的事,既然都说是老东家了,为什么不能宰?

“如果连瑞银也不相信他的判断呢?”施密特摊开双手,“连我们都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这么狠,瑞银不可能比我们更厉害,他们完全可以一方面坚持自己的判断,一方面赚钱某个白痴的服务费!”

目前摆在明面上赌赢了的,只有一个第三国际银行,由不得他们不将这两件事联想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