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玄幻 > 太古魂帝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斩草除根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随着大量的信息涌来,叶天终于知道了,原来这巨鲸名叫“鲲穹”。

来自遥远的鲲鲸一族。

鲲鲸一族,体型巨大,战力强悍,就算是四海龙族,也很与之抗衡匹敌,因为他们体内拥有远古神兽“鲲”的血脉。

而且他们的速度更是冠绝天下,尤其是在水中,更是连龙族也要自叹不如。但凡事有利就有弊,也正是因为鲲鲸一族太过强大,才会遭天之妒,让他们不能就【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算修为再深厚,也不能化ChéngRén形。

除非能够达突破真神境界,飞升仙界,才能够在凝聚仙体之后,化ChéngRén形。

鲲鲸世代居住在北海之北,一片叫做“冥”,那里是终年寒冷无比的无边海域。

许多年前,鲲穹与几名族人受族长之命,出使北海龙族,却没想到在路上遭到伏击,最后被人所擒,禁锢了神魂,成为了受人奴役的坐骑。至于那些伏击他们的人是谁,鲲穹却是半点都不知道。

同时,叶天也知道了,内丹中的那条红色丝线,正是鲲穹通过不断修炼,觉醒的鲲之血。

鲲是远古神兽,他的这一丝血脉,也属于神血。

“诶!”

叶天叹了一口气,那北海之北的冥海,遥远无比,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是飞一辈子,也飞不到。更别说海中还有无数海族强者。

就连鲲穹这样拥有神兽血脉的灵境强者,都逃不掉被人禁锢神魂,受人驱使奴役的命运,自己恐怕还不够别人一个手指头的。

叶天心念一动,手中的内丹立刻就被炼化,成为纯净的精气,出现在幻海之中,远远不断的提供消耗所需的能源。

而那一丝鲲之血,也融入叶天体内的神血之中。他立刻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神血发生了一种神奇的变化,沾染了一丝远古洪荒的苍茫气息。让身在海水之中的叶天感到,自己仿佛成了一条鱼,在水中的活动自然流畅,没有丝毫阻碍的感觉,如鱼得水。

叶天恍然,这是鲲之血所带的血脉天赋。

他现在对水之道的运用还不足,但随着他修为的提升,还有对水道真意的领悟,总有一天,他会获得鲲鲸一族的天赋神通,到时候就可以像鲲穹一样,能够在对战的时候,控制周围的水域。甚至形成一片,能够自由掌控的独立空间。

不过叶天现在没有时间修炼,且不说他是通过稷下学宫传送到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传送回去。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要将剩余的那些海族一网打尽,否则在这茫茫东海之上,别说机缘,恐怕连保命都难。

刚才面对发狂的鲲穹,都已经让他感觉到无能为力。如果不是自己底牌够强大,恐怕死的就是他自己了。

“鲲穹兄,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去一趟北海之冥,将你的遭遇告诉你的族人。现在,我先出去收一点利息!”叶天手一挥,卷动不远处火雷剑组成的九层剑塔,朝着海面冲去。

海面之上,乌托刺手拿一枚漆黑的符箓,疑惑不解。

“公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人族该不是连鲲鲸都杀死了吧?”一个海族侍卫站在乌托刺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乌托刺冷笑道:“不可能,鲲鲸乃是远古鲲之后裔,而且修为也是灵境,早就觉醒了一丝鲲之血脉,足以抵得上一个玄境初期的高手,别说区区一个人族,就算是号称东海第一天才的逆龙子,也会被轻松碾压。一定是太深入海底了,影响了控神符箓的效果,我们再等等!”

“公子,我看那人族的实力,恐怕不在逆龙子之下,说不定身上有什么大秘密。”

“那又怎样?终究只是通海境而已。可惜我不到灵境,还不能完全激发控神符的妙用。只能刺激鲲鲸狂暴,只是狂暴之后的鲲鲸,没有理智,我也不能靠近,否则就算拥有控神符,也会被他杀死。可惜了,我不能亲手手刃此人,获得他身上的秘密!”乌托刺也感叹道。

然后,就在乌托刺的话音未落之时,一道青色人影从海平面窜出。

“什么!你居然还没死!”

乌托刺大惊失色,眼见叶天朝自己冲了过来,立刻一边转身后退,一边大吼道:“拦住他,杀了他!”

但那些海族子弟眼见叶天和鲲鲸一起落入海中,现在鲲鲸不见了,叶天却杀了出来,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结果浮现在所有人心头,纷纷心底发颤,哪里还敢冲上来送死。一些反应快一点的,早就和乌托刺一般,急速逃走了。

然而,叶天眼中仿佛只有乌托刺一人,对于其余人的逃走,根本就不在意。

“该死!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人族,居然连狂暴的鲲鲸都能杀死!”

这个时候,乌托刺终于明白,先前用控神符箓召唤鲲鲸失败,不是因为海水的阻隔,而是因为鲲鲸已经被杀了。

“怎么会这样,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乌托刺知道,这个卑微的人族身上,一定隐藏着逆天的秘密。不过乌托刺现在可没有心情去猜对方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他甚至连用灵觉去扫一下叶天的时间都没有,只有全力催动秘术逃命。

只希望那个人族先去追杀其他人,再多花费一些时间。

乌托刺在心中祈祷着,他的遁术一旦催动成功,就算是灵境强者,也别想追上他,只不过他的秘术催动,需要两个呼吸的时间。

“一个呼吸,只要再给我一个呼吸,我就能催动秘术成功,逃出生天!”乌托刺在心中疯狂的大吼着。

“穷途墨路,给我遁!”

乌托刺大吼一声,身上泛出无数墨黑色的水汽,身体淡化为墨,就要消失不见。

“你走不掉的!”

突然,背后一声冷笑传来,乌托刺就感觉心口一凉。

乌托刺不自觉地低下头,原本已经开始墨化的身体,再次凝实起来。一只左手从他的胸口穿出,那只左手上还有一只跳动的心脏。

“穷途末路,这个名字太不吉利了!”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乌水宫的乌托刺,我爷爷是玄境巅峰的强者!你杀了我,我爷爷一定会杀了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

乌托刺大吼着,然而那只左手却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只见那只手轻轻一捏,就将心脏捏碎。

“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

叶天冷哼一声,随后无数雷光涌出,乌托刺形神俱灭,只剩储物戒子和一张漆黑的符箓落了出来。叶天收起储物戒子,跟着一把抓起符箓,立刻就感到符箓上有一股阴冷又熟悉的气息。

“这气息……鬼星族!”

叶天心中一跳,他发现这枚符箓上面的气息,竟然和当初的鬼星族的气息非常相似,不过却又有着一些不同。

不过现在可不是思考的时候。

他击杀乌托刺也不过只用了两三个呼吸,其余的海族弟子纷纷四散逃逸,一些速度快的,已经逃出了一里开外。

“逃得了吗?”

一座九层剑塔冲出水面,落在旁边早就被毁坏得不像样子的黄岛村中,将塔中的黄岛村民放出。

然后,火雷剑化成的千万剑影,带着呼啸剑音,斩向四散的海族。一道道超越音速的雷音剑气,不过呼吸之间,就追上四散逃逸的海族,斩杀一空。

叶天一挥手,星河图箓张开,铺天盖地的一卷,就将所有的海族尸体收了进去。

不过叶天并没有因此放下心来,他施展出破妄之眼,四周擦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人隐藏的痕迹。

“难道藏在海底?”

叶天身形一动,落入海水之中,破妄之眼下,连海水都被分解成了一粒粒,任何痕迹都无所遁形。

“原来先前便是躲在这里!”

很快叶天就沉到海底,在一片珍珠贝中发现了线索。虽然对方有意掩饰,而且掩饰手段还不错,却依旧逃脱不脱叶天的破妄之眼。只见一条看不到尽头,淡淡的水纹波动出现在叶天眼中,很快叶天就通过这条水纹波动推断出对方离开的路径。

“还想逃?”

叶天紧紧追了上去,他发现,自己要追踪的这个人,不仅速度极快,而且对水道的运用简直可以说是精妙无比,至少也达到了大师级。一路上各种迷惑手法不断,要不是叶天拥有破妄之眼,再加上刚才融合了鲲之血脉,说不定都还发现不了对方逃走的路径。

“难道正是那名龙女?”

叶天突然想起先前那些海族在黄岛村,用水幕展现出来的那名龙女,再加上如此精深的水道修为,心中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嗯?消失了!”

叶天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失去了对方的线索,而且无论他怎么寻找,都找不到蛛丝马迹:“难道用了什么秘术逃走了?”

不过随即,叶天又摇了摇头,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对方如果有这种逃匿的秘术,肯定早就用了,先前自己在战斗之中,并没有发现对方的位置,无暇顾及,时机要充裕得多,而不是在逃了这么远之后,才仓促使用。

叶天皱了皱眉,自己一路追来,破妄之眼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用一种高超的隐匿手段隐藏在这里,只是自己一时还没有看出来。反正现在也失去了线索,与其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撞,还不如冷静下来好好思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