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灵魂导游 > 第153章 这还有加塞的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第153章这还有加塞的

上来的时候,秦牧白是直接直线爬上来的,不过这下山的时候秦牧白就只能顺着道往下走了,毕竟是刘邦的年纪有些大了,虽然现在看起来身体不错,但是总而言之还是老年人的身体。

韩信倒是没什么,下山的柏油路绕了个圈,大概1000米左右,走这点距离倒是也没啥,不过刚走到半路,秦牧白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电话一看,是田刚打过来的。

秦牧白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老白,刚刚客人通知我,说可能会多一个人,他说在你车旁边等着了,你接到没?”田刚直接说道。

“多一个客人?”秦牧白立刻就愣了,我靠,这还有加塞的啊?不过,这尼玛既然是加塞的,这应该也是跟刘邦他们一起的吧?留候?估计不是张良就是萧何。

“我还没接到,不过这两个客人已经接到了,行了,我知道了,一会人接到了我给你发个微信。”秦牧白赶忙说了一句,然后就将电话给挂了。

“秦先生这个是什么东西?”刘邦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啊,我们称之为电话,沛公可以理解为千里传音之意。”秦牧白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也就是说,即便隔着千里也可以通话?”刘邦和韩信都有一些震惊。

“不错。”秦牧白立刻点了点头。

“天下稳固也。”旁边的韩信立刻冒出来一句话,秦牧白直接给韩信竖了个大拇指。

“不愧是淮阴侯,立刻就想到了在军事上面的用途。”秦牧白笑着说道,旁边的刘邦也是深以为然。

“有了这东西,天下统治范围再大,也不用担心有什么问题了。”刘邦感慨的说道。

“不过,刚刚秦先生说多一个客人是什么意思?”刘邦又补充了一句。

“是刚刚有人通知我,我们可能还有一位客人,沛公和淮阴侯可知是谁?”秦牧白也不太清楚,立刻开口问道。

刘邦和韩信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才摇了摇头:“不知。”

“不过没关系,虽然不知是谁,但是估计是故人到访,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刘邦念叨了一句论语,秦牧白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的爷,你刚刚还碰瓷呢……还自称老流氓呢。

这尼玛,难道又是应证了那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旁边的韩信也笑着说道。

这里距离秦牧白停车的地方也不远了,几分钟之后,秦牧白就看到了自己车旁边确实是站着一个人,身材高大,最重要的是很壮实,看他的样子至少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不过身材却有些像熊一样。

横向可是非常的壮实,穿着打扮跟韩信他们相似,头上也扎着一个发髻,从侧面看,似乎还有大胡子。

看到这个身影,秦牧白还不知道是谁,但是刘邦和韩信却身体停顿了一下,不过两个人很快又抬腿走了过去。

似乎是听见了这边的脚步声,站在车旁边的人转身向这里看了过来,转过来之后,秦牧白才看到了这个人的长相,相当于韩信,秦牧白觉得这个人更像是当兵打仗的。

“我当是谁,原来项王。”刘邦笑吟吟的冲对方拱了拱手。

“呵呵,原来是汉王。”来人也冷笑了一声,同样拱了拱手。

刘邦的话一出口,秦牧白脑海里面就炸了一下,项王?尼玛,历史上能称之为项王的,能有谁?只有一个人,西楚霸王,项羽!

我靠啊,这尼玛加塞的还有大神啊?问题是,这特么也不怕打起来?老子可是拦不住啊。秦牧白有一些蛋疼,关于项羽的传说历史上也是很多,但是天生神力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吹嘘的,但是总而言之,项羽的武力是毋庸置疑的,很多人都说,吕布都比不上项羽。

历史的评价,项羽的武力天下无二,这尼玛应该不是空穴来风,现在看这体型,确实是很有威慑力,反正韩信跟他一比,就好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普通邻家大叔一样。

“淮阴侯。”项羽冲韩信也拱了拱手。

“见过项王。”韩信也笑了笑,旁边的秦牧白看的有些蛋疼,尼玛,这是生死大敌吧?项羽是被韩信打败的,这也太淡定了一点吧,虽然说这里环境是有一些不对的地方,但是秦牧白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哪怕他死了又活了,尼玛也不能原谅将自己干掉的敌人。

难道这就是他是一个导游,人家都是皇帝,要么就是战神兵仙的原因?

“当年我就应该下狠心杀了你。”项羽还有些愤愤不平的直接开口说道。

“你敢吗?虽然说留候张良为我做了不少的善后工作,但是就算是我刘邦不跑,你项羽敢杀我吗?”刘邦冷笑了一声。

这说的是鸿门宴吗?貌似项羽也只有那一次机会了吧?不过后世更多的说法是当时项羽心软了,因为项伯的劝说。

“这辈子没有我项羽不敢做的事情。”项羽冷哼了一声。

“所以啊,你这一辈子都是蛮干,失败是必然的事情,我确实是怕你不动脑子,硬干,所以我跑了,鸿门宴,按照一个正常人的想法,都不可能,也不敢杀我,但是你项羽自己也说了,没有你不敢干的事情,所以,留候才跟我说,让我以防万一,万一你脑袋被驴踢了,下此狠手来个同归于尽,那岂不是亏大了。”刘邦淡淡的开口说道,一点都不落下风。

只是尼玛,这说法风格,是刘大爷你的风格啊。不过真特么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给灌注的知识,这特么都灌注点啥。

“哼!”项羽冷哼了一声,不做声了。

“那个,我们现在上车出发?”秦牧白赶忙打了个圆场,“秦牧白见过项王。”

“秦先生客气了。”项王对秦牧白的态度倒是很好,估计是跟秦牧白的身份有一些关系。

“那我们现在上车,不知道项王想去什么地方?”秦牧白赶忙开口道。

“乌江。”项羽沉默片刻,然后才冒出了两个字。

乌江自刎的故事流传千年,秦牧白自然知道乌江是什么地方,他倒是没想到项羽要去那个地方,按理说,那里是见证他失败的地方,不应该去那里。

不过话说回来了,项羽好像是秦牧白目前所接待的,第一个悲情人物。像是韩信这些,虽然同样死了,但是至少是胜利之后被人所杀,而项羽则是直接死于斗争,这完全不同。

旁边的刘邦和韩信倒是没说什么,秦牧白也摸不准这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上了车,秦牧白给三人解说了一下车里面的一些东西,项羽坐在了副驾驶,而韩信和刘邦自然坐在了后座,幸亏这是个陆巡,空间比较大,不然的话,这还真有一些憋屈。

不过这先去留候墓的话,秦牧白也有一些蛋疼的,因为留候张良墓在全国一共有十几处,但是到底什么地方是真的,迄今为止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当时确实是没有记载相关的信息,就是不知道韩信和刘邦知道不知道。

因为张良算是为数不多善终的,吕后也很尊重张良,张良的儿子最后还封侯了。

发动汽车之后,秦牧白一边开车,一边有些好奇的问道:“项王,沛公,淮阴侯,其实历史对鸿门宴的说法有些不太一样,我刚刚听三位似乎另有www.beritatribun.com隐情,不知道能不能给小子解惑?”

秦牧白对这个是真的好奇,因为史书上面记载,是项羽心软了的。

“史书上怎么说?”项羽直接开口问道。

“史书上说,是留候张良买通项伯,同时劝说项王,项王心软,最后放了沛公一命。也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项伯同样舞剑阻挡了项庄。”秦牧白将史书上面的说法说了出来。

“屁。”旁边的刘邦直接不屑的开口了,不过,项羽倒是罕见的没反驳。

“这件事我来说吧。”旁边的韩信微笑着开口了,“其实当时项王心软也许有可能是真的,不过项王既然能称之为项王,心软这种事情不能影响到他的最终决定,其实当时跟项王的处境也有关系,项王如果当时杀了汉王,项王也活不了多久。”

“哦?此话怎讲?”秦牧白有些惊讶。

“这跟当时鸿门宴项王所属军队有关了,当时项王集合天下诸侯打败秦国两大军团,但是项王没有约束部队,甚至坑杀数十万秦国士兵,导致不少百姓对项王恨之入骨,而当时因为虽然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但是项王手里面的直系部队大概是7到8万人左右,而当时的鸿门,项王所率领的诸侯联军一共有四十万。”韩信微笑着说道。

“当时的沛公是有功劳的,而且沛公的实力甚至当时超出项王,虽然无法于联军相比,但是却比项王的直系力量更多,如果项王因为忌惮沛公而杀掉沛公的话,周围的诸侯会人人自危,绝对不会放任项王独自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