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得抓得住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林淼被洛漓软绵绵的小身子挤在沙发内侧,居然被挤得无法动弹。

虽说小丫头远比正常人要长不少的眼睫毛贴在眼前轻轻颤动着,确实挺好看的,但这并无助于消除林淼的生理反应——憋尿这件事,实在算不上什么舒服的体验。

林淼盯着洛漓睡相恬静的小脸蛋,忍了片刻,终于还是硬下心来,轻轻掰开小家伙夹在他腰上的腿。他轻手轻脚地半坐起来,屁股抵着沙发慢慢发力,尽量避免把孩子吵醒,然后缓缓抬起一只脚,刚要从洛漓身上跨过去,洛漓突然在梦中使出一记扫堂腿,把林淼踢得失去重心,顿时整个身子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洛漓迷迷瞪瞪睁开眼,见林淼趴在自己面前,嘟嘟嘴,翻个身,又抱着林淼把他挤了回去,呢喃着抱怨道:“林水水,你睡相真差……”

林淼心里高呼一声作孽。

好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秦晚秋走了进来。她走到沙发前蹲下,轻轻揉了下洛漓的脑袋,小声唤道:“莉莉,三点了,该起床了。”

“嗯……不嘛……”洛漓更往林淼的身上缩了缩,紧贴着林淼,扭着身子撒娇道。

林淼心里高呼一声卧槽。

不好!感觉要尿出来了……

“姨姨。”林淼急忙探出头来,做了个伸手要抱抱的动作,“拉我一下,我要嘘嘘……”

“你看,淼淼都醒了。”秦晚秋在洛漓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拉住林淼的手,轻轻一拉就拽了起来,顺势拥进了怀里。林淼瞬间觉得胸前一软,然后赶紧挣扎着跳了下来。

怎么说也是长辈,太特么有犯罪感了……

来不及绑鞋带,林淼趿拉着小鞋子,匆匆忙忙冲出了办公室,跑进了不远处的卫生间。卫生间里很快传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雄壮水声。片刻之后,水声渐消。林淼从不分男女的小房间里出来,脸上的表情总算轻松了许多。他搬了张小凳子,踮着脚在洗手台前用冷水洗了把脸www.beritatribun.com,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刚才中暑导致的晕乎乎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

跳下小凳子,林淼一身轻松走回梁树友的办公室。

此时屋里又多出一个人来,刚才给老林端茶送水的年轻人,正一脸微笑地站在沙发旁,看着秦晚秋蹲在地上给小丫头系鞋带。洛漓抬头看见林淼,张嘴就叫:“林水水!你鞋带没系好!”

林淼低头看了眼,很怀疑鞋带上是否沾着某些从卫生间里带出来的不干净的液体。正犹豫间,那个年轻人突然就跑上来,二话不说就给林淼绑起了鞋带,一边还抬着头,一脸和蔼可亲地对林淼道:“你爸爸待会儿下去,叔叔先带你们去化妆。”

“嗯。”林淼轻轻应了一声。

坐在沙发上的洛漓屁股坐不住,一只鞋子的鞋带还没等秦晚秋给她系好,就兴冲冲跑到林淼跟前,拉起他的手,嘻嘻哈哈喊道:“走走走!去化妆!”

“欸!还有只鞋子没系好呢!”秦晚秋在洛漓身后有点小不爽地喊道,眼里却满是宠溺。

林淼闻言,蹲下身子,抓起了洛漓的鞋带,三下五除二打了个双飞蝴蝶结。

洛漓看得两眼冒光,无比崇拜地拉长了声音道:“哇~林水水你好厉害!”

林淼淡淡道:“还行吧,一般厉害。”

洛漓马上又道:“那以后你天天给我系鞋带好不好?”

林淼都不带想的,干脆利落道:“好啊。”

洛漓开心得咯咯直笑。

秦晚秋走上前,揉了揉洛漓的小脑袋瓜子,柔声教育道:“你怎么脸皮这么厚啊?自己一点动手能力都不想要了吗?”

刚给林淼系好鞋带的年轻人,看着三个人说话,不禁有点小蛋疼,觉得自己刚才讨好的小举动,貌似完全白费了,无语地抓了抓脸。林淼瞥见年轻人的动作,忍不住用充满善意的口吻,小声提醒道:“叔叔,刚刚从卫生间里出来,卫生间的地上,有点湿哒哒的……”

“啊?”年轻人先是一愣,然后隔了两秒,终于听懂了林淼的话。他默默地站起来,脸色有点发青,快飞朝向卫生间的洗脸台跑去……

……

电视台的内部结构有点复杂,从行政层去楼下的演播厅的后台,走楼梯反而比坐电梯更近。几分钟后,差点把脸洗破皮的年轻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领着林淼几个人七拐八拐下了楼。一行人往下走了四层,穿过一片办公区,再路过一条空无一人的内部员工通道,拐出一个楼梯间,楼梯间外的走廊,空间豁然开朗。

宽敞的走道内,到处都是准备下去表演的小孩。至少一两百个孩子挤在过道里,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每支队伍前至少站着两个带队老师,跟小孩子们重复着表演时的注意事项几个挂着工作牌的电视台工作人员满头大汗,大声调度着演出的各支队伍。

年轻人拉着林淼和洛漓,匆匆从人群前走过。

一对一胖一瘦,一高一矮,穿着长袍马褂,显然是要上台表演相声的孩子,在林淼经过他们跟前时,矮瘦的那个孩子,突然捂住胸口,弯腰张嘴,在林淼跟前吐了一地。

消化了一半的食糜,把四周的小孩恶心得纷纷大喊大叫。

林淼嘴角抽抽地急忙躲开两步。边上一个戴金丝眼镜的中年妇女,紧跟着就心急如焚冲上来,焦急地看着那个又瘦又小的孩子,仿佛责备似的地抱怨起来:“怎么回事啊,怎么早不吐晚不吐,偏偏现在吐了?你中午吃什么了?”

瘦小的男孩手足无措:“我……我吃了……老师,我紧张……”

“紧张什么?有什么好紧张的?”中年妇女焦躁的打断道,“你早上彩排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早知道我就不让你来了……”

一旁一个电视台工作人员发现情况,皱着眉头走上前,没什么好气地问道:“这孩子还行不行?你们还有半个小时才上,不行的话我就把这个节目撤了,别把整场演出给影响了。”

“别别!没问题的!孩子身体没事!”中年妇女赶紧一改口风,转头又抓住那瘦小孩子的肩膀,使劲晃了两下,一脸地严肃地命令道,“别紧张了,我去给你拿瓶水,你是代表学校过来的,要坚持住,知道吗?”

瘦小的小男孩很彷徨地点了点头。

中年妇女不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再说话,赶紧起身就跑。

林淼看了那孩子一眼,然后又低头看一眼地板上的东西,急忙拉着洛漓向远处走去。

洛漓拉着林淼的手,同情地转头看了眼那个瘦小的小男孩,小声在林淼耳边说道:“那个哥哥好可怜啊……”

林淼嗯了一声,内心却没有什么波澜。

想往上爬,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哪怕头破血流,也是自己的选择。虽然有些机会未必真的是机会,可一旦能抓住一次,改变的或许就是整个人生。

说到底,这些道理其实谁都懂。

可真正最重要的是——给你机会了,你特么得能抓得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