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次元 > 诸天最强BOSS > 第54章 不求白头偕老,只求生死相随!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通天城数十里外,一处陡峭的山峰之巅。

一到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扛着厚重的棺椁,傲立在陡峭如神兵的山巅,散发着沉重巍峨的气息。凛冽的山风呼啸而过,却连他的衣衫都无法带起。

忽而,棺椁中传来一阵大笑:“咳咳,等到了,终于等到了。”

黑袍人听着棺椁中传来的大笑,心中充满了惊讶。

自从数百年前陷入假死状态,武侯多年都不见得能说一句话,更别说像现在这般开心的大笑。他虽然不知诸葛武侯为何大笑,但还是忍不住惊喜道:“武侯。”

诸葛武侯笑罢,叹了口气道:“走吧,去洛阳。”

洛阳?

黑袍人有些惊愕,不解为什么刚刚来到百越,现在又要转而前往洛阳,但也没有去追问什么。

他纵身犹如流星一般,扛着棺椁向九天而去。

在经历了不知多久的封闭之后,师妃暄终于获得了解脱。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却发现自身处于一片沃野千里的荒原之上。

足有半人高的野草一望无际,向着无边无际的远方延伸。伴随一阵清风拂过大地,浩荡无边的草原犹如绿色的波涛,荡漾起神奇的波涛。同时一阵特殊的青草芬芳,伴随着微风传入师妃暄口鼻之中。

她立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望着四周陌生无比的环境,脸上写满了茫然。

这到底怎么回事?

“哒哒。”

伴随着清脆的马蹄声传来,数百匹野马在草原上奔驰,为这片空旷的草原带来难得的生机。

师妃暄看着奔驰而来的马群,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既然有大批的马群出现,距离人烟应该就不会太遥远。

就在此时,苍穹忽然变成了血一样的鲜红色,而后一道巨大的赤红色妖星划过诡异的苍穹。

师妃暄目瞪口呆地望着苍穹上的变化,眼中充满了惊骇。因为那颗诡异出现的血红色妖星,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她飞来。

转眼间,妖星就已经从黄豆大小变成了车轮一般巨大。

逃!

师妃暄念头刚刚升起,妖星已经携带弥漫天地的火光,以毁天灭地的可怕威势从天而降。

“轰隆隆!”

妖星凶狠地坠入大地,轰击出一道方圆里许的巨大坑洞,可怕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开来,让方圆上百里的地面如同波涛汹涌的海面般。

“啊!”

师妃暄抬手遮挡在面前,发出一声惊惧万分的尖叫。只是随后她却发现,可怕的妖星划过了自己的身体,毁天灭地的冲击波从身旁呼啸而过,甚至连自己的衣衫都未曾带起分毫。

她先是惊讶地看了看冲天而起的蘑菇云,而后看向自己的身体。

难道。

师妃暄躬身向地面抓去,却如同抓住了空气般,连一缕灰尘都无法带起来。她露出恍然之色,又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千古一梦,大梦千秋!

难道自己真的在历史长河之中,看到的都是曾经发生过在这片土地上的事情。可现在这一幕,又是什么意思?

师妃暄茫然地看了眼身前散发诡异血光的巨大妖星,最终向着之前太阳高挂的方向走去。她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经过了多少部落,见识了多少的人物。

时间就如同潺潺而动的河流,缓缓而又坚定地向着前方推进。

一年!

十年!

百年!

千年!

恍惚间,世上已是数千年。世间的一切都在改变,唯独一道没有人能够看到的人影,行走在这方世界的每一处角落,观看着天地演化,王朝兴衰,人族繁衍。

数千年后,师妃暄立在朝歌的城墙上,三千白发随意地披散身后。她随意地立在那里,却好像完全融入了这方天地,又好像本就是这方天地的一部分。

在她身旁,立着一位面容冷峻的中年人。

他身材高大挺拔,冷冷地望着朝歌城前的绝美人影,脸上神色复杂万分。其中有淡淡的喜色,更多的还是悲伤。

那道人影面容绝美无双,身材婀娜曼妙,长及小腿的紫色秀发,在清风下吹拂下微微飘扬。

两人对视片刻,中年人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为什么?”

绝美的人影神色淡然,冷漠道:“天命如此,如今大王的军队已经全军覆灭,又何必继续无谓的挣扎!”

“天命,哈哈。”纣王先是默念一句,而后突然昂首大笑起来。他笑的面容扭曲,眼中满是泪水。

天命,原来这就是你的坚持,语嫣!

纣王大笑着,跌跌撞撞地向着朝歌城内走去。因为周国的军队即将兵临城下,城内早已经一片骚乱。故而对于近乎疯狂的纣王,也无人去在意。

当纣王来到鹿台的时候,其内早已经空空荡荡,曾经数之不尽的美人不见了踪影,唯有轻纱帷幔在清风中飘荡。

“走了,都走了。好,走了也好。”纣王立在大殿前,望着空荡无人的宫殿,直接仰躺在宫殿外,满脸泪痕地笑道。

就在此时,一道略显悲痛的娇媚声音从后方传来:“大王。”

却见一道与王语嫣近乎一模一样的美人,疾步从后方走到了纣王的身前。她跪在纣王身前,轻抚着他失神的面容,脸上满是悲痛与爱怜。

纣王双眸微亮,其中又带着些许的歉意与愧疚。他双眸微闭,两行清澈的泪水从中滑落,自嘲道:“未曾想到,寡人身边最终只剩下爱妃一人。”

美人将纣王的脑袋放在修长的**上,满脸悲痛地拂过他脸上的泪痕,带着几分哭腔地低声道“大王,妾身在,妾身一直在。”

纣王沉默片刻,叹道:“走吧,都走吧。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也该结束了。若有来生,寡人定不负卿!”

他说着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走向了宫殿,随手打翻了其内摇曳的灯火。在燃油的蔓延下,大殿很快被炙热的烈焰笼罩,传来阵阵噼里啪啦的炸裂声。

妲己满脸惊骇地立在宫殿前,望着其内燃烧的熊熊烈焰,以及其中烈焰缠身的人影,惊恐道:“大王!”

热浪扑面而来,让妲己忍不住惊慌地退了一【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步。

只是当她看到在烈焰中狂笑的人影,泪水顿时再也无法止住。她贝齿紧咬红唇,露出淡淡决然的笑容,满脸泪光地冲向了熊熊燃烧的大殿,扑向了那在烈焰中狂笑的人影。

“不求白头偕老,只求生死相随!”

师妃暄立在宫殿前,望着在烈焰中燃烧的两道人影,倾听着其中传来的最后话语,冷漠如冰的面容出现了淡淡的动容。

就在此时,一道紫发披肩,不过四五岁左右的娇小身影,满脸惊恐地出现在宫殿广场的不远处,哭喊着向熊熊燃烧的宫殿跑来:“娘亲,父王!”

王语嫣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小女孩身前,随手将她提了起来,声音带着几分复杂地叹道:“他们已经死了。”

小女孩不断地挥舞着四肢,在王语嫣怀中剧烈地挣扎着,满脸泪痕地看向熊熊燃烧的大殿,撕心裂肺地哭喊道:“呜呜,不会的,娘亲不会丢下凝儿的。他们明明已经答应过凝儿,要带凝儿一起去南方看大河。呜呜,他们答应过凝儿的。”

王语嫣沉默片刻,带着不断哭喊地小丫头离开了鹿台,空中隐隐传来一道叹惋:“从今天开始,子凝已经死了。你姓姬,姬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