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劳动人民不值得同情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夏日午后,阳光正好。

林淼吃饱喝足,懒洋洋地靠在三轮车并不干净却足够舒适的皮革软座上,身前抱着自己装满各种超出七岁小孩日常所需物品的小书包,晕晕欲睡。

李晶晶坐在一旁,手里提着一大袋子的鲜荔枝,心神略微不宁地时不时转头看一眼挂在三轮车后的自行车,因为体力极好的三轮车夫一路拒绝减速,蹬踏板蹬得飞起,居然在这大火热的天气给生生带出一丝微风来,让她很是担心自己的自行车会被从三轮车后板上颠下来。

被蹬得飞起的三轮车,很快便过了瓯城路,拐进西城街。

西城街街口,一棵过不久就要因为马路翻修被移走的半大榕树,遮挡住阳光,辟出一片面积不小的树荫。车子从树荫下经过,四周的温度陡然一降。闭目养神的林淼,下意识睁开了眼。

“这么神速?”林淼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三轮车夫,见他已经蹬车蹬得浑身湿透,一整条白背心整个儿贴在了背上,心里不由地微微怅然了一下。

小老百姓过日子不容易。

要是能有更好的活法,谁愿意顶着烈日酷暑、风霜雨雪一年到头不间断地出来卖苦力。尤其像这种纯粹卖体力的,等年纪大了,也不知他们要靠什么过日子。

反正社保肯定是指望不上的……

“唉……”林淼轻轻一叹。

李晶晶过分敏感地转头问道:“我说少爷,你又怎么了?”

林淼自动过滤掉李晶晶使用的称呼,淡淡然回答道:“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坐三轮车会比做出租车舒服。”

李晶晶的表情显得很不感兴趣,可又顺着林淼的话追问:“为什么?”

“因为剥削感带来的快乐。”林淼微微一定神,慢慢说道,“剥削的本质,其实就是通过利用制定规则,来合法合理地低价购买他人的劳动时间和劳动力。

从这个层面看的话,出租车司机本身付出的劳动时间和体力其实是很有限的,多数时候我们付给他的车费,其实并不是在为他的劳动买单,而是在为他的生产资料买单。而且出租车的收费规则,又是由出租行业的既定规范所决定的,所以事实上我们乘客面对的是一个卖方市场,处于绝对经济上的弱势地位。因此我们付出的车费,实际上也必定多于乘坐出租车的实际成本。简单来讲,就是虽然我们花钱买了服务,可其实受剥削的人是我们这些乘客才对。

但坐三轮车就不一样了。

三轮车本身的成本其实很低,整个三轮车行业也没有固定的行业标准,所以每一个三轮车夫,确实都是在出卖自己的个人劳动力。多数情况下,我们付给他们的车钱,只能勉强和他们的劳动量持平,少数情况下,还要少于他们应有的劳动所得。因为总有很多客人喜欢讲价,进一步压缩这些本小利薄的三轮车夫的收入空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坐三轮车的过程,其实就是我们在剥削三轮车夫的过程。

你说一个是被人剥削,一个是剥削别人,感觉是不是完全不一样?”

“是吗?”李www.beritatribun.com晶晶天真得很,居然真的皱起眉头,露出一脸认真思考的模样。

利用行业规则合法低价购买他人的劳动时间和劳动力……

这个说法听起来,好像比政治课本上写的都要到位啊……

她转头看林淼一眼,看着林淼幼嫩的面庞和,他因为躲避日光而微微闭起所以显得莫名深邃的眼神,心里不由默默佩服地想道:“原来这就是神童真正的样子……”

不料心里正念着,林淼紧接着又来了句:“当然了,也不排除是因为我讨厌汽油味,有时身体不舒服,偶尔还会晕个车什么的,所以才觉得坐三轮车比坐出租车舒服。”

李晶晶沉默片刻,暗暗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特么到底是有多好骗……

“停车!停!”李晶晶正为自己的幼稚感到屈辱和悲愤时,林淼突然大喊了一声。

三轮车夫忙脚踩手刹,把快速行驶中的车子踩停。

车子一停,林淼二话不说就背上书包,拿着雨伞,跳下了车。

李晶晶生怕林淼乱跑出事,着急喊道:“诶!你去哪里啊?”

林淼头也不回朝街对面走去,大声回答道:“阿姨你先回去吧,我看到个朋友!”

李晶晶一愣,接着便眼见着林淼走进了一家小商店。

她心想反正都到西城街了,就这片地方上,连路边摆摊的小贩养的狗,见了林淼都知道这小孩它惹不起,林淼要是能在这里出什么事,那才叫见了鬼。

微微定了定神,李晶晶又安然坐回去,对三轮车夫道:“走吧。”

三轮车夫嗯了一声,默默继续蹬车,载着李晶晶远去。

另一头,林淼走进店里,张嘴就甜甜地冲着正在店里头,带着一个瘦竹竿买冰棍的中年阿姨喊了声:“阿姨!”

许风帆和他妈转过头来。

许风帆的表情明显一变。

“你回来了?”许风帆有点别扭道。林淼出门去京城前,他刚刚跟林淼断了交。这会儿好像太热情不好,但完全不跟林淼说话,又貌似显得他太小气……

许风帆的妈妈就没这顾虑了。

许久不见林淼,她笑呵呵地摸了摸林淼的头,一脸慈爱地问道:“淼淼,你去哪里了啊?我家风帆都找不到小朋友玩了!”

“妈~”许风帆一脸蛋疼得不行。

这种话在私底下说也就算了,可现在在人家店里,他一个一米六多的半大小子,和林淼这个坐公交车都不用买票的小孩,怎么就成关系那么好的朋友了?

我特么很尴尬的好不好!?

许风帆心中怒吼,再一看店里的老板,脸上果然挂着诡异的笑容。

“我去京城了。”林淼笑着回答许妈妈,转过头,又对许风帆道:“风帆,来我家玩啊!”

许风帆尴尬地愣着不说话。

许妈妈没好气道:“阿帆,淼淼跟你说话呢!”

许风帆无奈,只能装着淡定,问林淼道:“现在啊?”

“是啊!走吧!”林淼跟招呼宠物似的,先出了门。

许风帆跟上林淼,走出令他尴尬的小店,想缓和气氛地随口问了句:“你去京城干嘛了?”

然后林淼给了个见面暴击:“你不是知道的吗?去看我家莉莉啊!等再过十年你有了女朋友,就会懂我的心情了。”

许风帆顿时一口鲜血上涌。

妈个蛋!老子为什么这么贱,要原谅这个小兔崽子?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西城街道办事处门口,李晶晶下了车,那三轮车夫笑盈盈地帮她把自行车从三轮车后板上取下来,张口就道:“六块。”

李晶晶眉毛一挑:“不是四块钱吗?”

三轮车夫振振有词:“刚才那个小孩不是说你们剥削我吗?领导,你们不能这么知法犯法啊!”

李晶晶:“……”

几分钟后,三轮车夫带着六块钱的车资翩然离去。

李晶晶站在街道门口,南方的艳阳天里,内心大雪纷飞。

劳动人民不值得同情。

傻逼更不值得同情。

小屁孩,明天必须打死……

————————

羊总的新书《球霸的黑科技系统》昨日上架,首订两千,质量有保障。喜欢篮球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