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灵魂导游 > 第371章 血光之灾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第371章血光之灾

秦牧白和蒙恬起来,然后秦牧白去叫了秦良玉。秦良玉其实也起来了,而且都已经收拾停当了,穿的是昨天晚上买的新衣服,不得不说,穿上现代衣服的秦良玉也是让人眼前一亮。

秦良玉的长相并不是属于那种偏男人或者偏中性的,她身上的英气更多的是来源于她自己习武以及充当军事将领所遗留下来的气质。

所以即便是更换了衣服,虽然长相很像是一个柔媚的二十多岁的美女,但是你就是从她的身上能够感觉到一种英姿飒爽的潇洒在内,或许就是东北妹子所说的那种,豪爽的老娘们儿?

“走了,出发。”秦良玉笑着说道。

秦牧白自然是点了点头,三人先下了二楼去餐厅吃了早餐,然后才去前台退房,不过等秦牧白刚刚到了前台,就正好听见前台似乎有人在争吵,隔着老远秦牧白就听到了一对熟悉的声音。

貌似现在正在说话的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就是昨天秦牧白第一次折腾的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问你,你们酒店到底有没有和尚入住?”这个男人恶狠狠的看着前台问道。

“先生,我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我们不能随便透露住客的信息,非常的抱歉。”这个前台面带微笑的说道。

“我不管,我告诉你,我昨天晚上受到了骚扰!你现在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们这五星级酒店就是这么营业的吗?”这个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先生,这样您说您收到了骚扰,我可以让酒店的人帮忙调取监控,看看是谁骚扰您,或者直接报警,您看可以吗?但是客人的信息我们真的不能透露,而且您隔壁的两个房间,正好昨天都没有人住。”前台妹子依然还是恭敬的说道。

“我说了,不是敲门,监控能看到个屁啊。”这个中年男人有些蛋疼。

“你们酒店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这个男人的后面,突然有一个人开口说道。整个气氛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呃,这位先生,请您不要乱说好吗?现在是现代社会,哪里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个前台的妹子也是有些无语了。

“那为什么,为什么我昨天晚上听到了一个和尚说话。”另外一个男人噎了一下,然后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兄弟你也听到了?我特么也听到了。”之前的那个中年男人立刻大声开口说道。

“你看,这不是我一个人说的吧?你们酒店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这个中年男人又转向了前台。

秦牧白也是醉了,我靠这男人也是个奇葩,不是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吗?为什么这男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他睡别人的老婆,貌似应该也算是亏心事吧?

“那个……诸位,诸位,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是不可能的,而且再说了,就算是有不干净的东西,那不也是鬼啊之类的吗?你们说听到和尚……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这个前台的妹子也是有些无语了,不干净的东西不是鬼吗?你这是和尚是什么鬼?

秦牧白看了看那两个闹事的人,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戏谑的笑容,然后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上的佛珠上,当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了那种特殊的能力之后,秦牧白立刻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屈指一弹。

“哎呦。”隔着七八米之外的那个中年人,突然膝盖一软,整个人直接就跪在了地上,而他倒下的瞬间,下意识的伸手一拉,直接抓住了旁边另外一个女人的胸口的衣服,然后“刺啦”一声响,这男人直接把那个女人胸口的衣服都给扯了下来。

一大团白腻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啊……”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那个女人瞬间反应过来了,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衣服给兜住了。

幸亏她的外面还有一件外套,此刻将外套合上就将里面给挡住了。“我~草~你(妈)。”那女人同行的男人反应了过来,瞬间就怒了,直接就冲了上来,一拳就砸向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脑袋。

整个前台旁边,瞬间一片混乱。

秦牧白脸色古怪,不过这一次他的体内倒是没有任何异常,秦牧白想了想,这么说来,也就是所谓的做好事才会有这些力量对吗?其实秦牧白之所以这么干,也是带有实验性质的,因为楚江王说了,其实这些力量就是这佛珠或者玉佩背后所代表的人带给他的。

也就是说,这其实还是人为操控的,所以秦牧白想试验一下,这些人是毫无节操,只要他使用就给他一点力量呢,还是说,他要做了所谓的好事才会给他力量?还是其中有一定得规则?当然,即便是有规则,也恐怕是这些人制定的规则。

如此看来,貌似这两拨人好像不是那么无节操?

前台的混乱很快就结束了,因为这些人都不想报警,所以事情也很快解决了,他们经理的事情都是莫须有的事情,此刻的秦牧白也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这位施主,贫道看你面相,你遇上了不干净的东西啊。”秦牧白站在了这个中年男人的面前。

“呃?你是谁?”这个男人抬起头看了一眼秦牧白,立刻满脸警惕的说道。

“我?张道陵第三百二十八代传人。”秦牧白随便编了一个数字,反正他就是说自己是张道陵第一代传人,估计张道陵也不会反驳的。

“张道陵是谁?”这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

“龙虎山,张天师。”秦牧白有一些无语,不过还是又说了几句。

果然,还是龙虎山比较有名气啊,秦牧白这么一说,这www.beritatribun.com中年男人就愣了一下,然后就有些狐疑的看着秦牧白道,“你看的出来?你该不会是骗子吧?”

“骗子。”秦牧白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然后不动声色的扫了这个男人旁边的那个女子一样,淡淡的开口道:“这恐怕不是贵夫人吧?好像,她应该是有夫之妇吧?贫道言尽于此,信与不信,全在于你。”

说完秦牧白也不废话,直接走向前台开始办理退房手续。

而那个中年男人跟那个女人先是一脸的愕然,然后又相互看了看,接着脸上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两个人一脸的恐慌。

退房的手续很简单,秦牧白办理完毕之后,就直接向外面走去,而蒙恬和秦良玉自然是直接跟上了秦牧白。虽然他们有些奇怪为毛秦牧白会自称是张道陵第三百二十八代传人,但是这些秦牧白接待的古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不该问的绝对不多问。

秦牧白和秦良玉蒙恬三人直接离开,但是站在大厅里面的那个中年人还有那个女子却咬了咬牙,两个人飞快的走出了酒店,然后跟了上来。

“先生留步,大师,大师请留步。”这个男人在后面大声喊道。

秦牧白一直走出了酒店的大门,到马路边上站下,这两个人也一直追到了这里,秦牧白这才微笑着转过了身,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两位有何贵干?”

“大师,您刚刚说,我们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这中年人咬了咬牙,看着秦牧白道。

“呵呵,这么说,你相信我了?”秦牧白轻笑了两声。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这中年男人才咬咬牙点点头道:“信,不知道大师能不能给我们说一说。”

“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做一些事情没什么,但是做一些事情的同时还为了追求刺激,做出一些比较让常人难以接受的事情,那就容易惹到了一些东西了,明白吗?谁家还没有一些先人保佑自己后人的呢?”秦牧白满脸淡定的说道。

秦牧白说完,那个男人倒是没什么,但是那个女人突然脸上一白,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上,她辅助这个男人,下意识的颤抖着嘴唇开口道:“我……我听……听我老公说过……好像,好像他有个长辈是和尚……但是那个长辈已经过世了,也没有后代,好像他小时候很疼他。”

这女人这么一说,那个男人似乎也觉得一股阴风吹了过来,整个人的脸色都变成了惨白的,“你……确定吗?”

秦牧白的脸色那叫一个古怪,他可真没用算命的能力,刚刚他就是瞎扯淡的。

“秦先生,你说他们两个搞破鞋?”站在秦牧白身后的秦良玉这会儿也听出来了什么。

“你……你怎么说话呢?!大……大师我们怎么办?”那个女人忍不住了,脸色一白,先是分辨了一句,不过也顾不上这个了,而是转向了秦牧白。

秦良玉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虽然我不会看面相,但是看你这狐媚的样子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秦先生跟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说的,我们走吧。”

“大师,大师我知道是我们错了,但是这她只不过跟自己的丈夫感情生活不合。”这男人也被吓到了。

“坦白了,然后各自处理去吧,不然的话,你们必有血光之灾。”秦牧白耸耸肩膀,正好一辆出租车空车过来,秦牧白直接拦车闪人了。

那一男一女已经傻在了原地,等他们回过神来,秦牧白已经走了。“怎么……怎么让大师走了,他肯定有办法。”这男人有些急了。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我们……我们怎么办啊?”这个女人也有些害怕。

“先……先回酒店,没准他是骗我们的。”这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向酒店走去,只是没走几步,这女人心不在焉,脚下的高跟鞋一崴,整个人瞬间倒了下去,她倒下去的瞬间,连这个男人也不小心拽到了。

两个人都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当他们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相互看着擦破的手掌,再想到秦牧白刚说的血光之灾,立刻惨叫了一声,向酒店奔去。

秦牧白自然不知道这后续,他刚刚就是随便扯淡的,这种人,他才懒得给他们出主意呢,死有余辜。

******************

PS:呃,忘记了还欠一更,明天补上!!今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