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深仇大恨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早上最后一节语文课波澜不惊,只是开场白略显蛋疼。

教课的朱彤筠面带微笑恭喜全班正式告别童年,今日起喜提通向高中的痛苦大礼包。然后恐吓完毕,就开始一本正经上课。相比起宋佳倩的废话连篇和老狄的不拘一格,身为学校教务处主任的朱彤筠,上课的风格明显就稳了不止两个档次。语文课开场就是名篇《桃花源记》,40分钟不到的功夫,朱彤筠信手拈来将400字出头的文章,从头到尾、信手拈来地安排得明明白白——当然这个安排明白,仅仅只是指泛读和粗略的解释,对课文中涉及到的主谓宾定状补的语法、词性之类的教学,还是得慢慢来。

毕竟语文靠积累这句话,真不是随口胡说的。

下课铃响,一上午的课总算结束。

朱彤筠没急着走,而是告诉林淼他们,学校已经准备了午饭,以后午休时间,没有特殊理由不许出校门,所有人午饭后只能留在教室里午休。下午的上课时间是一点半,不分时令。

“啊……”教室里不禁哗然了一阵。

这仿佛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只要老师宣布某件事情,或者是某个新规矩,一部分人就必须表示一下惊奇。虽然那些啊啊叫的孩子自己也未必真的明白,新规矩到底碍着他们什么了,但是既然大家都啊啊叫了,自己要是不跟着一起叫,实在就显得太特立独行。

好在外国语初中的孩子们,大多都是偏理智的,骚动了七八秒,就自觉安静下来。

朱彤筠微微一笑,打开教室的门。

“走了,老师先带你们认个路。”朱彤筠一边说着,就款款走到林淼跟前,把林淼从椅子上抱起来,巧笑嫣然道,“林淼,语文难不难啊?”

林淼卖着萌把头往朱彤筠肩上一靠,不忘初心地奋勇装逼,轻叹道:“唉,不比当年我爸抱着我从楼上走到楼下就能背会一首唐诗的状态了,刚才教的,只能勉勉强强记住仈Jiǔ成吧,背得还不算太熟……”

朱彤筠明显身子一硬。

从后面跟上来的张雪茹闻言,更是惊得大叫起来:“林淼你变态的吧!”

不想刚喊出口,朱彤筠倒还笑盈盈的,从隔壁教室里走出来的宋佳倩,却立马就拉下了脸,对着张雪茹道:“乱说什么呢?有这么说同学的吗?”

“我没有……”张雪茹又急又恼。

朱彤筠可不是宋佳倩这样的愣头青,知道自己的饭到底是哪儿来,忙打圆场道:“宋老师,小孩子之间开玩笑嘛,关系好才这样呢!”

“关系好也不能乱说话啊……”宋佳倩依然没好脸色,不过看在朱彤筠的面子上,也没再继续和张雪茹纠缠。

张雪茹转过脸去,翻了翻白眼,径直走下了台阶。

这时隔壁二班的人也陆陆续续出来,雷瑞瑞走出二班的门,见到被朱彤筠抱在怀里的林淼,朝林淼笑了笑。林淼对雷瑞瑞咧咧嘴,示意朱彤筠把他放了下来。

林淼几步小跑,跑到张雪茹身旁,拉住她的手。

张雪茹一愣,随即就把林淼抱起来,嘟着嘴道:“小叛徒,都不替我说话……”

“小茹茹,你是了解我的。身为一个肤浅又无情的男人,我从来不跟长得难看、身材还差的女人说话。”林淼说着,转头看看身后,见离大部分隔了十几米远,放心继续道,“我都跟你说了,那人就是个煞笔,煞笔不会有好结果的……”

张雪茹依然气愤难抑:“她就是脑子有病!”

林淼继续好言相劝:“就是嘛,大家都看出来了,你跟一个脑子有病的计较什么呢,气坏了身子,影响发育啊。”

“屁……”张雪茹微微红了脸,总觉得发育这个词下流又猥琐,否认道,“你才要发育了……”

林淼很惆怅道:“唉,我也想啊……”

两个人跟大部队隔着十几米走着,绕过半个校园,片刻后便来到了位于小学大门旁的食堂。

食堂的大门才刚刚打开,里面没开灯,显然也没有期待中的午饭。

林淼正奇怪中午要吃什么,就见传达室的老头黑着脸开了校门,让一辆小面包车从外面开了进来。车子缓缓驶近,在食堂门口一停。三个年轻人从车上下来,手脚麻利地打开车后门,从车上搬下来几个大泡沫箱,然后抱着箱子,快步从林淼他们跟前走了进去。

几十个孩子鱼贯走入食堂。

不知是谁开了灯,食堂天花板上的灯一亮,屋里的视线顿时好了不少。

送饭的伙计们,从泡沫箱里拿出成捆成捆的塑料盒子。

许风帆走到林淼身旁,小惊讶道:“吃快餐啊,这么高档?”

九五年这会儿,东瓯市的一般家庭都会尽可能地在家里吃饭。

在外面吃的话,顶多也就是吃一份两三块钱的面条、炒饭。

所以在普通人家看来,所谓的快餐,确实还是挺好的东西——三菜一汤或者四菜一汤,用料足,味道基本也都过得去,尤其是几个菜被分装进几个小格子的卖相,感官上就让人觉得和自己平时吃的饭不大一样。一份快餐,便宜【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的四五元,贵的七八块,个别家里条件不好的孩子,别说是吃,甚至可能到小学毕业,都不见得能知道,真正的快餐盒长什么样子。

两个班级的孩子,很快泾渭分明地坐成两团。雷瑞瑞跟新同学还不熟,就坐到了林淼身边,许风帆、朱佩慈几个奥数队的熟人,也都跟着凑了过来。

几十份盒饭,没一会儿就被送到了每个孩子面前。

林淼打开盖子,一瞧饭盒里装的东西,满意地点了下头。

一个巨大的狮子头,一份黄豆芽炒海带,一道居然能看到排骨的冬瓜排骨汤,还有大概五六只清蒸的虾,两荤一素一汤,饭也装得满满当当,压得很实。

“老板是个实在人啊……”林淼由衷夸赞了一句。

正要低头开动,身后突然探过来半个身子,姜胜善笑着问:“淼淼,你爸说你饭量大,这些饭够吃吗?不够吃还有。”

“嗯,够。”林淼萌萌地点点头。

姜胜善笑了笑,摸摸林淼的头,才转身朝远处走去。

林淼几个人顺着姜胜善的背影望去,发现学校的老师们在更远处坐了一桌。

宋佳倩正拿着手帕,一脸嫌弃地擦着自己跟前的桌面。

雷瑞瑞突然压低声音,偷偷摸摸地小声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宋老师可能这里有问题……”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张雪茹顿时激动得两眼冒光,问道:“你们班也这么觉得?”

雷瑞瑞嗯了一声,随即又哭丧道:“怎么办啊,还有三年呢……”

话没说完,斜对面就传来一个丧到不行的声音。

彭二月低着头,看着盒饭,眼里噙着热泪,满脸想死的表情,自言自语地嘟囔道:“三年啊,又是三年……我小时候我爸就骗我,说只要读完三年就可以,没想到读完三年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都快十年了啊大哥,再这么读下去,我都要成三好学生了!”

彭二月念完,胖胖的手猛在桌上一拍,紧接着抄起筷子就呼呼往嘴里扒饭,吃得泪流满面。

林淼几个人面面相觑。

狗日的,不过就是上个学而已啊……

至于这么深仇大恨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