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六十三章 稿费2.0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春香,收摊了啊?”

“不收摊还怎么样,还能指望你来做我家的生意啊?”

两个中年妇人,用日常的损话打了个招呼。

天色渐黑,天机巷家家户户的日常营生都差不多结束了。

在菜市场里摆摊的人,三三两两地推着三轮车回家。

林淼家前门旁边小道的石条座椅上,坐满了等待晚饭的闲人。

江萍也混在中间,嘻嘻笑笑没个正经地和邻居们扯着家长里短的八卦。

她今天下午不用上班,在单位里的食堂吃过午饭后便早早回家。

回到家后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出于爱干净的生活习惯,很积极主动地打扫了一下屋子,顺便用洗衣机把积累了两三天的全家人的衣服都洗了。这么一通忙活下来,就是下午2点多。然后躺下睡了个午觉,等醒过来,天色便已一片阴沉。

起床之后,江萍完全没有做饭的心思,就打定了主意,晚上要让林国荣带她和林淼出去下馆子。

所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干脆就坐到家门外,和左右四邻们闲聊一阵。

邻居们最近对林淼一家人的态度越发变得复杂。

一方面他们只要一见到林国荣和江萍,就会下意识地想要巴结两句,但与此同时,这些人暗地里又十分痛恨林国荣和江萍每天没事儿就装逼的恶劣习性。

每当林国荣和江萍有意或假装无意地在他们面前炫富,又或者吹嘘一些街道里的事情,这些街坊邻居们,就没有一个不在心里头恨得牙痒痒的,但偏偏又得装出“你们好幸福、我们祝福你”的样子,假笑得脸部肌肉僵硬,精神分裂得相当痛苦。

只可惜大家明明都这么纠结,可这院子里却一直没有人敢代表正义挺身而出,和林淼他们家正面撕上一波。

因此时至今日,神经大条的江萍依然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和谐的小院里,对个别中年妇女的含沙射影和指桑骂槐也完全没放在心里——只当对方是跟她开了个不那么好笑的玩笑而已。

“阿萍,你昨天给你儿子买了不少东西吧?我早上看你儿子出门,书包都快背不动了,那么多东西,他吃得完吗?”阿芳和江萍冷战了几天后,两个人又恢复了小院姐妹的情谊。

毕竟她没让儿子去学琴,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觉得少年宫的学费确实有点让他们家吃不消。上回在她被气得回了家,事后想起来,反倒觉得是江萍来得及时,帮她省了一年2000块的钱。

“没事,吃不完带回家,都是有包装的,又不会坏!”江萍大大咧咧地回答。

阿芳砸吧砸吧嘴,羡慕又嫉妒地说:“你们对儿子也太宠了,这么宠,容易把孩子宠坏的!”

“谁家里有这么聪明的儿子会不宠啊?我孙子要是也能6岁就上五年级,别说秋游给他多买点零食,天天这么买我都乐意!砸锅卖铁都行!”林淼家隔壁卖螺蛳的老太笑着插嘴道,“再说了,你们家一个月赚多少,人家老林一个月赚多少啊?人家阿荣每年年底都是五六千块的奖金,现在阿萍还在街道里上班,每个月那么稳定的工资,吃饭也不用钱,两夫妻加起来这么多钱,不给儿子花还能给谁花?难不成还给阿荣在外面的小老婆花啊?”

老婆子说完就哈哈大笑。

阿芳也跟着笑了两声,笑声有种暗讽江萍被绿的意思。

可江萍也不知是自以为对老林知根知底,所以毫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还是她的神经已经粗大到能拿来当捆螃蟹的绳子用,她居然也跟着哈哈傻乐,接话道:“他本事大就只管去养嘛!我又不拦着他!”

江萍这种话都出来了,边上一群等着看戏的人想继续发挥都没办法,纷纷退散。

卖螺蛳的老太笑了一阵,没从江萍身上收到意想中的效果,又没话找话地继续道:“阿萍,我看你最近也挺辛苦的吧?白天要上班,每天晚上还要去接你儿子,家里的事情又都是你干的。你家阿荣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真是有福气啊。换了是我,要是也有个这么稳定的工作,我才不给他干这么多家务活呢!”

这话略有点挑拨别人家夫妻关系的嫌疑,但江萍依然十分无所谓,笑着说道:“家务很简单的,每天都把家里擦一遍,家里就每天都干干净净的,打扫起来也花不了多少力气。不过晚上去接我家宝贝倒是真的有点累,少年宫那么远,一来一回路上骑车都要半个多小时。”

卖螺蛳的老太露出一个污污的笑,突然开火车道:“所以晚上回来腰都没有力气,只能靠阿荣一个人动了是吧?”

阿芳听到这种话题,立马就振奋了,打听道:“你们家阿荣能动几分钟啊?”

“唉,你们这些人……”江萍身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已婚妇女,说起这种事,倒是莫名害羞了,起身就回屋道,“不跟你们说了,我回去做晚饭了。”

“跑什么呀!你菜都没买,做什么晚饭啊?”卖螺蛳的老婆子,大笑着不依不饶,“阿荣到底能动几分钟啊?是不是没几分钟能动,不好意思跟我们说啊?”

“说什么?”边上的房里,突然走出来一个人。

林国荣牵着林淼的手,冷冷地瞥了那老太一眼。

老太瞬间就笑不出了,那表情就像小学生在背地里说老师坏话却被抓了现行一样。

“没什么,瞎聊呢。”老婆子尴尬地咧咧嘴,缩着脖子回了自己家。

阿芳也不敢和他对视,尬笑着说了句“回来了啊”,也跟着赶紧走开。

林国荣没追究这些女人的八卦话题,只是依然皱着眉头,教训江萍道:“没事别和这些人说三道四的,有什么好说的啊?”

“跟邻居聊聊天怎么了啊?就你家规矩多,你自己还不是到处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喝酒。”江萍从来都不是吃素的,直接怼了回去。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这些,反正你也是教不会的。”林国荣非要再给江萍定个性,然后才拉着她走进了屋里,关上房门,一边站在楼梯口脱鞋,一边又喜怒无常地忽然变出个笑脸,喜滋滋的模样道,“上来,我跟你说个好事。”

江萍五行属泥巴,人家怎么捏就怎么变。

一听林国荣说有好事,也马上就跟着嘴角一扬,笑眼问道:“什么好事?”

“上来再说。”林国荣把皮鞋一甩,蹭蹭就上了楼。

江萍扭头问林淼道:“宝贝,什么好事啊?”

林淼很实在地回答:“赚钱了,赚了好多钱。”

……

半分钟后,林国荣从西服外套的内兜里,拿出一个被撑得厚厚的信封,交到江萍手里。

江萍两眼冒着光,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沓灰色的四巨头百元大钞,兴奋地数起数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5000块。”林国荣坐到沙发上,得意地翘起了二郎腿,然后说了句实话,“都是你儿子赚的钱。”

“啊?”江萍数钱数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奇怪地看了看林淼,不解地问道,“他……怎么赚的?诶!对了,他今天不是去秋游了吗?怎么会跟你一起回来的?你去学校接的吗?”

我去,这神一般的脑回路!

林淼回答道:“我从码头出来,就被爸接到东瓯日报的大楼了,这些钱是我写书拿的稿费。”

“稿费怎么有这么多啊?上次才不是给了50块吗……”江萍有点难以消化这个事实。

林国荣立马露出很嫌弃的表情,习惯性恶语相向:“什么上次的这次的,上次和这次能一样吗?你说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

江萍白了他一眼,同样没好气道:“对对对,我不懂,你懂,这钱是你赚来的吗?你当我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的本事啊,要不是有我儿子,你知道什么叫稿费吗?”

林国荣被江萍戳中痛处,吭不出声了。

林淼这时终于忍不住道:“我说,要么我们先吃饭,要么就先把钱收起来,你们两个到底在浪费什么时间啊?我晚上还要上课的啊!”

江萍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道:“对了,对了,今天菜也没有买,刚好,儿子赚了这么多钱,我们一家人先出去吃顿好的!”

“别啊!”林淼马上大叫起来,“我辛辛苦苦写了几个月赚的钱,你就打算全都拿来吃啊?”

林国荣马上道:“那你想买什么?我们现在马上就去买。”

“唉……”林淼叹了口气,“买东西就不用了,要不我们装个冲水马桶吧,5000块应该够了。”

说完自己都觉得悲哀。

试问哪个重生者有他惨?

这都混了几个月了,居然连装个冲水马桶的主动权都无法掌握在自己手里……

“装冲水马桶啊……”林国荣有点犹豫,却没有急着拒【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绝。

他虽然不太懂教育,但有一点,却是这个时代一般的家长所比不上的,就是似乎天生就知道该尊重自己的小孩。

林国荣想了一会儿,用打商量的口吻问林淼道,“要不……你看先装个电话怎么样?”

林淼不言不语,摇了摇头,表情十分坚定。

林国荣只能向江萍求援,问道:“你觉得是装电话好,还是装个冲水马桶好?”

“当然是冲水马桶啊!你还想倒几年的粪啊?”江萍带着一肚子的火气,想都不想,就把林国荣喷得一脸晦气。

家庭会议2比1,老林这下彻底没办法了,只能认输。

他把钱往信封里一装,即便没如愿把这笔钱变成他心仪已久的家庭电话,但心情却还不错,笑了笑道:“儿子赚的钱,该怎么花儿子说了算。装个冲水马桶也好,我明天去江北走一趟,先跟我妈打声招呼。不然她回来又要说三说四。”

“你妈老是来来去去的,麻烦不麻烦啊?要么就一直住这里,要么就一直住乡下,搬来搬去的,她这么瞎折腾到底有什么意思。”江萍不痛快道。

林淼听老妈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祖母经常是会回来住的。

楼下中间最黑的两个小间,就是祖母的卧室。

现在那个房间里的床和衣柜都还摆着,当然,粪桶也就放在那里面。

所以只要祖母回来住,家里头的几个人平时上厕所或者洗澡,情况就会更加麻烦,必须得趁着祖母不在家的时候才行。

一家三口说着话,一边下了楼。

5点多了,江萍没做饭,林淼又要赶去少年宫。

所以不出去下馆子也不行了。

出了门,一家人直接打了辆三轮车。

上车之后,江萍才跟林国荣问起了稿费的细节。

林国荣却先把《小院杂谈》要用他的名字发表和出版的事情跟江萍说了一下,江萍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也并不怎么感兴趣,然后林国荣才说起了稿费的来源:“《东瓯日报》有钱,他们编辑部的人觉得这次写的东西质量很高,就没有按字数来给钱,是按篇算的。一篇给200块,阿淼写了23篇,4600,接下来还要写篇什么……”

“序言。”林淼道。

“对,写篇序。”林国荣继续道,“这篇序就按400块来算。加起来一共是5000块。”

江萍听完,就抱起林淼往死里亲,不住道:“宝贝!真是妈妈的好儿子!”

林淼拿出纸巾,想擦掉脸上的口水,但想了想,又放了回去,肯定还会有第二波的……

果然,林国荣又继续道:“还不止这些呢,出版社的人说了,等这本书出版之后,我们还有分成可以拿的,每卖出一本,我们就能提成2毛钱。”

“2毛钱有什么意思?”江萍不屑道。

“我就说你什么都不懂吧?”林国荣立马借机损了一句,然后大声解释道,“卖出1本,我们拿2毛,要是卖出1万本呢?10万本呢?”

“10万本是多少?”江萍回过味来了,眨了眨眼。

林淼道:“2万?”

“2万?!”江萍尖叫大声。

“吵什么呀?”林国荣一伸手,捂住了江萍的嘴,严厉斥责道,“财不外露懂不懂?你叫这么大声,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啊?”

前面骑车的车夫终于忍不住露出一脸日了狗的表情。

你们一家子这特么都说了半路了,现在倒想起来要低调了?

还有明明是你儿子写的东西,结果却用你个狗日的名字发表——呀呀呸的,臭不要脸!

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钱怎么都让你们这群臭不要脸的人给赚了?!

三轮车夫怀着满腔的恨,把车子蹬得飞起。

十几分钟后,三轮车在西城街的小饭馆门前停下。

车夫收了钱没马上走,目送着林淼一家三口走进饭馆。

他看着林淼那幼小的身影,微微皱着眉头,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车夫半天没想出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只好摇摇头放弃思考,调转车头往回骑,心里一边嘀咕:“还是有文化好啊,写几个字就能赚那么多钱,老子当年要是能把小学读完,现在就不用这么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