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三百零一章 代课老师(上)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晨曦透过枝桠的缝隙,在路面上洒下斑驳的亮点。老狄蹬着自行车,三十岁依然不改少年心性地玩着车铃铛,一路丁零作响,迎着微风从弄堂里出来,穿过狭长的蛟龙巷,来到四中门前,浑然不顾校门口那块停车步行的警告牌,径直骑过校门,进了学校。

看门的董大爷不爽地看着公然不给他面子的老狄的背影远去,听着学校里头隐隐传出的歌声,双重恨屋及乌地皱了皱眉头,再抬眼看一眼时间已经指向7点58的挂钟,面色不善走出传达室,关上了学校的大门。

老狄蹬着车往学校的停车场去,很快就听清楚,从教学楼方向传来的合唱旋律,是这两年火遍全国的《吻别》。但吊诡的是,歌词居然全都用英文字母代替了,但他上一回听人唱英文字母歌,曲子明明是《一闪一闪亮晶晶》……

“还能这么玩儿?”老狄嘴角一弯,觉得外国语招来的老师,确实有点意思,想不到除了他之外,还能有其他老师也这么不拘一格、打破常规,看来还是小瞧了天下英雄。

他把着车头,拐了个弯,麻利骑进停车场,停车挂锁,然后脚步匆匆出来,小跑朝教学楼走去,很好奇地想知道知道,带着学生用香江流行歌曲套英文字母表的,到底是哪路大神。

此时初一(1)班的教室里,满屋子的小孩已经集体失控。

林淼搬了自己的椅子,大逆不道地爬上讲台,挥手打着节拍,毫无廉耻地大喊:“把你们的手举起来!ABCDE~FG~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HIJK~LMN~,已经陌生不会再像从前!”

台下刷刷举起几十只胳膊,摇成一片,声势浩荡:“OPQRS~T,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UVWXYZ,都那么的明显!Take-me-to-your-heart,take-me-to-your-soul~”

来到教室门口的老狄,被教室里火热的气氛一感染,差点跟着一起唱出来,然后再抬眼一瞧正站在讲台上搞风搞雨的小豆丁,顿时就傻了眼。

这特么……什么情况?!

老狄满心的好奇,当场化成了一脸懵逼。

学校的铃声响起,正从楼上下来,要给二班上语文课的朱彤筠走出楼梯口,发现老狄站在一班门口挺尸,不禁上前问道:“狄老师,怎么了?”

老狄默然指了指屋内。

朱彤筠转过头定睛一看,教室外的一脸懵逼,就变成了二脸懵逼……

歌声久久不散。

没一会儿,林淼他们班的教室外,就站满了人。

外国语初中的老师们,除宋佳倩外集体出动,十几脸懵逼地站在屋外看戏。

出门给老板打了十几分钟电话的姜胜善回来,一瞧援兵到了,顿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拉住一个初二的英语老师求救道:“方老师,你早上有没有课?”

“没啊……”方老师忍着笑,指着教室里头已经开始改用“不要问我太阳多高”唱字母表的学生们,问姜胜善道,“姜校长,这些孩子怎么回事?他们班的老师呢?”

“别提了,你没课就先代一节吧,我回头再跟你说。”姜胜善着急说着,匆匆走进教室,大声打断道,“同学们!这节课先请方老师给你们上,那个~林淼,你先下来!”

姜胜善一喊,教室里欢快的歌声总算消停。林淼低头看了眼落差不小的椅子,心想果然上山容易下山难,果断向姜胜善伸出双手,张开怀抱,“太高了,你抱我一下。”

话一出口,教室里里外外,又是一片止不住的狂笑。

姜胜善哭笑不得地把林淼抱下来,说也不是,骂又不敢,只好先把围观的老师们打发走。又过了一会儿,等亲自把林淼这个不安定因素安顿好,亲眼看着方老师开始上课,她才终于稍微放心一些地上了楼。

大清早忙得心力交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姜胜善瘫坐在椅子上,半天才缓过来。

外国语初中的学费,那可是一年一万!出了这种教学事故,别说是宋佳倩了——如果真有家长闹起来,就算是她这个校长,搞不好也要滚蛋。

“怎么搞的……”姜胜善有点腿发软地站起来,走到文件柜前,翻出了宋佳倩的人事档案。

去年招人的时候,她的步子迈得稍微有点大,现在看来,果然是扯到蛋了。

但姜胜善觉得,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她。毕竟招人的时候,身为学校管理层三把手的朱彤筠也在场,对宋佳倩这个年轻人,朱彤筠甚至比她还要看中。

姜胜善叹了口气,翻开了宋佳倩的档案材料。

档案上的宋佳倩,照片比本人稍微好看些,属于比较上镜的那种,而她的履历,又比照片更好看。曲江大学的硕士,本科是师范毕业,研究生是英语专业,而且专八也过了,本科阶段实习期的记录,用人单位给了全优的评分,还拿过瓯师的优秀学生干部——虽然没什么用,但也是锦上添花的加分项。再加上她面试的时候表现也不错,各种条件综合起来,姜胜善在朱彤筠的坚持下,才先斩后奏,跳过吴宁祥录取了她。录取当天,就签了就业协议,足足两年。月工资是这个年头很罕见的3000元一个月,比瓯医的许多王牌教授都高。不过这件事,倒不是姜胜善能私自【威尼斯人注册地址】决定的,而是外国语初中的工资制度。

按吴宁祥的想法,这叫千金买马骨。

不但宋佳倩这种新人能拿这么高的工资,事实上所有被外国语初中挖来的老师,每一个工资都不低。月工资最高的一位,甚至达到了4000,就是教林淼他们班数学的华慈杰。

这么一算,外国语初中光是每个月的教师工资支出,就达到了六七万。不过吴宁祥的产业,也不仅仅只局限于这一所学校而已,而且只要学校能拿出实打实的成绩,这点钱,早晚都能分分钟挣回来。姜胜善对学校的资金实力毫不担忧,只是现在,具体到宋佳倩个人的话,还是有那么点小纠结。

学校和宋佳倩签的,是正式工合同。

如果现在要开除的话,需要赔偿她2年的工资,也就是七万二……

但问题是,这逼正式上岗,才刚特么两天啊!

姜胜善揉了揉脑袋,想起开学前开会的时候,吴宁祥责怪她跟宋佳倩的签约时间太长,还说年轻老师虽然有朝气,但未必适合外国语初中,还是宁可从别的学校,挖有经验的老教师过来比较稳妥。姜胜善想到这里,又叹了口气。老板一语成谶,确实英明,可这个黑锅,到底要由谁来背呢……

开除是不可能开除了,明明宋佳倩就是犯错的主体,总不能让她这么轻轻松松拿了一笔巨款就走,但安排岗位的话,这个愣头青显然不适合再继续当老师啊……

到底该怎么处理才好?

姜胜善想得脑壳疼,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吴宁祥挺着大啤酒肚,一脸无语地走进来。

姜胜善急忙起立,吴宁祥摆着腕不耐烦道:“坐下,坐下,现在知道我不会错了吧,怎么教书、怎么办学校我是没你懂,怎么用人这种事,你十辈子也比不上我!”

吴宁祥往姜胜善办公桌前的沙发上一靠,两百多斤的肉,一下子就把沙发的坐垫坐得陷了下去。他喘着气掏出香烟和打火机,不理会姜胜善对烟味的敏感,点起一根,深深地嘬了一口,吐出两道长长的青烟,才眯着眼道:“你知不知道,老林他儿子,昨天就给他打电话了?”

姜胜善一怔:“林主任?西城街道那个林主任?”

“不然还能有谁?”吴宁祥道,“老子昨天被吓得晚上差点硬都硬不起来了,你说老林要是知道儿子在我们这里被哪个不长眼的煞笔欺负了,我们这学校还开不开得下去?老子为了开这所学校,前前后后花了多少钱你知不知道?妈|个|逼|的,那个煞笔叫什么名字?”

姜胜善硬着头皮回答:“叫宋佳倩。”

“开了!”吴宁祥二话不说。

“老吴,不能开啊,她才上班2天,现在开掉,要赔两年的工资,我们这个合同做得是很正规的,要是赖账,她上哪里告都是一告一个准,学校的名声也得受影响。”姜胜善一边说着,忙把手里的档案递过去。

吴宁祥眯着眼接过档案一翻,扫了眼就业协议,又骂骂咧咧地放了下来,“妈|逼|的,怎么搞的,以后再招人进来,至少先搞一个月的试用期。这种第一天就出问题的精神病,妈的还曲大硕士……我硕她妈!”

姜胜善硬着头皮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处理?”

吴宁祥皱眉道:“课是肯定不能再让她上了,要是老林的儿子不痛快了,我们全校都别想痛快。这样,你先在学校里找个老师代课,我们抓紧再招一个,那个煞笔你让她先教点别的副课……”

“副课也有人了啊,美术和音乐课都找了瓯大的老师过来教了,一节课300块请的,钱都给了,总不能白花啊。”姜胜善说得愁眉苦脸。

“操,那你自己想办法吧!反正这件事,就他妈一个原则,别让那个煞笔上课!别让煞笔闲着!别让那个煞笔太舒服!”吴宁祥烦躁地吼道,随手把烟头扔在地上一踩,起身道,“我去看看老林家的孩子,你中午找孩子谈谈,以后中午吃完饭,就让孩子到你办公室里休息,教室里怎么睡啊?”说着话,就出了门。

姜胜善愣了半天,急忙翻出几个班级的课表。

校对了一番后,又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学校现在一共就2个英语老师,方老师代课的话,根本忙不过来。

可现在这个时间点,全市都刚开学。

这个节骨眼上,她上哪儿挖英语老师去?

“妈的……”向来文质彬彬的姜胜善,想到这里,忍不住也骂出声来,“臭|傻|逼!老娘被你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