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科幻 > 逍遥梦路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谋划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梦境之内,一颗金色的果实悬浮在半空,外围是一圈以恒沙数目符文组成的毫光。

“这……似乎不是灵果!”

方元隐约有着察觉。

那白色花卉,实际上应当只能算‘半灵植’,借用植物规则,来表达或者诞生某种成果。

最直接的证明,便是自己的种植术没有丝毫突破。

“按照常理,能招惹来天劫的灵植,足够我种植术突破了吧?但此时,却毫无变化……”

方元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栏:“唯一的解释,便是在属性的认知当中,此物还算不上灵植么?”

他仔细观看着这金色果实。

上面的符文细细密密,星海一般,以特定的规则排列,不知道表达着什么信息。

甚至,光是看上一眼,都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不管了,等回到大乾,去梦界之中查询一下,或许便可以得到结果……”

方元望了眼放晴的天空,转身离开:“三月之期已至,受人之托,总得忠人之事,得去与风信子汇合,再听听他的大计划了……”

……

闭关两月,再到人世间后,方元却诧异地发现,整个烈国,已经处于大乱当中。

到处都是烽火连天,兵戈纷乱之相,哪怕未曾波及的城池,百姓也是仓惶不安,随时准备逃散乡里。

“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来到一处城池,砸出刀币,直接放翻了一个貌似是读书人,有些见识的家伙,随口问着。

“唉……”

这读书人四十来岁模样,留着一撇山羊胡,身上的青衫浆洗得发白,之前似乎在借酒消愁,这时不免长吁短叹:“国家不幸,天灾**接踵而至……自两月前金龙君陨落,金龙泽大乱以来,烈国**不断,烈王的两位亲弟,春合君、晖行君起兵造反,传闻得了天命龙脉,瞬间席卷十余城,将朝廷大军杀得大败,已经兵临国都城下!”

“竟然如此?”

有着那六扇门银章秦义的记忆,方元对于烈国国情也有着了解。

这里的封君,乃是真正有着封地,可以招募私兵属吏,收取赋税的土皇帝,历来非国姓不封。

春合君、晖行君,更是国中的实力派,不仅实力雄厚,更有血脉大义在身,他们起兵为乱,也难怪会糜烂一国。

“但总觉得有些奇怪……”

方元甩出一串刀币,将山羊胡打发走,面露疑惑之色:“这两位虽然一时得利,但祸乱一国,百姓流离失所,所得怨气更重,最后八成没有好下场,莫非是失心疯了么?等一等……”

他心底突然闪过一丝灵光:“莫非……是风信子与语天姥在暗中兴风作浪?不错,如此一来的话,所有的事情就说得通了!他的大计划,不会就是……”

想到这里,方元眼中精光大亮,直接结帐,飞速向烈国国都赶去。

……

烈国国都位于一片平原之上,城墙高大,四面都是一望无垠的农田。

但此时,战火连绵,烽烟蔽天,一大片营帐立于城墙之下,士卒枕戈达旦,大战一触即发。

不仅如此,在白天之时,还有大量辅兵外出,收割粮食,摆明了要断城中之粮,一副长期围困的姿态。

城墙之上,烈国国君望着这幕,有些头晕目眩:“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

他四十来岁模样,面色红润,皮肤光泽,保养得很好,年少登基,此时论治政也有几分心得,但未曾经历兵【威尼斯人注册地址】戈,遇到这种事自然手足无措,开始的时候,着实吃了几个大亏。

但身为烈国国君,自有龙脉护体,以属相之力或者神道之力加持的百官众灵,仍旧凛然不敢冒犯,至于世俗武力威胁,自有国君亲卫解决,防御上固若金汤。

不过,等到国家都快灭亡的时候,纵然个人安危无虞,又有何用?

“查明白了么?”

叹息之后,烈国国君咬着牙,面露坚毅之色:“孤的两位弟弟,为何会反?”

“启禀王上!”

一名黑衣武官上前行礼,他主管情报之事,这时自然难辞其咎:“根据秘谍消息,还有百灵传来的情报,两位封君身边,都有着妖人蛊惑!”

“妖人?”

烈王眉头大皱。

“自古不依国主,无以成法力!但那两个妖人却各有异术,不仅蛊惑了封君,更是以手段钳制了麾下文武,这才有着如今之乱!”

黑衣武官再叩首,吭吭有声,额头都渗出血来:“属下失察,该死!”

“孤王承继天命!有国脉护身,又怎么会被妖人乱了气数?”

烈王此时得了消息,心里反是一安:“哪怕变生肘腋,我国都城高池深,只要固守,待到各地勤王之师赶到,当可以大山压顶,犁庭扫穴之势,灭此妖人!”

“王上英明!”

底下百官,都是纷纷拜道。

这办法中规中矩,却不能说错,也是个行之有效的法子。

最关键的是,没人承担得起出城野战失利的责任,既然如此,索性消极应对,法不责众,也是皆大欢喜了。

烈王看着这幕,如何不知道这些属下心中所想,眼中不由浮现一丝阴霾。

……

城外,一处土丘之上。

“风信子道友,语天姥道友,又见面了!”

方元、火龙真人、清荷仙子联袂而至,果然见到了风信子两个。

“短短时日不见,道友就做下好大事来,着实令小妹大吃一惊呢!”

清荷仙子掩唇娇笑,只是一副粗豪大汉模样,怎么看怎么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咳咳……”

风信子脸上一抽,望向方元与火龙真人:“你们看我大军如何?”

“乌合之众罢了!”

方元望着营寨,毫不客气地摇了摇头:“以烈王得位不正为由起兵,完全站不住脚,并且两位封君加起来,比烈国国力还是差了不少,军心不稳,只能以劫掠、屠城激励,又丧失民心,哪怕一时得利,最后恐怕也要一朝倾覆,兵败如山倒……”

“不错!不错!”

风信子抚掌大笑:“想不到道友也精通俗务,我之前当真是小看你了……”

“之前起兵,不若以‘清君侧’为由,岂不更妙?”

方元皱着眉头:“此时等到各地勤王之师汇聚之后,这波乱军必然有败无胜,两位谋划至此,究竟为了什么?”

“嘿嘿……为了什么?莫非你还猜不到?”

语天姥附身的少女在旁边咯咯一笑:“你们三个在金龙泽做下好大事情,也不晓得通知姥姥一声,莫非不想姥姥去分一杯羹!嗯?”

“呵呵……”

火龙真人与清荷仙子对视一眼,都有些尴尬,旋即道:“金龙泽气脉,又怎么比得上一国之脉呢?这三月中,两位扶持封君起兵,莫非就没有收获?”

“收获自然有,但都投入到春合、晖行两人身上去了,否则以这两个草包,何以能支撑到现在?”

风信子眼中精光一闪:“我们的大计,便是要谋夺这一国之脉!”

‘果然!’

方元心里点头。

金龙泽不过八百里,气脉之力便如此浑厚,金龙君更是凶威非凡,但依旧要被烈国压制,足可见得这国脉之力。

由此引来风信子等人的觊觎,他是一点都不吃惊的。

“趁着王位更迭,国脉紊乱之际,的确是良机!”

清荷仙子颌首,旋即又有些疑惑:“但那两个废物,恐怕实在难堪大任的,更不用说……各地勤王大军集结完毕,开拨在即,败亡也只是倾刻!”

“所以,这就得靠我们了!”

风信子看着烈国国都,目中露出炙热之色:“合我五位虚圣之力,还怕破不了区区一个城门?”

“嘶……”

火龙真人倒吸一口冷气:“我们出手,当然能破城门,但你想过没有?以天意对国脉的注意,之前隐藏在暗中谋划也就罢了,此时出手,根本就是直接暴露,说不定立时就有天谴落下,不死不休!”

“富贵险中求!”

语天姥斜瞥了火龙真人一眼:“有这国脉之力,哪怕是两成,我等的修为也有很大希望可以再次突破!更何况……风信子在前来之前,就已经针对过天谴,兑换了专门的遮掩阵法……之前梦游破界之时,你们不是见过的么?”

“若还嫌不足,姥姥这里还有一门秘法,能借用气脉之力,暂时遮掩我等神魂的异界气息!”

语天姥望了方元三人一眼,笑得十分奸诈:“你等之前不是弄到了金龙泽气脉么?此时贡献出来,事成之后,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这……”

火龙真人与清荷仙子对视一眼,都是有些意动。

金龙泽气脉虽然珍惜,但若能换回更多的国脉,他们必定欣然答应。

虽然过程有些风险,也并非没有指望。

毕竟,风信子为此谋划良久,把握还是颇高的。

“若两位能保证在国脉分配上做出让步,小妹与火龙道兄自然无有不允。”

清荷仙子点头。

“方道友,你呢?”

风信子看向方元,眼眸中有着期待。

“这个……”

方元挠了挠头,似不好意思地道:“在下的气脉,早用光了……”