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玄幻 > 圣龙图腾 > 第1276章 最后的紫花

“但是仍然在呼唤,说明源头上并没有被解决,如果是有宝物,那么说明还存在。”雪依莲说。

“不错,小姑娘冰雪聪明。”姜自在笑道。

“那是,人家可机灵了。” 雪依莲娇俏一笑。

“又装嫩。”姜自在白了一眼,加快脚步,道:“追上我,给你一次老牛吃嫩草的机会。”

“你说真的啊?”这些天听到太多他这样的话,早就习惯了,她也不示弱,越是在他面前害羞就越是会被调侃,还不如豪放一些,还轻松自如。

忽然想起来,这些都是自己以前和九仙玩的游戏,所有的调侃和娱乐都是这样的,可是和姜自在曾经能这样玩玩闹闹那个人,似乎已经不在了。

他回头看了一下这苍雪神域的女神,其实她永远都不会是九仙,也许可以当一个朋友,可要在她身上找到九仙的影子,是不可能的,九仙的影子,还在仙尊那里。

“越来越明显了。”姜自在已经感受到了。

“是的,我也听到了,现在听起来像是一首曲子,听着能让人非常放松的那种。”雪依莲道。

“有点像是九龙混沌神钟的镇魂曲。”姜自在听出来了。

“你那首曲子真是可怕,镇压之下,让人失魂落魄,跟死了一样。”她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姜自在他们继续前往,那曲子越来越明显,他忽然停住了脚步,看向前方。

“我们来晚了。”姜自在道。

“什么意思?宝物被拿走了?”她紧张问。

“不是,怪不得最近人都少了,原来都来到这边了,前边又是一座地宫,应该是这迷宫的出口,那里面现在一共有一百三十多人,差不多都聚集在这里了。”

“他们都在?宝贝还在吗?呼唤我们的那个。”

“还在,他们都在竞争呢。”姜自在笑了,他说的来晚了,意思是来的比较晚,其他人都到了,而不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真的有天神魂?能看这么远。真是厉害。”她感慨了一下,然后再问:“宝贝是什么?”

“一朵紫sè的花。”

“紫sè?会不会,是七朵花之中的最后一朵?那么说起来,其他四朵花让其他人得到了。”

“有可能,是在这座地宫当中收尾,我们直接过去吧。”

姜自在确定之后,和她再次前往。

“你和我一起过去,不怕赵无天吃醋呢?”姜自在问。

“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嫁给他。”她笃定的说。

“是在这祖龙渊里做出的决定?”

她点了点头。

“该不会是被我迷倒了,移情别恋了吧,你这渣女。”姜自在鄙夷道。

“放屁,我只是更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生活而已,他不是我要找的人,以前觉得天地之间,男人也就那样,现在才知道,总是有不一样的。www.beritatribun.com”

“比如说我?”

“你是一种,也许还有更多种呢?现在我可不想一棵树上吊死了,以前忙着修炼,现在我想多见见各种各样的人。”

“当头来肯定还是发现我才是最好的,哈哈。”

“你不咋样,太自大,而且骨子里一定很风流,靠近你这种人,我一定得Jǐng惕一些。”她翻白眼道。

“胡说,我纯洁如白纸。”

“别扯了,姐早就知道,你和仙尊的凡人生涯有一腿,孩子都生出来了,还在这里装。”

“你这都知道?真是八卦啊。”没想到这件事情,还得传的这么远。

“仙尊是不是真的很美? 现在都说她是四十九神域第一美人,你真是赚大了。” 她羡慕道。

“嗯,哈哈……”姜自在谈论到她,姜自在就必须要进入现实,他现在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尤其是铃铛,他心里有一万个思念,可是没用。

他只能继续在这里往下闯荡。

终于,他和雪依莲来到了这里,还没露面之前,雪依莲道:“你就这样出现?到时候恐怕都对那紫sè花朵没兴趣,都来追杀你了。”

就跟之前得到白花的时候一样。

“无所谓了,今时不同往rì,今rì,谁都逮不住我了。”姜自在笑了笑。

他可能不是无天神王他们的对手,但是要抓住他杀了他,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就这样,他和雪依莲忽然出现在这地宫之中,脚步的声音,让所有正在关注那紫sè花朵的人,一时间都回过头来,看到他们两人,一开始是窒息,然后则是爆炸。

“姜自在!”

很多人直接失声,喊出了他的名字。

“大家好!”

当他们喊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嬉皮笑脸,跟大家招手呢,一副领导上场的样子,让本来为他担忧的雪依莲都忍不住扑哧一笑,这家伙也太会苦中作乐了。

而她的笑容,也完全落入到了赵无天的眼中。

所有人都在看着姜自在靠近。

他直接走了上来,在人们还在呆滞的时候,他问:“各位在这做什么?是不是对这朵紫sè花朵苦无对策?没关系,我来帮助大家解决这个障碍。”

他在人群之中,竟然往前走,雪依莲都停下了脚步,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姜自在,你可知道,要是杀了你,就能得到水晶兽心、太古黑火神柱和两界符吗?”在他眼前,神圣凤凰族的凰惜一字一顿的问。

“知道啊。”姜自在道。

“听说你靠着轮回状态,打败了雪依莲,还有我族的凰雨,和其他三位神王境界第七重?”凰惜再问。

“是的,要不是轮回状态,都就惨死当场了,真是可惜,没让他们得到造化了。”姜自在笑道。

谁都看得出来,他什么都不怕。

“莲儿,你和他一道过来的?”赵无天没看姜自在,这时候是最死寂的时候,谁都准备好了动手,谁都没先东海搜。

“是啊,不行吗?”

“你不杀了他?”赵无天难以想象。

“我是手下败将啊,你不是知道吗?还认为是轮回状态呢?”对他的无知傲慢和固执,她已经懒得多说了,很小的事情,就容易对一个人,彻底失去了兴趣。

“可以,你不杀,我来杀。”赵无天憋着一口气,已经杀气腾腾了。

“你杀?当我们不存在呢?”凰惜冷笑。

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哪里只是赵无天自己。

果然,人们都忘记了那紫sè花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