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高朋满座(下)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林淼不是不明白东瓯市这群货的心思,但总归还是觉得他们来得有点生硬。毕竟说破天去,自己也不过就是要拜个师而已,哪怕这位老师身份略显特殊,而且仿佛还牵扯了某些不该与外人言的大**,可也轮不到以这群老林为核心的一群地方小杂官过来凑这种热闹。

但既然人都来了,那就不能甩脸子。

怎么说人家千里迢迢跑来,里外都是给脸,而林淼做人,向来不干给脸不要脸的蠢事。

当天晚上,老林破天荒地不占公家便宜,自己掏钱做东,请从东瓯市来跑来的这二十来位官老爷,在九五年已经物价不低的沪城某酒店大吃了一通。

林淼全程配合,任由这群死恋童癖爱怎么撸就怎么撸,一边挨撸还一边评估老林现在的人脉,仔细一琢磨,居然得出老林这辈子干到副厅级都有可能的结论。着实有点惊讶。

27岁当爹的老林,算年纪,眼下连35周岁都还不到。而按他现在的发展趋势,不说做出什么大成绩,只要能无功无过,等湖滨路的“东瓯市传统文化产业园”落成,老林这个发起人兼筹办者兼名气担当,估计用不了两年,起码也能混个产业园管委会副主任的职务。

而这个产业园现在已经拿到副处级编制,老林当上副主任,就是实打实的实权正科级。再过两年调回西城街道当街道主任过度一下,45岁前,妥妥的就能混到副处。

再往后只要名气不减,贵人们自然也会愿意出手相助。哪怕55岁才能上到正处,等60岁退休之前,市里给个市*****之类的终身成就安慰奖也行。

至于贵人到底上哪里去找,林淼环顾包厢,这屋子里的每一个货,对前世的他和老林来说,哪个不算贵人?就说现在满屋子级别最低的胡剑慧,二十五年后,那可是实打实的东瓯市*****,还掌实权的那种啊!

林淼强撑着精神,跟老林他们闹到晚上10点多才散场。

因为受不了老林满嘴的酒气,他死活要求单独睡觉。

夜里没人打扰,林淼一觉睡得舒坦无比,十个小时后睁开眼,刚从卫生间里洗漱完毕出来,就遇上了昨天的沪城广电局大佬成全副处长开车来接。

丁少仪原本想叫老林起来,陪着林淼一起去见郭老头,但老林宿醉过后睡得极死,丁少仪往他房间里打了三个电话都没叫醒,林淼心想就老林这今宵酒醒何处的状态,去了倒不如不去,干脆和丁少仪挥挥手,扔下老林就跑。

成全大佬做人热情而内敛,在车上的时候话并不多,不过也不是完全没话。许是两人全都出身文秘的原因,林淼也相当喜欢这种有话就说,但没话不坚决找话说的沟通方式,两个人一路上交流愉快。

车子在路上开了大概30分钟。

开过黄浦江后,驶入一处看建筑风格应该是民国时留下来的洋房小院。

林淼跟着成全下了车,便有一个年轻的小保姆过来招呼。

最多二十岁出头的小保姆长相甜美,所以虽然手有点糙,但林淼还是挺享受跟她手牵手的感觉。小保姆带着林淼和成全绕过小院前的主楼,来到院子后花园前的二层木【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质小楼前。

踩着有年头的木楼梯上去,楼上却是新装修过的大理石地板。

二层走廊一字排开几间屋子,看设计,应该是以前某个机构的办公场所。

小保姆拉着林淼左拐走到楼梯口第二间房前,轻轻敲响房门,用地道的沪城方言道:“叔叔,小朋友来了”

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成全见到,马上喊道:“孙局!”

“嗯。”显然就是成全顶头上司的孙局长应了一声,然后便马上把注意力放在林淼身上,喊道,“说你半天了,总算把你这个小师弟来了,进来进来!”他笑着拉着林淼进了屋子,一边跟屋外的小保姆说了句:“给咱们小神童泡杯茶。”

“不要茶。”林淼打断道,“我要牛奶,再给我煎两个荷包蛋,早饭还没吃呢。”

屋里头还坐着包括林淼的预备师父郭鹤龄在内的两个老头,以及一个青年人。

听林淼这么说话,三个人不由全都露出微笑,荀建祥哈哈笑道:“你这个徒弟,倒是自来熟,一点都不认生。”

郭鹤龄笑而不语。

成全关上房门,找了个地方坐下。

林淼心里其实有点打鼓,转头看看不认识的荀建祥以及跟荀建祥同来的年轻人,然后就听郭鹤龄介绍道:“林淼,这个老爷爷是我的大学同学,现在是中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院长,叫旬爷爷好。”

林淼乖乖问好:“荀爷爷好。”

郭鹤龄又伸手一指年轻人,“他是你大师兄魏军,是我78年之后收的第一个徒弟,和你一样,也是个神童,15岁上的大学。”

林淼顿时略带心虚地肃然起敬。

狗日的……

赝品遇上真货了……

心里有点方啊……

“师兄!”林淼脆脆地喊了一声。

魏军板着脸,轻轻点头:“嗯。”

郭鹤龄又介绍孙如来:“这是你二师兄孙如来,现在是沪城广电局的领导。”

林淼望向孙如来,可能孙如来名字的关系,他突然脑子一抽,喊道:“八戒。”

孙如来一怔,旋即房中瞬间响起一阵爆笑。

魏军看似面瘫,笑点却奇低无比,笑得眼泪都要出来的样子,拍着椅子扶手喘不上起来道:“哈……哈!这小子,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

林淼则赶紧跟孙如来道歉:“师兄,实在是你的名字太有误导性了……”

孙如来苦笑摇头。

自己好歹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能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师弟计较?

屋里笑了一阵,郭鹤龄终于缓缓说道:“咱们的拜师仪式,就在今天下午,东西都准备好了。下午还有一批人要过来观礼,包括你丁阿姨在内,都算是我的外门弟子,你下午可不能再乱说话了,知道吧?”

林淼认真地点点头。

荀建祥忽然又开口问:“孩子,前些日子中科局的老钱找你去他们少年班,你干嘛不去?”

林淼想了想,然后眼睛直勾勾盯着荀建祥,不要脸地回答:“荀爷爷,我想我们是一样的。咱们都是务实求真、脚踏实地的人,根本不图那种没用的虚名。”

荀建祥和郭鹤龄对视一眼。

郭鹤龄笑道:“这下信了吧?”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