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青春 > 深夜书屋 > 第九百二十章 欢迎光临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指甲上萦绕着黑色的雾气,没有过多的前戏,直接就刺了过去。

初一交手,周泽才深切意识到,这个龟壳,到底有多坚硬,自己的指甲看似已经触及到对方的皮肤了,却被对方皮肤外部的一层透明无形的隔膜给阻滞住了进一步的趋势。

这防御机制,确实是可怕,无怪乎先前死侍压着对方又是“硫酸”浇又是皮鞭抽的,一直没能真正奈何得了对方。

很长时间以来,周泽已经习惯了自己指甲的无往不利,这种情况,的确是少见。

好在,

周老板也不慌,

身上的僵尸煞气迸发得更彻底,

力道倾注在了手臂之中,

下压,

下压,

下压!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可没有什么真正无懈可击的防御。

“咔嚓!”

对方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龟裂,

羽绒服男子面露骇然之色,

他下意识地想要逃脱这种危局,

但死侍的藤蔓却封锁住了四周,让他没有退路可言。

“哥哥……”

羽绒服男子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死侍依旧是沉默脸,无论是一开始见到了弟弟还是又见到了老板,反正他面部表情的主题,一直是平静。

周老板可没有客气,更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兄弟反目心碎的声音,

指甲再度发力,

“砰!”

对方的皮肤裂开了,

有种二踢脚在你面前炸裂的感觉,

紧接着,

一声压抑的低吟传来,

带来潮水般的压迫气息。

“轰!”

死侍用来困锁住四周的藤蔓彻底崩溃,死侍本人也被炸飞了出去,摔在了墙壁上,而后像是一滩烂泥一样,滑落了下来,又摔在了地上。

一层层绿色的粘液在其身上覆盖着,一个个绿色气泡在不停地冒出,

他伤了,

伤得很重,

但同时,

他脸上那似乎万年不变的平静神色似乎也得到了溶解,

像是放下了什么,

感受到了一种解脱。

在爆炸出现的刹那,

周泽双手横亘在自己身前挡住了这一道恐怖的【威尼斯人注册地址】冲击波,

其实爆炸的波及范围并不大,

这座蜡像馆在建筑结构上并没有遭受多么严重的打击,

但是在爆炸区域的小圈内,地面却被炸出了一个深达数米的坑洞,地砖、泥土、石块,等等这些东西,在先前的转瞬间似乎都被液化掉了。

周泽身上的衣服已然是破烂不堪,

得嘞,

莺莺又得给自己去买衣服了,

周泽放下了双臂,

在其身上,

倒是没出现什么额外的伤痕,

到了今天,

周老板僵尸体魄时的防御力,绝对堪称惊人!

坑洞内,羽绒服男子更为凄惨,和周泽一样,他身上的羽绒服也早就消失不见了,身上的皮肤也就是鱼鳞,也被溶解掉了七七八八,露出了渗人的血色皮肉。

不过,

在其后背位置,

却有一块圆形的肌肉开始凸起,且逐渐硬化,看上去,像是一个人的后背上,真的多出了一个龟壳。

周老板有些哭笑不得,

这造型,

可真像龟仙人。

与此同时,气息上的变化也格外明显,先前属于弟弟的气息开始敛去,一种陌生且强大的气息开始出现。

“就不能…………好好地聊聊?”

男子抬起头,

他的瞳孔深处,呈现出一种妖异的绿色,其后背上的龟壳,也开始逐渐的转为暗绿色,双手双脚开始缩短,却也变得更为粗壮有力。

他趴在了地上,

脑袋却以一种正常人根本无法做到的弧度高高抬起,

一个趴着的人,

却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感觉,

这是来自生命层次的威压!

老许的那条蟒蛇,对外都能称之为“海神”,

这老龟至少也算是个跟海神大人同一个梯队的海上大妖,否则海神也不会想着借刀杀人提前解决掉这个竞争对手。

“你这,可不是好好聊聊的方式。”

周泽伸手慢慢地把自己身上残留的布条给揭了下来,好在冲击波并非是放射状的散开,也因此,周老板的裤子还保存得不错。

“年轻人,有时候,以我的身份,愿意和你谈谈,愿意拉出一个条件,就已经是对你的莫大尊重了。”

龟壳男从坑洞里爬出来,速度很慢,但其眸子,却一直盯着周泽在看。

“我是不是应该还因此觉得荣幸?”

周泽指着自己问道。

龟壳男喉咙位置一阵收缩,像是要喷吐出什么,但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这个动作,

可把周泽给恶心掉了,

活脱脱地像是一个人在你面前忽然“呕”鼓起了嘴,

然后又“嗯!!!!!”强行咽了回去。

“年轻人,有些东西,在你手里,可能没什么价值,但换一个人,可能就不同了,我能感觉出来,你是一头僵尸。

僵尸,躲着雷霆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渡劫?

那枚戒指,是个好东西,交给我吧,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龟壳男伸出舌头,在自己脸上舔了一圈。

周老板以手抚额,

先是送鱼,

再是现在,

总觉得这家伙一直在故意撩拨着自己的恶心神经,

不停地在耳边催促着自己,

赶紧灭了它,赶紧灭了它,海洋生态清理保护,刻不容缓!

难缠的对手,恐怖的对手,周老板见得多了,但这种恶心的对手,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其实,周泽可以感觉出来,对方有了进一步下压事态的意思,颇有一点捏着鼻子希望给个台阶下的感觉;

但周泽选择拒绝。

你不惹我,我不知道你;

你惹了我,那我就吃了你。

若是再不让赢勾拿点儿东西打打牙祭,可能赢勾真的会逼迫自己一个人跑去东北老林子里挖矿找龙脉去。

老张人还没回来,煞笔自然也就不在,赢勾如果真鼓噪起来,这身体能不能抢得过是一回事,光是那种不停地在你心里用那种拉伸到极点的长音念叨来念叨去,

都能给你折磨到发疯,

你捂着耳朵也没用!

“你的本体在哪里?”

周老板问道。

“嗯?”

龟壳男显然没快速领会到周泽这个问题的深意,成精太久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那些海上的大妖真的有种神话传说里龙王爷的风采,划归一片属于自己的海域,称王称霸。

这种单刀直入的问题,

真的许久没有碰到了。

“算了,我自己来问吧。”

周泽开始向前走去。

龟壳男目光阴沉了下来,

显然,

他觉得自己被触怒了,

“竖子,你知道你正在对谁说话么?”

周老板耸了耸肩,继续往这边走来。

“呵呵。”

龟壳男笑了笑,

他这是占据着死侍弟弟的身体在行动,跟老许那状态很相似,不过很显然的是,死侍弟弟在主权性上比老许低多了。

龟壳男喉咙又是一阵鼓动,

周泽闭上了眼,

“HE————TUI!”

“报纸!”

绿色的粘液喷吐了出来,化作了一道绿色的流光,直接冲向了周泽。

与此同时,

一道黑色的锁链从地底升腾出来,将这流光直接击溃。

随即,

周泽走到了龟壳男的面前,

周老板的指甲,

对着龟壳男的脑袋刺了下来!

“咕嘟咕嘟咕嘟!!!!!”

龟壳男的身子里传来了一阵脆响,

他的脑袋直接缩进了身后的暗绿色龟壳之中,周泽的指甲划过对方的龟壳,发出了一串火星。

奥,

这该死的龟壳!

紧接着,

龟壳男的声音从龟壳内传出,

带着毫不遮掩地威胁语气,

“其实,我一直很期待,如果我有一具僵尸的人间行走,是否我的力量,就能真正地在陆地上释放出来了。

到时候,

我不再是渔民船员们心中的神,

我的香火,

还能覆盖到陆地之中,

成为真正的,

海陆上共存的神祗!”

周老板闻言,没有生气,也没有心慌,更没有气急败坏。

恰恰相反的是,

正对着这枯燥无聊的砸龟壳有些有些觉得枯燥乏味的周老板,在听到这些话后,显得很激动和欣喜。

他主动地把手放在龟壳男的龟壳上,

敲了敲,

“咚咚咚!”

“喂,来,我就站在这儿,让你夺舍,放心,我不反抗,绝不反抗!”

“呵呵,你在说笑…………”

“我对天发誓,我要是反抗,我是你孙子!虽然你孙子的那个称谓确实有点难听。

我真的已经活得太久没意思了,很早就想死了,这具身体随便埋了也太可惜了,就送给你吧。

有了我的身体,

这戒指,喏,看见了没?”

周老板把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青铜戒指放在了对方龟壳上摩擦了几下,

“夺舍了我的身体,这戒指就是你的了,快,麻利点儿,不夺舍你是我龟孙子。”

“啪!”

周泽一拍脑门,

笑道:

“这便宜不能占,那我不成了老王八蛋了么。”

一通言语的撩拨,外加最后的讽刺,

终于刺激到了这只老龟,

紧接着,

龟壳上忽然释放出了一道绿色的光芒,

开始疯狂地涌入周泽的身体。

同时,

一道低吼从龟壳内传来:

“竖子,如你所愿!”

周老板摊开双臂,

真的是完全放下抵抗,

且还面带微笑,

带着一抹坦然,

轻声道:

“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