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纯良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晚饭过后,林淼一行人去故宫转了一圈,只是没等参观过几处大殿,才只看到空荡荡的金銮殿里被八国联军坐过的硬得硌屁股的龙椅,就被工作人员礼貌地请了出去。

不过好在同行的两个大人外加两个小孩,都对历史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老林纯粹只是想领着林淼到处走走,开开眼界,长点见识,顺带多些和秦晚秋说话的机会。林淼则是爱纯理论多过热爱具体的知识本身当年那些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的往事,向来激荡不起他那颗庸俗的心,满脑子只想拿学识套现的林淼,如果哪天非要死啃某块历史的硬骨头,动机绝对不会是想“为往圣继绝学”,卖不了钱的学问,林淼宁可不去学。

毕竟人生那么短暂,如果所做的努力既看不到眼前收益,也不确定将来是否有转化为金钱的可能,那么这种努力,对林淼来说,真的太没有说服力。

秦晚秋抱着洛漓,带着些许感概从故宫里出来,轻声说下次有机会还要带洛漓过来二刷。

林淼看得出来,秦晚秋基本完全的懂清宫的建筑文化格局。那些大殿因何而建,为谁而建,背后又蕴含着什么样的文化根源以及怎样的文化内核,她一概都不知道。她只是跟所有盲从的游客一样,只觉得这地方出名,以为多逛上一圈,就能得到某些收获。

正如她从不晓得《小院杂谈》和《僦居发微》背后的真相,仅仅只是林淼前世苦熬出的刀笔功夫,以及略微领先这个时代的审美水平,却在一番浅显的阅读之后,便在市场的推波助澜和助纣为虐下,对老林的“才华”产生了错误的崇拜。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所有一切历史的真相,归根到底就是一群强烈向往着吃香喝辣生活的俗人,在某个特定时刻拍了脑门,然后又有一大群不带脑子的货跟着一起乱来的结果。什么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明明就是人民群众跟风乱炖的,只要饭管饱、钱管够,跟谁混不是混啊……”林淼在心里嘀咕着很不唯物的扭曲历史观,然后一抹额头,擦去满头的汗。

京城的夏天,随便在路上走两步就浑身湿透。

秦www.beritatribun.com晚秋抱着洛漓热得不行,几分钟后坐进老林的车里,终于还是没能狠下心来拒绝酒店淋浴系统的召唤,先回家拿了母女俩的换洗衣物,然后跟老林去了酒店。

一家人似的进了同一间大套房,秦晚秋略显不好意思地带着洛漓一起进了浴室。

当浴室里的冲水声响起,老林明显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烦躁。

林淼几乎可以确定,要是此时此刻屋里没有两个小孩,以老林的自制力,今晚绝对要干出违法犯罪的事情来。好在幸运的是,两个孩子成了保险,成功抑制住了老林的兽性。

老林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着,熏得满屋子都是尼古丁。

林淼忍不住打开窗户,把屋外的空气放进来,并开始找话题转移老林的注意力。

“爸,京城的房价,以后至少能涨十几二十倍啊……”林淼坐到老林身旁,神棍似的说道。

老林心不在焉地掐灭才抽了不到半根的软中华,漫不经心地跟林淼抬杠道:“你知道京城现在的房价是多少吗?莉莉家租的那个院子,我找院子里的那个老头问过,现在一个平方是四千,你说二十倍,那以后就是八万块一个平方。什么材料做的房子能卖到八万块一个平方?

你知道当市长的一个月才多少工资?你知道咱们东瓯市现在最挣钱的企业,一年才有多少利润?几万人的大工厂,一年净利润能有一千万就了不得了。八万块一个平方,一千万才能买一百多平方,几万人辛辛苦苦干一年,老板还要担风险,结果到头来连京城的半个破院子都买不来?以后京城的房价要真涨到这个价,那得通货膨胀成什么样了,老百姓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哎哟,我去,老林最近有长进啊!

林淼对老林有点刮目相看,不由问道:“爸,你什么时候懂这些了?”

老林呵呵一笑,摸了摸林淼的脑袋瓜:“你别小看爸啊,爸现在怎么说也是个街道副主任,督办一个市重点项目的。现在湖滨路那块,看起来没东西在里头,可里外里算下来,工程也有好几个。将来等园区建成了,该怎么招商引资、怎么把钱从那些老板兜里掏出来,里头全都是学问。经济这种事不说一通百通,不过道理总是差不多的。无非是看有多少人能从里头赚钱,赚来的钱大家又该怎么分,你把这个钱算清楚了,有的是人能替你把事情办好。”

林淼听得不住点头,老林这种野蛮粗暴的土产经济思维,虽然话糙得一匹,却是实打实的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直指人性的要害。

林淼消化了两秒,干脆顺着老林的话,用他的思路道:“爸,我师父也说可和你差不多的话。他说京城和沪城的房价都要涨,是国家发展的趋势。现在国际环境宽松了,美国人也想赚中国的钱,中国早晚要加入世贸组织。等中国的进出口渠道一打开,中国的劳动力优势马上就能发挥出来,到时候国内经济一上去,不管什么行业,就全都需要资金。

但是国家要是乱发钱的话,又容易搞出通货膨胀,那上面不就得想办法啊,要既让经济活跃起来,又不能让过多的货币在市场上随便流动,那多出来的钱,是不是就像水一样,得想办法给它找个蓄水池,不让它到处乱流?那你说什么东西,既能让资金有去处,又能刺激经济,还能最大可能地控制通胀?”

老林听林淼一通神侃,脑子里那点土产经济学就完全派不上用场了,眨巴眼懵逼道:“什么东西?”

“当然是房地产啊!”林淼跟老林讨论几千亿大生意似的,敲沙发道,“市场缺资金,上面就要印钱,这样老板才能贷到款,全国各地的生意才能运转起来,这样整个经济也就跟着发展起来了,对不对?”

“嗯……”老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林淼继续道:“老板们赚了钱,那就得花。但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上,这些钱其实就是纸,印出来是为了推动经济发展。现在既然老板们把生意全都做起来了,行业也发展起来,就业问题也解决了,这些钱再放在老板们的手里,让他们到处买买买,再把钱流到普通小商人和小老百姓的手里,那就是全国上下一起买买买,但是国家的生产力又还有限,兑换不出那么多的物资,这样一来货币供大于求,是不是就通货膨胀了?所以国家是不是得想办法,让大大小小的老板们先别冲动,先别急着到处把钱花到不该花的地方去?那怎么稳住老板们?当然就是想个办法,让老板们把这些钱投到别的项目里头。什么项目?造房子啊!”

老林虽然完全跟不上林淼的思路,但还是装出深度思考后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样子,眉头紧皱地点头叹道:“哦……”

林淼继续逼逼:“你看搞房地产有几点好处,第一,直接推动旧城改造,地方政府只要把地划出来,卖给那些手里有钱又没地方花的老板,自己什么都不用做,一两年下来城市面貌就能有大改观。那些商品房扎堆地建起来,是不是比天机巷那些破房子好看多了?这是什么?这是政绩啊!跟西城街道的湖滨路项目,是不是一个道理?”

老林这下终于眼睛冒光,连连点头道:“诶,这话有道理。”

“不光是有道理,主要这么一弄,对大家都好。你看老板拿了地,盖了楼,是不是要卖?那卖给谁,当然是卖给那些有钱的,还有那些拆迁户。拆迁户的钱哪里来的?政府收了他们的地,是不是该给钱?那政府给老百姓的钱哪里来的?不就是老板们买地的钱?那你看这些钱从头到尾饶了一圈,楼建起来了,老百姓有新房子住了,地方政府出成绩了,老百姓拿了钱买房,钱最后全都流到房子里,通货膨胀的情况也被控制住了。这中间的过程,国家的水泥、钢筋这些产业也全都能发展起来,带动整个国家工业体系的发展。”林淼越说越远。

老林却突然开了窍,提了一个很正经的问题:“老百姓的钱怎么就到房子里了,他们不是跟老板们买的房吗?钱应该是饶了一圈,最后都到老板们手里了啊!”

林淼微微一顿,看老林的眼神,变得异常犀利,轻声问了句:“爸,你说猪养肥了,是不是该宰掉啊?”

老林像是没完全听明白,可又瞬间品出了其中的意味,心头猛然一颤。

林淼继续道:“老板拿地盖楼再卖掉,政府能卖的地只会越来越少,这生意越往后做,成本就会越高,资金就会越来越集中到少部分人手里,因为拿不出本钱的人,早就做不下去了。到时候如果能有新兴产业起来,市场有用得着钱的地方,这些额外的钱刚好能派上用场,也省得再多印钞票,要是新产业起不来,经济遇冷,多出的钱放在少数的人手里,那些一路靠拆房子、卖房子上来的老板,你说他们的屁股,有几个是干净的?国家要处理这些多余资金,到时候是不是就是动动嘴的事情?”

老林这话算是听进去了,脸色震惊道:“这么说来,搞这个房地产,早晚有人要死?”

林淼道:“死不死不好说,不过这些钱,国家早晚是要处理的。”

老林听得两眼发直,小声嘀咕:“你梦里那个师父,他是能往后算五百年啊……”

“谁跟你说是梦里那个师父跟我说的?这些是老郭教我的!”林淼随口甩锅。

“老郭教你这些?”老林顿时惊讶得不行,“他不是搞新闻的吗?”

“爸,你这就狭隘了啊。天下权贵是一家,学术是有界限的,但知识和信息是没有界限的,像我师父那种档次的,不懂这些才奇怪了!”林淼掷地有声,“反正我师父就一句话,将来二十年内,房地产肯定要要起来,做的人多了,炒房的肯定也多,哪里的人兜里钱多,哪里的房子肯定就贵。咱们不想当猪又想赚钱的,要发财很简单,赶上这趟车就行了。

人家还没买房的时候咱们赶紧买房,人家买一套的时候咱们买十套,买的越早,赚的越早,买的越多,赚的越多。你要是实在觉得不稳,你就这么想想,就算房价不涨,那也不该跌吧?咱们多买点房子收房租,以后你和我妈退休了,整天什么事都不用干,房租收得都是退休金的几十倍,那样的日子,不比我辛辛苦苦写书卖钱强?”

老林听到这里,终于动容了。

他低着头安静了半天,沉声道:“这话说得也是,咱们家也不能靠几本书吃一辈子……爸明天再找人打听打听,京城的房子现在也不便宜,要买也得货比三家才行……”

林淼一脸孺子可教地点点头。

卫生间的房门这时打了开来。

老林抬头望去,只见秦晚秋一身短袖长裤,抱着洛漓从卫生间里走出,湿漉漉的头发挂在肩上,刚出浴的肌肤洁白胜雪,脸上还透着一抹醉人的红晕。

“林老师……”秦晚秋轻声细语。

老林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看秦晚秋的眼神里,已经多出了一分掩藏不住的露骨。

秦晚秋被老林看得当场就想报警,但转念一想自己就是警察,总算又找回镇定,她放下洛漓,微笑道:“林老师,莉莉就交给你们照顾了,我先走了。”

老林忙道:“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太麻烦你了,我坐公交回去就行。”秦晚秋摆明了防着老林。

老林却依然坚持,一脸微笑道:“没什么麻烦的,来回也就半个小时,走吧。”一边说着,就伸手去拿自己的外套,半点不容拒绝的样子。

洛漓走到林淼身旁,身上带着肥皂的香气。

她轻轻拉住林淼的手,却仰头看着秦晚秋。

林淼急忙喊道:“爸!姨姨反正都过来了,干脆给她开间房好了,明天早上我们还能一起去**看升国旗。”

老林一怔。

秦晚秋却异常机警,略一犹豫,就一口就答应下来:“也好。”她走到洛漓身旁,把洛漓抱起来,笑着问道:“莉莉,妈妈晚上不走了,咱们一起住酒店好不好?”

洛漓高兴地点点头,又指了指林淼。

秦晚秋笑道:“好,好,淼淼跟我们一起睡。”

洛漓一笑,扭了扭小身子。

秦晚秋把她放下来。

小丫头一落地,不声不响的,一只手拉着秦晚秋,一只手拉住林淼。

秦晚秋一脸歉意,对老林道:“林老师,又让你破费了。”

老林艰难挤出一个微笑,心里滴着到嘴的鸭子飞了的血,强撑道:“哪里的话,那你们等等,我下去开个房。”然后背影落寞地出了房间。

老林一走,秦晚秋长松一口气。

但立马又担心,这表现得有点太过明显,忙转头去看林淼这个小妖怪的反应。

却见林淼牵着洛漓的手,一脸纯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