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你从未离开过 > 第一百五十章 春宵一刻命丧黄泉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起来,彼此都不知道说些什么,白露露低着头。面颊红润,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李云飞看自己的眼神,明显和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同。

他一脸的奸笑,让自己看了就有种呕吐的感觉,真没想到薛军贺说的客户是他,如果知道是他,估计打死也不会来。她是打心里讨厌这个又老又丑的李云飞,尤其他那一脸的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就有种想www.beritatribun.com死的感觉。

薛军贺见气愤尴尬,连忙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笑了笑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盒香烟,每人分了一根。笑脸相迎:“黑哥,上次……”

还没等薛军贺把话说完,李云飞就摆手道:“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嘛!”

薛军贺起身给李云飞点上香烟,一脸笑容:“对对,黑哥说的有道理。黑哥宅心仁厚,大人大量,小弟我就喜欢和黑哥合作。”

说罢,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自己将香烟点燃,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静静的等待着李云飞的答话。

李云飞笑了笑:“行了,你就别恭维我了,咱们谁还不了解谁?话说多了,是多么让人感觉虚伪。”

薛军贺顿时让李云飞说的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用脚碰了一下白露露的腿,然后给她递了个眼色,示意她给李云飞等人添水。

白露露有些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水壶,每人添了杯茶水。当她弯腰给李云飞添水时,双峰下垂,露出一道洁白如玉的深沟。

李云飞顿时遇火焚身,身体竟然起了反应,他咽了口吐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露露的身体。此时只想将白露露占为己有,哪还有心思吃饭。

看着李云飞的眼神撇向自己的胸前,白露露急忙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手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然后放下水壶,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坐下以后白露露表情中有些厌恶,在心里暗骂道:“什么玩意儿啊!”

面对李云飞如此的无理行为,薛军贺也无可奈何。虽然自己是要将白露露让给他的,但是心里还是醋意大发。内心深处也不是滋味,再看看薛军贺脸上变化无常的表情,就知道他此时是多么纠结。

白露露坐下以后,李云飞端起她给倒的茶水。先是用嘴吹了吹,将那杯水喝了个精光。然后端起水杯,示意白露露再给添一杯。

白露露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的再次起身,给一脸淫笑的李云飞添满水杯。而这次李云飞却一把抓住了白露露的手,色心大起。

见此情景白露露试图挣脱,但是李云飞的手就像是铁钳一样死死的抓住不放,白露露努力了好几次都是徒劳无功。

无奈看向坐在一边的薛军贺,希望他能说句话。好让李云飞放手。薛军贺却在一边有些无可奈何,毕竟自己有言在先,要将白露露让给他。

再者现在自己根本没有和李云飞抗衡的资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云飞无理的行为,而束手无策。

而白露露明显当薛军贺看到此情景,没有立即制止而有些恼羞成怒,她瞪了一眼一脸无奈的薛军贺道:“薛总,你倒是说句话啊!”

而李云飞却一脸色咪咪的说道:“白小姐,还说什么呢?要不这顿饭不吃也罢,我们先去开间房吧!**一刻值千金,时不我待啊!”

听到这句话,白露露怒气升腾,反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黑哥,你不要因为是我们的客户,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你刚才说什么呢?”

这一巴掌打的李云飞有些愣住了。瞪着大眼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但是坐在他身边的四个兄弟不乐意了。

一把掌打下去以后,四人“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其中一人一把抓住白露露的衣领,怒目而视:“**的,臭*。别**不识抬举!”

薛军贺急忙起身,笑脸相陪:“各位兄弟,别生气,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李云飞坐在座位上,有些很不高兴,怒吼一声:“干什么?谁让你们站起来的?坐下!”

显然李云飞生气的不是白露露的一巴掌,而是四个兄弟对白露露的无理行为。白露露即使打他一巴掌,他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他就是喜欢这么有脾气的白露露,她越是这样,自己越是兴奋。

四人只好,无奈的重新坐回座位上。不在说话,见此情景。薛军贺急忙走到李云飞身边,俯下身来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黑哥,别这么着急嘛!反正今天她都是属于你的,何必急于一时。待会儿酒足饭饱,你将她带到对面酒店,快活快活岂不是更好……”

李云飞听后,点点头:“也罢,不急于一时。跟服务员说一声上菜。今天我要与薛总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薛军贺这才又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看了一眼一脸不高兴的白露露,然后靠近她安慰道:“露露,你就委屈一下自己吧!这么重要的客户,对于咱们公司至关重要,你就把今天给应付过去,就算我求你了!”

白露露虽然是极不情愿,面对这么一个老色鬼,实在是让自己坐立难安,根本无心再继续待在这里,可是想走又走不了。没有办法,也只好点点头,尽量好好表现自己,将这场饭局给应付过去。

不一会,菜就上齐了。众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这次李云飞没有像刚才那样色迷心窍,而是一反常态。流氓行为也没有再次发生。

只是不停的劝白露露喝酒,白露露一开始还推让自己不能喝,可经不住李云飞以及薛军贺的一再劝酒。就在白露露喝的差不多的时候,薛军贺偷偷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来,将白色粉末悄悄的加进了白露露的酒水里。

这一切白露露并未发觉,而坐在一边的李云飞以及他四个兄弟却看的很真切,看见薛军贺往白露露酒杯中添加东西,他们还故意遮挡白露露的视线,转移她的注意力,几个人可以说配合的很默契。

就在几个人喝的正高兴的时候,薛军贺端起自己放药的酒杯递给白露露,并笑着说道:“来,露露我们再喝一杯。”

白露露接过薛军贺递过来的酒杯,并未多想一饮而尽,然后喘着粗气说道:“薛总,黑哥!今天我白露露也算是给足了大家面子了,最后一杯。最后这一杯,喝完我先走了!”

说着自己又倒了一杯,端起来在大家面前晃了晃,然后将自己倒的那杯酒,再次喝了下去。白露露此时只想逃离这里,她真不知道再这么喝下去会是什么样子。

趁着自己目前还是清醒的,赶紧圆个场,希望喝完她手里的最后一杯离开这里。可是还没等她准备离开,就感觉身体有些瘫软,四肢无力。

随后就是眼前模模糊糊的,再后来直接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见此情景李云飞急忙过去搂住了白露露的腰,白露露这才没有摔倒在地。

李云飞当搂住白露露腰的那一刻,*难耐。白露露纤细的玉腰,极具手感的皮肤,搂在怀里就如同海绵般柔软有弹性。

再看看她胸前那高高隆起的双峰,若隐若现的蕾丝护罩,实在是让李云飞急不可耐。急忙对一边的薛军贺说道:“薛总,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随后就是一脸的玩笑,李云飞架着昏迷不醒的白露露,离开了房间,随后就去了不远处的一家快捷酒店。

而薛军贺等李云飞离开以后,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在心里暗骂道:“李云飞,我日你姥姥……”

此时的薛军贺内心也是非常痛苦的,白露露跟随自己多年,自己都未曾碰过她。没想到却让李云飞这个王八蛋赚了便宜。

虽然不甘心,心里不是滋味。可对于自己而言也无可奈何,他这样做也实在是被逼无奈。如果不这样做,军贺房地产开发公司有可能无法动工,而延误工期,遭受巨额的违约赔偿。

再者目前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得罪了兄弟盟不说还得罪了蝴蝶帮,现在也只有先稳住光头帮了,要不然三个帮派要是都跟自己过不去,他或许真要从c区彻底退出了。

目前兄弟盟和蝴蝶帮两个涉黑组织都对光头帮有仇,这样一来光头帮也可以帮着自己牵制他们两个帮派,可以说目前只要和光头帮修好。

他和光头帮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只能相互合作来共同对付兄弟盟和蝴蝶帮。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只能牺牲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薛军贺端起一杯烈酒一饮而下,火辣辣的烈酒穿肠而过,烧的不是胃而是自己的心。

看得出来他确实有些无奈,牺牲白露露也是自己不愿意接受的,只不过他没有别的办法而已。自己一个人喝完一杯又一杯,直到喝到自己都麻木了自己,才醉眼朦胧的打电话给了马运来,让他过来接自己回去。

李云飞带着白露露来到快捷酒店后,开了一间房。让其他兄弟先回阳光赌场,自己则要在外面酒店里过夜,大家都明白李云飞的意思。

彼此笑了笑,便开车回到了阳光赌场。等众兄弟走后,李云飞早就迫不及待了。将白露露放到床上以后,胡乱去洗了个澡。

裹着浴巾就走了出来,看着躺在床上娇娇欲滴的白露露,热血沸腾*焚身。此时他只想扑上去,马上享受这属于自己的美餐。

白露露平躺在床上,穿着一条短裙。黑色的丝袜美腿,更加撩人心扉。高高隆起的双峰看的李云飞欲罢不能。心跳加速,身体极速充血。

白露露就如同人间尤物一般,让李云飞爱不施舍。两个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他挫着双手。脸上一副猥琐的表情。

慢慢的靠近了白露露,然后将浴巾往床上一扔,扑了上去。看着白露露性感撩人的身体,李云飞迫不及待的将白露露的上衣脱了下来。

随后将白露露的短裙也脱了下来,就这样白露露成了他的盘中餐。一夜缠绵,柔情似水,白露露的身体就被李云飞这个又老又丑的老男人给占有了。

深夜十二点,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疲惫不堪的李云飞,他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怒骂道:“**的,谁啊三更半夜的来敲老子的门!”

而白露露因为吸食了大量的蒙汗药,还未苏醒过来,李云飞走到门前,透过观察孔看到一个自己的小弟在门前焦急的来回徘徊着。

于是没好气的将房门打开,骂道:“**的什么事儿?不能打电话,非要跑来敲老子的门,打扰老子的好事儿!”

小弟见李云飞打开了门,焦急的说道:“不,不好了,王哥,王哥被杀了……”

李云飞听后,一把抓住小弟,瞪着眼睛看着他,说道:“什么?你再说一遍,王金华怎么了?”

小弟惊慌的说道:“王哥,被人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云飞如五雷轰顶,晴天霹雳。下午从阳光赌场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被杀了呢。来不及多想,李云飞回到房间里将衣服穿好,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白露露。

虽然还有些不舍,但是王金华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显然要比一个女人重要的多,走了几步以后。又感觉这么走了又有些可惜,便说道:“你赶紧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小弟点点头,急忙离开了酒店。等小弟走后,李云飞将房门关上,又一次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白露露施了一次暴,才满意的离开。

回到阳光赌场后,赌场内已经人满为患,所有小弟都已经到场,虽然已是深夜。赌场内依旧灯火通明,李云飞拨开人群,快速走到停放王金华尸体的担架旁。

此时王金华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脖子处有明显的刀伤,下身已经被鲜血染红。眼睛瞪的跟牛眼一样,嘴巴微张,表情极为恐怖。

李云飞见此情景后,发疯似的大吼道:“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这**谁干的?啊?谁干的?说话啊……”

众人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当大家发现他的时候,王金华已经躺在地上没有了呼吸。一个个并不吱声,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王金华还好好的,和大家一起在赌场内玩了几把牌,手气有点背。一连输了好几把,最后王金华说要出去撒泡尿。

众人也就没在意,一直等到十一点多,大家有些困了,离开赌场后。却在赌场外的一个马路边发现了早已经死去了的王金华。

至于王金华是被什么人杀的,根本不清楚。李云飞见大家都不说话,更是暴跳如雷,气的喘着粗气,瞪着大眼怒吼道:“**的,到底是谁干的?”

这时林波走到李云飞跟前,难过的说道:“黑哥,这件事目前还不知道是谁对王哥下的毒手,王哥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在赌场外被人给杀了。”

李云飞看了一眼林波,然后俯下身来,将王金华的眼睛合上,攥紧拳头,咬牙切齿道:“兄弟,黑哥一定帮你找出真凶,亲手宰了他替你报仇,此仇不报我李云飞誓不为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