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你从未离开过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兄弟盟再战他乡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孙局自从发现卡里的钱莫名其妙的多了以后,对此就一直质疑,这些钱来路不明,让自己也多了几分焦虑,下班以后便早早的回了家。

回到家以后,江美灵却还没回来。这段时间她越来越不像话,经常早出晚归。行为也越来越让人不解,以往这个时候孙局回到家。江美灵早就把饭菜做好等他了,这几天却时常连人影也见不到。

江美灵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一进门就发现,孙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气势汹汹的看着她,江美灵一边弯腰换鞋,一边好奇的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孙局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话语间充斥着愤怒道:“你也知道这么晚了?这段时间你都干麻了?饭也不做了,人也经常不在家。”

江美灵也没搭理一脸愤怒的孙局,换下鞋以后就进了卫生间,随口道:“没干嘛,就是在家里没事儿干,和朋友打打麻将,所以回来的有点晚。”

孙局生气的站了起来,跟着进了卫生间。却没想到江美灵将卫生间的门咣当一声给关上了,孙局站在门口没好气的说道:“打麻将,打麻将一天到晚你有没有点正事?我问你卡上的钱怎么回事?”

江美灵隔着卫生间道:“打麻将赢的,有问题吗?”

孙局根本就不相信她这些话是真的,打麻将即使天天赢,也不能短时间积累这么多钱,再者就她不输就不错了,赢这么多钱简直是在骗鬼。

“打麻将能赢这么多?我看你这段时间就不太正常,你最好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话刚说完,江美灵便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把推开站在门口的孙局道:“爱信不信我累了,先睡了。”

随后便准备往卧室里走,却被孙局一把抓住了,另一只手指着江美灵的鼻子,生气的瞪着眼睛,大有一副要吃人的感觉:“你今天不把事情交代清楚,就别想睡觉。说,钱到底哪来的?”

江美灵用力甩开了孙局的手,不以为然的说道:“哪来的?别人送的,知道了吧?放开我的手,我要睡觉。”

孙局用力拖着江美灵,直接把她拖回了客厅,江美灵有些生气,奋力挣扎着。大吼大叫起来:“你干嘛啊?干嘛。疼……”

孙局却不管这么多,一边拖着江美灵一边生气的怒骂道:“你这个三八娘们儿,你是不是收了张宇航的钱?他这是明显要拉我下水你知道吗?”

江美灵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抱起膀子,将头一扭道:“拉你下水怎么了?你成天勤勤恳恳工作你得到了什么,这个家穷成什么样了都。我收他钱怎么了?他要送,我有什么办法,谁能和钱过不去。”

“反正我收了,你想怎么处理我,看着办吧!”江美灵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的孙局站在一边,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这三八娘们儿,你这是要害死我,我一世清白全被你毁了。”

江美灵被打了一巴掌以后,用手捂着脸,生气的看向孙局:“你又打我?这日子没发过了。”随即江美灵哭哭啼啼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进了卧室。

开始又哭又闹还摔起了东西,孙局后脚跟了进来,生气又无奈的看着江美灵发疯道:“你啊你,这是犯法。你收受贿赂,把我可坑惨了。张宇航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可是黑社会,你收了他的钱以后就得替他办事。”

江美灵可不管张宇航是干什么的,只要给她钱就行,他是黑社会又能怎样?还不是孙局管着他们,这一点她才不担心呢,再者这段时间自己可是尝试了一下有钱人的生活,她显然对孙局说的这些不当回事。

依旧哭闹起来没完没了,孙局最后无奈的摔门而去,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自己一直防备着张宇航,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钻了空子,把自己无形中拉下了水。

张宇航这么做显然是别有用心,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孙局在d县和兄弟盟站在一起,成为他们违法犯罪的保护伞。

www.beritatribun.com但是现在自己又能怎么做,即使打死他老婆,她已经收了张宇航的钱,既然这样张宇航必定掌握了自己老婆收受贿赂的证据,有了这些证据的结果是什么他很清楚,孙局再也拿兄弟盟没有任何办法。

孙局要是对兄弟盟再继续打压,惹急了他们。很有可能张宇航会反咬他一口,说他贪污受贿。这样一来孙局不仅名誉受损,还会面临牢狱之灾。

跟张宇航斗智斗勇,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张宇航会通过自己的老婆,让自己间接性的收受贿赂,用这招抓住了自己的命门,这样一来自己就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此时孙局也变的别无选择,也只能与兄弟盟同流合污,两者在d县走上一条船。自打这件事情发生以后,d县的打黑行动慢慢松懈了下来。

张宇航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这场黑道争斗当中兄弟盟不仅灭了四大黑帮,还收服了聚友帮。顺利腐蚀了d县的白道,为他的争霸铺平了道路。兄弟盟也因此顺利拿下了d县这块肥肉。

a市的天下,兄弟盟已然得了将近一半。而接下来张宇航要去的地方自然是f县。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旅游业的开发对于张宇航而言迫在眉睫。

这里的山路崎岖,生活水平相对落后,黑道自然不愿意接近这里。但还是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混混组织,规模不大却是错综复杂,像青云山以张志为首的地痞流氓多如牛毛,最大的黑道组织便是以青龙为首的青龙帮。

而青龙便是打伤屠龙腿的青龙帮老大,d县事情已经解决,青龙一事张宇航也一直没有忘记,这次张宇航决定到f县开发旅游项目,必然会与青龙帮会发生摩擦。

张宇航在f县首先要开发的便是青云山镇的青云寺,此寺庙自隋唐时期便存在于此,此地峰峦叠嶂,高耸入云。树木葱郁,青云寺更有千年古刹的美誉。

而且山上泉水清澈,水流常年不止,尤其山顶有一天然瀑布,其景色极为壮观,山下莲花盛开时,构成一副江山美如画的美景。

山中天然洞穴颇为壮观,山下有一条河。便是这青云河,而青云桥便连着a市青云山镇与k市n县的泉庄镇的要道。可谓是这两个市的经济咽喉之地,若在这里开发旅游项目,张宇航认为将来的利益可畏是颇为丰厚。

若要开发改造青云寺,那就必须占用当地农户的土地,而这些百姓多以务农为主,思想极为封建。若要在此开发必定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这些土地可以说就是这一带农民的立身之本,让他们卖掉自己的土地将变的比登天还难。

而开发改造青云寺首先要做的就是修路,只有路通了,游客才能进的来,若路不通再美的景色,也不会有人过来欣赏,修路就要占用当地农民的土地,这一点张宇航却犯了难。

他的原则就是不欺压良善,对此他是绝对不会利用兄弟盟的黑道背景去胁迫当地村民,这样一来问题便出现了,如何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出让土地,让花鼓集团的旅游项目顺利进行就成了难题。

张宇航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拜访f县的县长和土地局,各项审批环节自然也离不开他们,县里和土地局对于张宇航在青云山镇开发旅游项目,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

首先旅游项目的开发可以带动当地农民的收入,改善他们的生活水平,这件事情属于利国利民的好事,自然进行的比较顺利,审批程序也没遇到什么难题。

等项目审批下来以后,张宇航便带着花鼓集团的开发团队,来到了青云山镇实地考察,拜访了当地村委,没想到的是村主任对于旅游项目的开发持否定态度。

青云山属于北陌村的集体资源,青云山山下的土地也属于北陌村的集体土地,虽然当地村民种地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他们却不愿意舍弃这是其一。

其二,北陌村的村主任是当地有名的村霸,欺压村民不说,还霸占了当地许多矿产资源。在村南头有一家青石石料厂,花鼓集团的开发必定影响到他的利息,尤其是石料的粉末满天飞,花鼓集团若在此开发必须经过他的石料厂,也就意味着他的石料厂必须关停。

张宇航的旅游项目开发首先也将整治当地的环境污染,尤其这个石料厂的粉末给当地造成的污染极为严重,张宇航不仅开发青云山,还要在山下建设农家乐。

若农家乐里成天粉尘漫天飞,自然是不妥。花鼓集团前来开发,也会影响到村主任的财路,因此北陌村的村主任强烈阻挠花鼓集团的开发,张宇航派人协调数次无果,对此张宇航极为不满。

北陌村村主任名叫万金良,此人在当地小有名气。五十多岁秃顶,育有一子。在当地派出所任职,万金良靠着当地的资源可畏是发了大财,尤其青石石料厂,每年都给他带来百万的财富。

万金良还在当地纠集了大量闲散人员作为打手,对此当地村民只能敢怒不敢言,因此万金良更是极为嚣张,对于花鼓更是没放在眼里。

张宇航多次派人协商未果以后,便带着蒋灵箫飞二人亲自去了万金良家中,希望可以得到他的支持,让花鼓的项目可以尽快开工建设。

三人驱车来到万金良家中以后,万金良正在自己家院子里啃着西瓜,上身穿一个破背心,下身穿了条大裤衩子,一看便是恶霸形象。

在见万金良之前,张宇航特意买了些礼品。一进门便热情的和万金良打着招呼道:“万叔,我们来看您来了。”

万金良头都没抬一下,将剩下的西瓜皮扔向张宇航,嘴里骂骂咧咧道:“码的,你们这些人就和苍蝇一样,真特妈让人心烦,我家不欢迎你,最好是给老子赶紧滚。”

他扔的西瓜皮差点打到张宇航,对此箫飞非常愤怒,将脸一横,抬起手来指向坐着的万金良,一脸怒气道:“你**别不识抬举,我看你是找死。”

这时万金良才缓缓的抬起了头,一脸不屑,冷笑一声:“呵呵,就凭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万金良在这一带是什么人,到底是谁**不识抬举,找死?”

箫飞恶狠狠的指着万金良道:“你……”话还没说完,便让张宇航给拦住了,并向他递了个眼色道:“阿飞!”

箫飞这才无奈的放下了手,张宇航将礼品放在一边,一脸歉意道:“万叔您别生气,我这朋友脾气不好,请您见谅。”

万金良站了起来,走到张宇航近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张宇航,见他普普通通,更是没把张宇航放在眼里:“见谅?我靠,你**以为你是哪根葱。”

他一边用手指戳着张宇航的胸口,一边非常不友好的看向张宇航,眼神里满是愤怒。

花鼓集团开发旅游项目,万金良是绝对不会答应的,答应了张宇航就意味着自己的赚钱工具,就会不复存在,花鼓有了好处,他却损失了摇钱树,他比谁都精。

因此他是绝对不会损失自己的利息而成全张宇航,就在他用力戳张宇航胸口的同时,张宇航突然抓住了他的手道:“做人不要这么嚣张,别以为我动不了你,别给脸不要脸。麻烦你放开你的脏手。”

张宇航一边说一边用力,万金良想动弹却被张宇航死死的抓住了手,任凭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这让万金良大吃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竟然力量这么大。

随即道:“你抓着我的手,你让我怎么放开。”张宇航这才愤怒的把万金良的手用力一甩。非常不满的站到了一边。

万金良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一阵酸痛传遍全身。他下意识的活动了活动自己的右手,刚才差点感觉自己的手被张宇航给捏断了。

但是他并不服软,而是拿出了手机给自己的那帮打手打去了电话,打完电话后依旧非常嚣张道:“你们给老子等着,有种别跑。一会儿老子不打断你们的腿。”

张宇航不屑的笑了笑:“是吗?那我就在这里等着,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可以打断我的腿。”

不一会儿,万金良的十来个打手便急匆匆的赶到了他的家中,一进门便非常不友好的叫嚣道:“谁,谁**活腻了,敢来万哥家闹事儿,老子弄死他。”

领头的打手趾高气昂的冲进了万金良家中,还没等他近前,就被站在张宇航身边的箫飞给放倒了,见此情景剩下的几人倒退几步停了下来。

做好了防备的架势看向张宇航等人,随时都有可能动手,箫飞用力踢了领头的那个打手一脚,然后用脚把他踩在了地上,见此万金良大吼一声道:“都**还愣着干嘛,一起上打死这几个王八蛋。”

一听这话十来个人才一拥而上,和张宇航等人扭打在了一起。别看张宇航才三个人,对方十多人却不是他们的对手。尤其蒋灵箫飞二人,身手敏捷而且战斗力惊人,他们最擅长的便是近身战。

这一拳下去就可以打碎对方的骨头,万金良站在一边,神情慌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打手一个个倒下,气的他破口大骂:“废物,真**是废物,三个人都对付不了,老子白养你们了。”

不知何时张宇航突然蹿到了他面前,冷笑一声道:“是吗?你才知道你养了一群废物啊!”

顿时吓了万金良一跳,还没等他作出反应,张宇航就飞起了一脚,将万金良一脚踹到了他刚才坐的马扎上,由于他重心不稳,随后又跌倒在了地上。

神情慌张的看向正一步步靠近自己的张宇航道:“你,你要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